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部落
花兒i旅遊
分類選單

〈「醜/惡」的承受者-厭惡與焦慮的投射〉(19)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我們將看到他們和那些排斥他們的人,
期待著從這種排斥中得到什麼樣的拯救。
這種方式將帶著全新的意義在完全不同的文化中延續下去。
實際上,這種嚴格區分的方式,是一種社會排斥,又是一種精神重建。」
-傅柯[1]


[1]轉引自Foucault, 1961/ 劉北成、楊遠嬰譯 (1992)。《瘋癲與文明》,頁23。台北:桂冠。
公主與英雄,迪士尼動畫裡「美」與「善」的代表,他們是人們夢想與安全感的憑藉,在公主的身上可以看到這世界對於「美麗」的標準,在英雄身上可以知道反抗哪些東西就是「正義」的,所有迪士尼公主與英雄所作所為不需要被質疑。那麼迪士尼世界裡的「醜」與「惡」哪裡去了?明顯地,「惡棍」就是這些「醜/惡」的代表,這些「醜/惡」在迪士尼世界中將被與「美/善」嚴格區分開來,然後全力排斥之,這點在迪士尼的世界中也是不需要被質疑的。
 
        因為迪士尼對大家說:醜陋的女「惡棍」是邪惡的,女性的肥胖是道德上的錯誤,而年華迅速老去是女人企圖超越男人的下場。 更甚者,迪士尼英雄開始讓「惡棍」挨餓,讓貧窮侵蝕「惡棍」的戰鬥力,當「惡棍」為了起碼的生存起而反抗時,卻招來了「暴力」的封號。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惡棍」變得「瘋癲」,因為唯有瘋癲才能對抗這個絕對理性的世界-不管是迪士尼抑或是父權社會。傅柯就認為,在各個方面,瘋癲都使人著迷,瘋癲之所以有魅力,在於它就是知識:「如果說知識在瘋癲中佔有重要位置,那麼其原因不在於瘋癲能夠控制知識的奧秘,相反,瘋癲是對某種雜亂無用的科學的懲罰。如果說瘋癲是知識的真理,那麼其原因在於知識是荒謬的,知識不去致力於經驗這本大書,而是陷於舊紙堆無益爭論的迷津中,正是由於虛假的學問太多了,學問才變成了瘋癲(轉引自吳奇,2003:9)。」所以真正持有知識的是「惡棍」,「惡棍」瘋癲的怒吼才是自由的體現,就像女性可以用她自由的身體向「美貌神話」宣戰,而美國境內的有色人種可以向白人政府爭取更好的生存權,因為學習「惡棍」的瘋癲與悖離才是對抗壓迫的唯一途徑。


【擷取自淡江大學大眾傳播學系碩士班論文《誰是「惡棍」?迪士尼反派角色形象研究∣以1989年至2004年間迪士尼動畫為例》】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