新浪部落
花兒i旅遊
分類選單

〈迪士尼「惡棍」與美國社會問題的投射〉(21)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迪士尼「惡棍」與美國社會問題的投射-膚色的矛盾


「他們經常被監禁起來,但並不總是在監獄裡;
他們也許有病,被當成某種危險的受害者,被當成某種怪異的邪惡的犧牲品,
但是他們同那種邪惡一樣,有著邪惡甚至犯罪的名聲。…
他們帶著自己的邪惡去看醫生,帶著自己的病態去見法官。…
他們與罪犯為伍,與瘋子類似。」
-傅柯[1]


[1] 轉引自Rubin(2000)。〈關於性的思考:性政治學激進理論的筆記〉,李銀河(編譯)《酷兒理論:西方90年代性思潮》,頁40。北京:時事出版社。
迪士尼不僅僅在美國社會當中擔任道德教育者一職,更代替了學校、教堂及家庭的功能(Real, 1977:76),Ward & Giroux(1997)進一步指出,迪士尼動畫電影挾帶了強烈的意識型態訊息,其中包含了性別和社會階級等議題,而其中所指的就是美國現存社會問題的投射(Li-Vollmer& LaPointe, 2003:95);陳若離也認為迪士尼動畫中所蘊含的文化符碼就是美國文化的縮影(陳若離,2004a:14)。事實上,在迪士尼動畫中有著許多熟悉的影子,對於美國社會大眾而言,他們也許都見過它在真實生活中發生,迪士尼也許是蓄意,也許是不自覺,不管怎樣,迪士尼的世界並不是虛幻美好的,有時它也投射出了社會的憂慮。
 
在美國亞特蘭大市這樣的城市,市中心高樓林立,擁有可口可樂公司、CNN大廈、奧林匹克公園;另一面與市中心近在咫尺的黑人貧民窟東湖社區,社區內100%的居民都是黑人,隨處可見的是無人修剪的草坪,廢棄的汽車,社區內沒有雜貨店、藥店,也沒有圖書館。這樣的種族問題成為美國社會陰暗面的一個突出表現,與美國這個「豐裕社會」是如此格格不入。在《獅子王》中,小獅王Simba原本過著豐裕且無憂無慮的生活,但因為叔叔Scar的陷害使得獅王Mufasa慘死,Scar聯合邊界外的土狼軍隊侵佔Mufasa的領地(因為土狼們在Mufasa的領導下過著飢餓的困苦生活),Simba則展開逃亡。Simba最後在狒狒Rafiki的開導下,終於決定重返王國與Scar決鬥,決鬥時Scar掉下懸崖,雖然沒死但卻因為與Simba決鬥過程中背叛他的伙伴土狼,而被土狼群起攻擊。
 
當中主角Simba居住的草原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所有的動物不需要為了食物與生存擔憂,牠們還能與小獅子Simba一同跳舞,為這片豐裕的土地發出讚美;相對地,在這片草原的邊界上,居住著一群土狼,牠們為了沒有食物而憂慮,因為牠們不能踏進草原一步。這與美國亞特蘭大市的城市樣貌有什麼差別?《獅子王》的世界幾乎呈現了美國有色人種與白人其居住及生活品質的問題,其中的三隻「痞子土狼」就被暗諷為貧民窟裡的黑人與西班牙人(Wasko, 2001/ 林佑聖、葉欣怡譯,2001:201)。挨餓的土狼其實也正反映著美國社會貧富不均的嚴重現象,據2000107《亞太經濟時報》中〈美國並非天堂〉一文中指出http://www.hxxs.net/hs/j/new_page_8.htm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