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氏家族生活雜記
分類選單

芝麻大酒店的興起和衰敗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30年前的石門水庫-芝麻大酒店的旅遊,真是终生難忘。對於它的豪華設備及美好的

環境,在自已的記憶裡,一直認為是世外桃源。退休後,閒來無事,google一下,

真是傻眼、雜草叢生、斑駁老舊、屋半毀、窗也破..... 居然是30年前那個豪華的

「芝麻大酒店」。如今淪落為連背包客都下想住的他方。














時間要先退回到卅年前,當年甫離開軍旅生涯的張克東,帶者滿腔的熱情和鬥志,開創了台灣六○年代最叱吒風雲的「華美建設」,這個公司的初期經營,其實並不算是順遂,但是經由一些不正當的手段,成為當時名聲最為響亮的建設公司,因為張克東全盛時期,不僅擁有這家建設公司,連帶還有兩家五星級酒店、一家百貨公司,以及各種零售通路和轉投資。
 
由於以往的建設公司開發案,全部都是以「先建後售」的方式進行,這樣對於消費者而言,其實是有較好的保障,但是如果資本不夠雄厚的業者,恐怕就很難在這種行業生存太久,尤其如果建商的餘屋過多,更會造成成本結構的負擔,因此張克東便開始喊出「預售屋」的銷售概念。
 
這個方式讓張克東解除了財務壓力不說,更讓他打開了邪惡的潘朵拉盒子,因為他以今天「不動產證券化」的基礎概念,再透過「分時度假」的方式,打著「大眾集資專家經營」的旗幟,並喊出「你買我的,我租你的,五年以後統統是你的」口號,在那個的民智不算開放的年代裡,花小錢可以獲得飯店的持分,而且由建設公司負責經營,出錢的散股東還會有近三分利的報酬,果然讓張克東用極短的時間內,獲得大筆資金的挹注,先後建立了台北芝麻酒店(台北市安和路)、石門芝麻酒店(桃園石門水庫壩頂)、芝麻百貨(已經結束營業的中興百貨),當年這幾個地方的風光,都是國內外政經名流指名的消費場合,總員工數更高達一千餘人,可見當時的魅力和大家的趨之若鶩。
 
不過,既然不是正當的生意模式,自然無法在市場上禁得起考驗,華美建設隨後所推出的各個預售建案,也未必各個都讓消費者買單,因此華美建設開始出現資金上的問題,再加上兩酒店和一百貨的小股東們,不僅將爭議複雜的持分合約告進法院,還將華美建設所開出的支票,動用當時商人最害怕的票據法處理,剛開始張克東運用自己的政商關係和律師,都還可以規避票據法的門檻和法院問題,但是體質未見改善之下,終於把華美建設壓到喘不過氣,於是張克東潛逃國外,華美建設南柯一夢就此夢醒。
 
華美建設旗下的芝麻百貨旋即易主,改由蔡辰威接手經營易名為興來百貨,不過十信金融風暴之後,改由中興紡織經營,經營到到今年(二○○八年)七月畫上休止符,而兩個指標的芝麻酒店呢?一如芝麻百貨般命運多舛。
 

不過其樓層編制十分怪異,頂樓稱為「一樓」,而常理認知的一樓,卻改用八樓稱之,常使得許多前來住宿的遊客,因此感到十分困擾,不過當年芝麻酒店,仍舊是政商活動最佳的指定住宿,政府機關的大型會議,如:全國校長會議等等,也經常在此地舉行,後來台灣重要的學生科學活動「吳大猷科學營」,第一屆就是在此舉辦,不過經營情形每況愈下,後期這個地方竟淪為,中小學校外教學的住宿地點,但是經營團隊不顧外觀和公共設施,房間雖然整齊乾淨,但是環境和公共設施卻日漸荒廢,甚至一度被認為是「鬧鬼」,使得芝麻酒店的住房率不忍卒睹。
 
後來幾經波折之後,雖然轉由他人繼續經營,但是仍舊是司法訴訟不斷,雖然後續法院判決負責人有罪,但仍舊繼續經營苦撐,直到數年前石門水庫的「雙龍會合」導水管工程,因為代班工人不慎誤觸開關,大量的泥沙、土石和髒水沖進芝麻酒店,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桶水」,華美建設的神話,苟延殘喘至此也終於結束。
 
張克東後來數次想要重建王國,但是運勢和機會卻一直不如意,加上後來肺癌的因素,這位六○年代不動產的一代梟雄,也在一九九一年離開人世,其後雖然造成許多人痛苦不堪的財務回憶,但是帶人嚴謹的他,卻讓台灣的各行各業,種下許多優秀的種子,讓他們在這個環境當中,繼續發光發熱。
 
華美和張克東的芝麻夢,雖然已經消失在這個環境,但是當年的風光和氣魄,也的確讓這些見識過這樣高度的人,繼續用他們的生命和熱情,在各行各樣當中帶領環境前進,而那麼龐大又複雜的過去,就讓他沉睡在歷史當中吧!
 
因為這些事件稍有年代,而且近卅年的故事,我想再也不會有人知道芝麻酒店、華美建設和張克東其人其事!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樓蹋了,令人唏噓!!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