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部落
花兒i旅遊
分類選單

〈文明新世界?-對科技的懼怕〉(18)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邪惡力量-「惡棍」,恐懼的化身(3)

在迪士尼動畫中,秩序由英雄所捍衛,惡棍總是破壞秩序者,也許惡棍的力量總是讓人感到害怕,但事實上惡棍的力量微乎其微,他們所對抗的英雄體系才擁有不動如泰山的穩固力量,這是專屬於英雄的,它代表的也就是主流意識型態。弔詭的是,惡棍的力量正是社會秩序所給予的,因為當社會界定了該怎麼做時,就代表了「違規者」正在挑戰父的法律。接下來的分析中,可以看到迪士尼(或美國社會)賦予「惡棍」的力量原貌,這力量干擾了既定秩序,但它也代表統治者一連串壓迫抹黑的策略,英雄替「惡棍」立下罪名並把他們逼到迪士尼世界的邊緣,所以「惡棍」只能起身反抗,對英雄發出怒吼。 


「在從前,人們恐懼的是神明和天災,龍和惡魔;
但現代特別的是,我們的恐懼來自於我們自己的創造物。」
-莎拉‧杜南與羅伊‧波特[1]


[1] 轉引自Dunant & Poter, 1996/ 呂捷譯(1999)。《焦慮的年代》,頁2。台北:經典傳訊。
現代社會恐懼的最大來源,幾乎全來自科技或其直接造成的結果,事實上我們也很難消除人們對於科學的負面想像,因為科學的欲望總是指向那些人類陌生的領域,那些人類越來越不能控制的對象(Dunant & Poter, 1996/ 呂捷譯,1999:2;藍愛國,2003:56)。小說家吉辛(George Gissing)在1903年就曾寫道:「我之所以憎恨、害怕科學,是因為我相信,不是在不遠的未來,就是永遠,科學將成為人類最兇惡的敵人。我親眼看到它不但毀掉了簡樸與溫婉的生活方式,毀掉了世界的美麗,而且還為野蠻披上文明的外衣,讓人性變得更陰暗,人心更冷酷無情。我堅信科學把一個到處征戰的時代帶給人間,在這場混戰中,人類所有靠艱苦奮鬥而得到的進步,都將……陷於血雨腥風、屍橫遍野的局面(轉引自Dunant & Poter, 1996/ 呂捷譯,1999:281)。
 
        在最近的迪士尼動畫中我們也可以看到人類對於科技發明的害怕。在《超人特攻隊》中,主要反派角色Syndrome就是一個聰明的發明家,科學的發明讓他能夠輕鬆除掉為社會懲奸除惡的超人,他的「零能量裝置」令力大無窮的Mr. Incredible也無用武之地,其堡壘更是由最先進的技術所構築的,他擁有的龐大軍隊與高科技武器足以與一個國家相抗衡。迪士尼塑造的Syndrome可怕之處,就在於讓我們憑藉倚靠的英雄死亡,因為英雄代表社會的希望,將英雄殺害或囚禁相當於把大眾的夢想毀滅。 《超人特攻隊》的超人一個個的死亡,暗示著社會秩序的毀壞,象徵著社會前進的方向受到阻擾,而這一股阻擋的力量就是「混亂」[1]-科技文明的失序。
 
Syndrome擁有的是來自科技的力量,來自於自己努力研發的先進武器;Mr. Incredible等的超人擁有的是「天生的超能力」,來自於基因或是無法解釋的力量來源。哪一個該令人害怕?在這邊似乎出現了矛盾與裂縫。在上一個小節中,擁有超能力的女人是「女巫」(《超人特攻隊》也有女超人,但她們仍舊隸屬於家庭之內、丈夫之下),但是在此處英雄卻擁有了超能力。在這裡似乎說明了「超能力(我們先假設如果真的有這項能力)」若用在社會劃下的框限之內,那麼它就可以是值得讚揚的「超能力」,若是個人想要在社會的框限之外使用超能力,那麼它就是迫害社會的「巫術」。回過頭來,科技的力量真的是邪惡的嗎?的確,人們會對科技的發展速度及成就產生恐懼與焦慮,這是可以理解且完全合理的,因為人類獲得知識的速度從未如此迅速過,也從來沒有這麼多新知要學習與吸收,而且還要如此頻繁地更新知識,這一切就像其他任何既有害又有益的人類行為一樣,令人們又愛又怕。
 
        迪士尼賦予《超人特攻隊》Syndrome與科技發明有關的強大力量,這原本應該是一股讓社會向上提升的助力,但在劇中這卻是一種毀滅的破壞。這似乎可以輕易地聯想到原因是與「科技的誤用」有關。Syndrome利用他發明的鋼鐵機器人(可以滾動的球體加上六隻腳)攻擊美國大城市,再藉由遙控裝置操控機器人(讓它故意失敗),為的是扮演解救民眾的超人並取代之[2],更利用它(科技)來賺錢。如此的情況看來,也許人們害怕的是科技的強大力量,但是更害怕人為力量的介入。事實上,好萊塢電影中的科學技術批判,指向的也不是科學技術本身,而是人的德行倫理以及人所構成的社會體制環境。好萊塢始終繼承著美國人根深蒂固的進步神話傳統,「科學」始終是美國信念的一部分,而在19世紀後半葉它同美國人對「進步」的信念結合在一起,相互結合的進步神話和科學神話開始主宰美國人觀察自己和觀察世界的方式(藍愛國,2003:63)。所以在文化的深處,美國人依舊相信科學會帶來進步,而例外的情況就是遭到了人類的誤用-像Syndrome一樣。
 
美國人民寧願相信科技還是理性的,即便科技總是在非理性的速度下前進,所以人們把對科技的恐懼轉移到「惡棍」的身上。換言之,美國社會科技發展的善果-進步與繁榮,將為迪士尼英雄封爵,因為美國人依舊秉持著「進步」神話的信念,英雄是維護社會中科技穩定進步的強大力量(因為超人保護著人民,也保護著社會發展中的一切事物,其中當然包括了科技發展此一重要項目);反之,迪士尼「惡棍」則必須承擔起前者的惡果-失序與混亂。英雄不用犧牲自己來為科技的進步背書,只要迪士尼處以「惡棍」科技誤用的罪名即可。
 
在《超人特攻隊》接近尾聲時,駕駛一台大型螺旋鑽土機的「地底挖掘者」從地心竄出大聲疾呼:「各位親愛的市民們,超級英雄就藏在你我之間,他們是有罪的,他們正打擊著我們原本和平快樂的生活,再過不久,他們就會被我打敗了。」那幾乎是一種對超人的挑釁言語,承負科技發明的「惡棍」(這一位地底挖掘者跟Syndrome一樣能操控大型科技機械)對代表當代社會文明(英雄秩序)下的一帖戰書。如此的收尾說明了美國人民對科技的恐懼,深怕過度發展的科學技術讓人措手不及,科技文明的迅速蔓延令原本的社會秩序遭到挑戰。即便科技可以帶給世界進步與便利,但在社會適應新科技並接受它之前,科技進步其「惡」的一面仍然須由迪士尼「惡棍」來承擔,並將其「惡」的影響直指遭到反派角色誤用所致。「惡棍」在此仍舊是社會科技文明發展下的代罪羔羊,英雄不需要犧牲自己解決社會發展所帶來的問題,因為只要有「惡棍」在的地方,英雄永遠不是被責難者。
 
【擷取自淡江大學大眾傳播學系碩士班論文《誰是「惡棍」?迪士尼反派角色形象研究∣以1989年至2004年間迪士尼動畫為例》】


[1] 邪惡還有一種傾向就是「混亂」,邪惡是失序和無理性,是理性的、穩定的、可預期的和普通的生活方式被中斷(Baumeister,1997/ 崔洪建譯,1998:96)。
[2]邪惡還有另一個不大為人所關注但卻長期存在的宗教傾向:驕傲、自負。事實上,撒旦的第一大罪惡就是狂妄自負,他想與上帝平起平坐,在有些說法中,他甚至想要取代上帝而成為宇宙的統治者(Baumeister,1997/ 崔洪建譯,199896)。這與Syndrome想要取代超人有異曲同工之妙。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