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氏家族生活雜記
分類選單

紅頂商人---胡雪巖的垮台!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左宗棠,李鴻章,盛宣懷都是滿清末年的名人,在我們讀過清史的記憶中,都是響叮噹的人物。但是讀過胡雪巖的商場故事後,發現左、李、盛三人之間的爭霸,已將國家利益,棄置一旁,難怪清朝一蹶不振,可憐的胡雪巖,空有滿腔熱血,愛國愛民,最後還是被這些人迫死了。中國人最會整自巳人,國家利益已不重要了!



胡雪巖生於1823年,安徽績溪人,因經商有道,成立「阜康錢莊」,於左宗棠西進收復新疆時,擔任後勤籌餉以及訂購軍火有功,從槽糧使升至「布政使銜」的二品官階,冠頂上飾以鏤空珊瑚,俗稱「紅頂子」,故又被稱為「紅頂商人」。

 

 

胡雪巖的發跡真的是靠天時地利人和,一切機運就是個"""",貴人很多,早期後台王有齡,到後期的左宗棠,凡事都能逢凶化吉,只不過晚年樹大招風,被人鬥垮...

 

一八八三年十一月初,胡雪巖經歷了人生中最痛苦的煎熬──他一生苦心經營的金融帝國即將瓦解。這是一個用兩千萬兩銀子打造成的超級神話,如果以糧食的購買力來估算,一兩銀子大約相當於今天的兩百元人民幣(約新台幣八百八十元左右),也就是說,胡雪巖的金融帝國大約擁有四十億元人民幣(約新台幣一百七十六億)總資產。然而,此時胡雪巖卻面臨著一場致命的「完美」風暴。 十一月初,他有一筆五十萬兩的?豐銀行債務必須償還,這筆債務讓他備感焦慮。在正常情況下,以他的財富規模,不至於受區區五十萬兩銀子所困。

 

不幸的是,對手已布下天羅地網,胡雪巖難逃被圍獵的命運,他隱隱有種不祥之感:「市面太壞,洋人太厲害,不知如何才能脫身?」 胡雪巖的正面敵人就是英國的怡和洋行,此時雙方正因生絲生意的霸主地位展開激烈競爭。 在整個一八七○年代,洋行掌控了中國生絲出口的定價權,生絲價格持續下跌,十年間跌了一半,江浙一帶的絲農苦不堪言,當地絲商慘澹經營,高額利潤盡由洋行所鯨吞。

 

胡雪巖開始介入生絲生意後,對洋行的高壓控制有了切膚之痛。眼看絲農被洋行敲骨吸髓,陷入破產境地,他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奪取生絲貿易的定價權,迫使洋行在價格上讓步。他開始仔細尋找洋行價格控制體系的破綻。洋行控制了生絲貿易融資、國際匯兌、外銷管道和航運保險,又有大英帝國的炮艦做後盾,似乎難以戰勝。然而胡雪巖還是看到洋行的死穴--難以控制生絲的生產源頭。 胡雪巖決心佔據生絲源頭的戰略制高點,一舉擊破洋行對生絲的定價霸權。 機會終於在一八八二年到來。初春,胡雪巖深入生絲產地進行調查,在與當地生絲商人交流過程中發現,當年的生絲收成減少,供貨將會嚴重不足。

 

他立刻抓住時機,開始悄悄行動,在江浙育蠶村鎮四處採購,廣發訂金,控制貨源。 五月,市場估計生絲收成可達八萬包,到了八月份,顯然收成被多估了兩萬包。 已經完成生絲貨源控制的胡雪巖立刻部署總攻。他動員自己龐大金融帝國的資金,將上千萬兩白銀全部投入這場中國商業史上前所未有的大決戰。到了一八八二年夏天,他一共囤積了近兩萬包生絲,佔全部貨源的三分之一強。為徹底控制價格,他力邀絲業同行組成生絲價格同盟,堅持高價出售,試圖一舉拿下生絲的定價權。

 

 這一招果然奏效。怡和洋行突然發現,不出更高的價錢就買不到生絲,他們試圖各個擊破,但胡雪巖籬笆紮得緊,稍有規模的絲商都被知會,要遵守共同約定的報價。上等生絲在倫敦每包售價僅僅十六先令六便士,但上海的絲價,由於胡雪巖的收購和操縱,折合英鎊竟達十七先令四便士。洋行的邏輯是,自己對生絲價格有組織的打壓不算操縱,但中國有組織的反抗卻算操縱。這樣的邏輯到今天仍大行其道:美國狂印美鈔不算操縱匯率,而中國的反制應對卻被判定為操縱匯率。

 

怡和洋行在無奈之下,只能請大清海關總稅務司、英國人赫德(Robert Hart)出面斡旋。當時的中國海關由英國人負責,不過這並不是清朝為了吸引外國人才所制定的特殊政策,而是英國打敗清朝後,為了確保清朝能準時付賠款,而任命英國人看管中國海關。 赫德在二十八歲就執掌了大清海關,是典型的少年得志,但和胡雪巖比起來還稚嫩得多。他以邀請胡雪巖合夥辦絲廠為誘餌,以「市價以外,另送佣金」為條件,企圖說動胡雪巖在價格上讓步。

 

不久,日本商家也登門求購,開出的價格是按當時市價再加八百萬兩白銀,經過談判後,同意加到一千萬兩白銀。只要胡雪巖點頭,相當於今天二十億人民幣(約新台幣八十八億)的毛利就到手了。形勢一片大好,然而胡雪巖拒絕了,他要更高的價格。 此時,歐洲的蠶絲卻見豐收,倫敦和歐陸市場能夠不顧中國的歉收,洋行轉而尋求收購歐洲本土生絲。到了一八八三年年關,絲價大跌,一半絲商推遲結算,幾家大絲行破產。胡雪巖試圖邀集絲商將來年的新絲再次收盡,迫使洋行屈服,結果無人回應。

 

上海市場生絲成交清淡,買賣雙方僵持了整整三個月。此時,雙方較量的就是資金的實力了。 怡和洋行並非一般洋行,它後頭有十七大國際銀行家族中起家最早、勢力最大的英國霸菱銀行(Barings Bank)撐腰。在十九世紀,霸菱家族號稱是「歐洲第六大強權」,發跡比羅斯柴爾德家族(Rothschild Family)更早,在國際金融領域曾是眾所公認的老大。

 

有此強援,怡和洋行在與胡雪巖的對峙中,始終處於不敗之地。 因此,胡雪巖逐漸落於下風。畢竟想維持價格控制需要高昂的成本,對加盟絲商的利益補償、高價收購生絲、提高訂金比例、不菲的貨棧費用、巨大的融資成本、運輸、保險、人工全都要錢。驚人的資金積壓使胡雪巖的現金流日益吃緊。

 

此時,早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北洋派幹將盛宣懷開始行動了。他正密謀「廢掉」胡雪巖。 胡雪巖與盛宣懷並無太深的個人恩怨,只是各為其主罷了。胡雪巖的後台是當時的兩江總督左宗棠,在平定新疆叛亂的過程中,胡雪巖作為其總後勤,運用自己阜康錢莊的信用和金融網路,於一八六七年首創以海關關稅為抵押,向洋行和外資銀行舉債,十四年中,為左宗棠的軍事行動融資一千六百萬兩白銀,為左宗棠收復新疆的歷史殊勳立下汗馬功勞。

 

一八八三年讓他陷入絕境的五十萬兩匯豐銀行債務,正是他以自身信用為收復新疆的戰爭債務所做的擔保,如果官府的錢不能準時到位,他就只好自己掏錢墊付給匯豐銀行。 盛宣懷的後台則是北洋大臣李鴻章。李鴻章與左宗棠的矛盾天下皆知。一八六、七○年代,清帝國出現了嚴重的邊疆危機。在西北,中亞的阿古柏利用當時清帝國西北地區的民族與宗教矛盾,在英、俄等列強支援下入侵新疆,成立所謂的「浩罕國」;不久,俄軍佔領邊防重鎮伊犁,西北塞防形勢危如累卵。在東南則有日本挑起侵略臺灣的嚴重事端,中日之間戰事一觸即發。

 

太平天國十四年戰爭之後,清帝國府庫一貧如洗,國家財政已無力同時打贏兩場戰爭。然而,李鴻章代表的「海防派」主張強化海軍為優先要務,為此不惜放棄新疆;而左宗棠堅持「塞防」絕不可廢,應以武力鎮壓新疆叛亂。雙方矛盾的焦點就是「籌餉」問題,如果朝廷決定「海防」優先,則鉅額資金將流進北洋派的勢力範圍,若確立「塞防」國策,則左宗棠必然實力大增。

 

這是一場關乎國家利益和個人利益的激烈競爭。 最終,左宗棠勝利收復新疆全境,聲望地位一時壓倒了李鴻章。此時,中法戰爭又陰雲密佈,左宗棠再次主戰,李鴻章再度主和。李鴻章生怕大筆資金再度流入主戰派手中,致使北洋系經費來源不足,因此決定發動「倒左」攻勢。打仗打的是錢糧,欲制住左宗棠,必先廢掉左宗棠的「錢袋子」胡雪巖。

 

 盛宣懷想徹底整垮胡雪巖並非易事,他也只能截斷北洋系控制下的上海道應付給胡雪巖的五十萬兩協餉,這筆錢正是朝廷償還?豐銀行的欠款。不過胡雪巖畢竟是玩金融的,身在上海的資本市場中心,無論是向匯豐銀行提出貸款展期、向其他外國銀行拆票,或向上海錢莊票號同業拆借,抑或將價值近千萬的生絲進行抵押貸款,加上他還有上萬畝土地、莊園等不動產,以及二十多家典當鋪、連鎖票號和胡慶餘堂藥店等龐大經營性資產,籌措五十萬兩銀子並不是件太難的事。 因此,盛宣懷不僅要掐斷胡雪巖的官府資金來源,更要斬斷胡雪巖在資本市場上的融資通道。然而,這絕不是盛宣懷能單獨完成的;他必須聯合上海金融市場上真正具影響力的人,才能在胡雪巖背後捅上致命的一刀。 

 

胡雪岩與盛宣懷分屬不同的利益集團。胡的後臺是左宗棠,盛的後臺是李鴻章,而左與李有極深的矛盾。這就是胡、盛爭鬥的緣由。

 

盛宣懷擊潰胡雪岩的案例非常精彩。他採用直擊要害的手段,使胡雪岩的財富大廈在短時間內訇然倒塌。

 

盛宣懷先來了個“掐七寸”。胡雪岩每年都要囤積大量生絲,以此壟斷生絲市場,控制生絲價格。

 

盛宣懷恰恰從生絲入手,發動進攻。他通過密探掌握胡雪岩買賣生絲的情況,大量收購,再向胡雪岩客戶群大量出售。同時,收買各地商人和洋行買辦,讓他們不買胡雪岩的生絲,致使胡雪岩生絲庫存日多,資金日緊,苦不堪言。

 

緊跟著,盛宣懷開始“釜底抽薪”,打現金流的主意。胡雪岩膽大,屬於敢於負債經營的那種人。他在5年前向滙豐銀行借了650萬兩銀子,定了7年期限,每半年還一次,本息約50萬兩。次年,他又向滙豐借了400萬兩銀子,合計有1000萬兩了。這兩筆貸款,都以各省協餉作擔保。

 

這時,胡雪岩歷年為左宗棠行軍打仗所籌借的80萬兩借款已到期,這筆款雖是幫朝廷借的,但簽合同的是胡雪岩,外國銀行只管向胡雪岩要錢。這筆借款每年由協餉來補償給胡雪岩,照理說每年的協餉一到,上海道台就會把錢送給胡雪岩,以備他還款之用。

 

盛宣懷在此動了手腳,他找到上海道台邵友濂:“李中堂想讓你遲一點劃撥這筆錢,時間是二十天。”邵友濂自然照辦。

 

對盛宣懷來說,20天已經足夠,他已事先串通外國銀行向胡雪岩催款。這時,左宗棠遠在北京軍機處,來不及幫忙。由於事出突然,胡雪岩只好將他在阜康銀行的錢調出80萬兩銀子,先補上這個窟窿。

 

他想,協餉反正要給的,只不過晚到20天。 然而,盛宣懷正要借機給胡雪岩致命一擊。他通過內線,對胡雪岩調款活動瞭若指掌,估計胡雪岩調動的銀子陸續出了阜康銀行,趁阜康銀行正空虛之際,托人到銀行提款擠兌。

 

提款的都是大戶,少則數千兩,多則上萬兩。但盛宣懷知道,單靠這些人擠兌,還搞不垮胡雪岩。他讓人放出風聲,說胡雪岩囤積生絲大賠血本,只好挪用阜康銀行的存款;如今,胡雪岩尚欠外國銀行貸款80萬,阜康銀行倒閉在即。儘管人們相信胡雪岩財大氣粗,但他積壓生絲和欠外國銀行貸款卻是不爭的事實。很快,人們由不信轉為相信,紛紛提款。

 

擠兌先在上海開始。盛宣懷在上海坐鎮,自然把聲勢搞得很大。上海擠兌初起,胡雪岩正在回杭州的船上。此時,德馨任浙江藩司。德馨與胡雪岩一向交好,聽說上海阜康即將倒閉,便料定杭州阜康也會發生擠兌。他忙叫兩名心腹到庫中提出2萬兩銀子,送到阜康。

 

杭州的局勢尚能支持,上海那邊卻早已失控。胡雪岩到了杭州,還沒來得及休息,星夜趕回上海,讓總管高達去催上海道台邵友濂發下協餉。邵友濂卻叫下人稱自己不在家。

 

胡雪岩這時候想起左宗棠,叫高達趕快去發電報。殊不知,盛宣懷暗中叫人將電報扣下。第二天,胡雪岩見左宗棠那邊沒有回音,這才真急了,親自去上海道台府上催討。這一回,邵友濂去視察製造局,溜之大吉了。

 

胡雪岩只好把他的地契和房產押出去,同時廉價賣掉積存的蠶絲,希望能夠挺過擠兌風潮。不想風潮愈演愈烈,各地阜康銀行門前人山人海,銀行門檻被踩破,門框被擠歪。胡雪岩這才明白,是盛宣懷在暗算他。

 

不久,一代紅頂鉅賈胡雪岩在悲憤中死去。面對胡雪岩這樣的強敵,盛宣懷如果採用“慢戰”,胡雪岩可以應付裕如,絕不會破產。他採取速戰法,抓住胡雪岩的要害,突然出手,胡雪岩的現金流一時中斷,偌大的基業突然瓦解。

 

胡雪岩與盛宣懷分屬不同的利益集團。胡的後臺是左宗棠,盛的後臺是李鴻章,而左與李有極深的矛盾。這就是胡、盛爭鬥的緣由。

 

盛宣懷擊潰胡雪岩的案例非常精彩。他採用直擊要害的手段,使胡雪岩的財富大廈在短時間內訇然倒塌。

 

盛宣懷先來了個“掐七寸”。胡雪岩每年都要囤積大量生絲,以此壟斷生絲市場,控制生絲價格。

 

盛宣懷恰恰從生絲入手,發動進攻。他通過密探掌握胡雪岩買賣生絲的情況,大量收購,再向胡雪岩客戶群大量出售。同時,收買各地商人和洋行買辦,讓他們不買胡雪岩的生絲,致使胡雪岩生絲庫存日多,資金日緊,苦不堪言。

 

緊跟著,盛宣懷開始“釜底抽薪”,打現金流的主意。胡雪岩膽大,屬於敢於負債經營的那種人。他在5年前向滙豐銀行借了650萬兩銀子,定了7年期限,每半年還一次,本息約50萬兩。次年,他又向滙豐借了400萬兩銀子,合計有1000萬兩了。這兩筆貸款,都以各省協餉作擔保。

 

這時,胡雪岩歷年為左宗棠行軍打仗所籌借的80萬兩借款已到期,這筆款雖是幫朝廷借的,但簽合同的是胡雪岩,外國銀行只管向胡雪岩要錢。這筆借款每年由協餉來補償給胡雪岩,照理說每年的協餉一到,上海道台就會把錢送給胡雪岩,以備他還款之用。

 

盛宣懷在此動了手腳,他找到上海道台邵友濂:“李中堂想讓你遲一點劃撥這筆錢,時間是二十天。”邵友濂自然照辦。

 

對盛宣懷來說,20天已經足夠,他已事先串通外國銀行向胡雪岩催款。這時,左宗棠遠在北京軍機處,來不及幫忙。由於事出突然,胡雪岩只好將他在阜康銀行的錢調出80萬兩銀子,先補上這個窟窿。

 

他想,協餉反正要給的,只不過晚到20天。 然而,盛宣懷正要借機給胡雪岩致命一擊。他通過內線,對胡雪岩調款活動瞭若指掌,估計胡雪岩調動的銀子陸續出了阜康銀行,趁阜康銀行正空虛之際,托人到銀行提款擠兌。

 

提款的都是大戶,少則數千兩,多則上萬兩。但盛宣懷知道,單靠這些人擠兌,還搞不垮胡雪岩。他讓人放出風聲,說胡雪岩囤積生絲大賠血本,只好挪用阜康銀行的存款;如今,胡雪岩尚欠外國銀行貸款80萬,阜康銀行倒閉在即。儘管人們相信胡雪岩財大氣粗,但他積壓生絲和欠外國銀行貸款卻是不爭的事實。很快,人們由不信轉為相信,紛紛提款。

 

擠兌先在上海開始。盛宣懷在上海坐鎮,自然把聲勢搞得很大。上海擠兌初起,胡雪岩正在回杭州的船上。此時,德馨任浙江藩司。德馨與胡雪岩一向交好,聽說上海阜康即將倒閉,便料定杭州阜康也會發生擠兌。他忙叫兩名心腹到庫中提出2萬兩銀子,送到阜康。

 

杭州的局勢尚能支持,上海那邊卻早已失控。胡雪岩到了杭州,還沒來得及休息,星夜趕回上海,讓總管高達去催上海道台邵友濂發下協餉。邵友濂卻叫下人稱自己不在家。

 

胡雪岩這時候想起左宗棠,叫高達趕快去發電報。殊不知,盛宣懷暗中叫人將電報扣下。第二天,胡雪岩見左宗棠那邊沒有回音,這才真急了,親自去上海道台府上催討。這一回,邵友濂去視察製造局,溜之大吉了。

 

胡雪岩只好把他的地契和房產押出去,同時廉價賣掉積存的蠶絲,希望能夠挺過擠兌風潮。不想風潮愈演愈烈,各地阜康銀行門前人山人海,銀行門檻被踩破,門框被擠歪。胡雪岩這才明白,是盛宣懷在暗算他。

 

不久,一代紅頂鉅賈胡雪岩在悲憤中死去。面對胡雪岩這樣的強敵,盛宣懷如果採用“慢戰”,胡雪岩可以應付裕如,絕不會破產。他採取速戰法,抓住胡雪岩的要害,突然出手,胡雪岩的現金流一時中斷,偌大的基業突然崩潰。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