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氏家族生活雜記
分類選單

詠菊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重陽夕上賦白菊     (白居易)

滿園花菊鬱金黃,中有孤叢色似霜。

還似今朝歌酒席,白頭翁入少年場。


重陽不僅是一個節日的概念,更是一種情感的歸結,自古以來,以重陽為題的詩不勝枚舉,明代魯淵的《重九》“白雁南飛天欲霜,蕭蕭風雨又重陽。已知建德非我土,還憶並州是故鄉。蓬鬢轉添今日白,菊花猶似去年黃。登高莫上龍山路,極目中原草木荒。”詩人用平易近人的文字傳達一位元滯留異鄉的白髮老人,在重陽節到來時懷念故土的情愫,特別是當他仰望天空看到一行行歸雁的時候,更平添幾分雁猶思鄉,人何以堪的傷感。

 

菊花
       (
李商隱)

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黃。

陶令籬邊色,羅含宅裡香。

幾時禁重露,實是怯殘陽。

願泛金鸚鵡,升君白玉堂。


淡紫的花心、嫩黃的花瓣,鮮明而和諧的色彩對比,活化出菊花的佳色神韻。詩人又將菊花的色、香與陶潛、羅含等有德行的高人聯繫起來,賦予了菊花高貴的品格。而後,又借菊花抒發人生的感慨及不為世用的苦悶。 此詩為典型的托物寄意之作。詩人借助對菊花的描繪,將胸中蘊涵的許多鬱悶和積憤,婉轉地表達了出來。




菊花
       (
元稹)

秋叢繞舍似陶家,遍繞籬邊日漸斜。

不是花中偏愛菊,此花開盡更無花。


菊花,不象牡丹那樣富麗,也沒有蘭花那樣名貴,但作為傲霜之花,它一直受人偏愛。有人讚美它堅強的品格,有人欣賞它高潔的氣質,而元稹的這首詠菊詩,則別出新意地道出了他愛菊的原因。




詠菊
       (
黃巢)

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

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黃巢除了精通武藝外,也愛讀書,能詩能文。他曾到京城長安參加科舉考試,但沒有考中。不過,科場的失利卻使他有了另外的收穫:那就是看到了考場的黑暗和吏制的腐敗,使他對李唐王朝的本質有了進一步的認識。考試不第後,卻豪情倍增,借詠菊花來抒寫自己的懷抱。

"待到秋來九月八”,點明菊花開放的季節是在秋季。尤其是農曆九月九日,這是中國古代傳統的重陽佳節,這一天親友聚會、登高飲酒、欣賞菊花,正是菊花大展風姿、引人讚賞的日子。這種風俗在唐代特別盛行,比黃巢早140多年的孟浩然不是曾經與朋友約定“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嗎?黃巢在這裡特別強調了“九月八”這一天。用了“待到”二字,表示了堅定的信心:九月八日這一天一定會到來的。人們對重陽節也是盼望的,“待到”二字也起到了促使人們迎接這個佳節到來的作用,向人們展示了美好的前景。

詩的第二句寫菊花的威力:“我花開後百花殺”。百花的凋零與菊花的開放本沒有必然的聯繫,在詩裡卻寫成菊花一開百花就枯萎了,變成了因果關係,這正是強調了菊花的威力。唐代是崇尚牡丹的,把牡丹視為國花。據唐人李肇《國史補》載:“京城貴游尚牡丹三十餘年矣。每春暮,車馬若狂,以不耽玩為恥。”黃巢一反傳統的觀念,對菊花大加讚揚,你看,“我花開”與“百花殺”恰成為鮮明的對照,更顯出菊花精神抖擻、威力極大。重陽,是菊花的節日。

詩的三、四兩句描寫重陽節的景象。 第三句寫味,“沖天香陣透長安”,這香,不是幽香、不是清香,而是“沖天香陣”。天,在封建社會裡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它是至高無上的權威,是天地萬物的主宰,就連作為人間最高統治者的封建帝王,也只能稱為“天子”。他父天母地,是奉上天之命來管理萬民的。但菊花的香氣卻可以“沖天”;不僅“沖天”,還能充塞京城長安。一個“沖”、一個“透”,表現了菊花、從而也體現了詩人那種藐視天地的雄偉氣魄。

第四句寫色。如果第三句是傳菊花的“神”,那麼,第四句則是寫菊花的“形”。“滿城盡帶黃金甲”,“滿城”是說菊花無處不有,遍滿京都;“盡帶”是說這遍滿長安的菊花,無一例外地全都披上了黃金甲。身披黃金鎧甲,屹立在颯颯西風之中,抗霜半寒,傲然怒放,這形象是何等英武!何等俊偉!況且,“滿”城“盡”是,如同雲霞,映照著天空;如同烈火,燃遍了長安!這裡所歌詠、所塑造的,不是單獨某一株菊花,而是菊花的“英雄群像”。

這首詩是以菊喻志,借物抒懷,通過刻劃菊花的形象、歌頌菊花的威武精神,表現了作者等待時機改天換地的英雄氣魄。當農民起義的“重陽佳節”到來之日,那些封建統治階級威風掃地,不是如同那些“百花”一樣凋零了嗎?當浩浩蕩蕩的義軍開進長安之後,那身著戎裝的義軍戰士,不是象這滿城菊花一樣,金爛爛輝光耀目、威凜凜豪氣沖天嗎?這首菊花詩是封建社會農民起義英雄的頌歌。

詩雖然只有短短四句,既寫了菊花的精神,也寫了菊花的外形,形神兼備;既寫了菊花的香氣沖天,又寫了菊花的金甲滿城,色味俱全,形象十分鮮明。語言樸素,氣魄宏偉,充滿了使人振奮的鼓舞力量。


瑟瑟秋風吹謝了百花,此時孤芳自賞的只有秋菊。正因其孤傲高潔,所以才深得陶淵明等名公雅士的喜愛。詩人用平實無華的語言,描繪出了菊花的可人姿態。詩裡行間更是洋溢著重陽節賞菊簪花的雅思情趣,流露出詩人的不老童心。詩人以菊花喻人,形神相隨,表達了人老志雄、樂觀而豪放的寬大胸懷。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