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部落
胡氏家族生活雜記
分類選單

匈牙利和匈奴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匈牙利人和匈奴人是否有關係,長期以來形成兩派,一直爭論不休。
中國社科院歷史研究所研究員---餘太山,對此有很獨特的說法。


霍去病雕像


西元前1世紀時漢武帝使匈奴遭受重創,並終使匈奴後來分裂為南北匈奴。至西元8991年時,北匈奴在南匈奴與漢朝軍隊的共同打擊下接連大敗,北匈奴主力後來不知去向。從此,北匈奴在中國的歷史書上消失了。西元374年,一支號稱匈人的強大騎兵隊伍突然出現在歐洲東部,他們勇猛善戰、所向披靡,在此後的幾十年裏,他們席捲了歐洲大部,並在匈牙利平原建立了一個強大的國家。他們是從中國北部西遷的匈奴人嗎?近日,一些匈牙利人自稱是“匈奴後裔”,他們要求官方承認其少數民族地位。那麼,他們的先祖是否真的是中國北方的匈奴人?

 

匈牙利人和匈奴人是否有關係,長期以來形成兩派,一直爭論不休。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所中外關係研究室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余太山告訴記者,關於匈牙利人和匈奴人是否有關係,其實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學術問題。因為當年匈人的沉重打擊促使了西羅馬帝國的滅亡,所以西方人對此非常有興趣。

 

18世紀後期,法國學者德·揆尼根據中國歷史記載,指出匈人即是中國歷史上的匈奴。稍後,英國歷史學家吉朋又把德·揆尼的說法寫入他的《羅馬帝國衰亡史》這部名著中。但是,他們都未能考證出匈奴人西遷的具體過程,因而,關於匈人即匈奴的說法,引起了不少人的反對。英國學者伯利甚至說,德·揆尼和吉朋的這種說法“是憑藉幻想,而不是根據歷史事實”。此後,關於這個問題形成了兩派,長期爭論不休。直到現在,仍有人堅持匈人是匈奴人,也有人主張匈人非匈奴,匈人的來源不可知。

 

西方史料中的Huns,是否真的是中國北方的北匈奴西遷去的?1937年,中國學者何震亞先生曾寫過一篇《匈奴和匈牙利》的文章。他認為匈奴與匈牙利其實沒有關係,那麼,現在為什麼仍會有這麼多的誤解呢?

 

餘太山說,匈奴在東漢被漢人打敗後,據說有一批匈奴人西遷,甚至有學者提出,秦始皇長城的建成,就註定了西羅馬帝國的滅亡,原因是匈奴不能南下,只能往西去,最終導致羅馬帝國的滅亡。這種說法其實沒有什麼根據,打敗西羅馬帝國的人在西方史料中叫Huns,可以說這個名稱是匈奴人,實際上是不是真正活動於中國北方的匈奴人則很難說。

 

遊牧民族有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不像漢人都有自己的姓氏,他們往往經常改變自己的稱呼。當年匈奴強盛起來之後,大家都願意自稱匈奴。當時,在中國北方,到底什麼是匈奴,可以說混淆不清。匈奴強盛時,它的疆土東面一直到東北亞,西面一直到西域,中國北方整個都是它的勢力範圍。在他們的統治下,民族千差萬別,其中有白種人,也有黃種人,還包括搶去的許多漢人,簡直可以說是一個民族的大雜燴,語言和風俗習慣其實都不盡相同。當時大家都稱是匈奴,但其中真正的匈奴人其實並不多。匈奴滅亡後,這些遊牧民族都又不再叫匈奴了。

 

餘太山說,歷史上確實有一支東方的遊牧民族西遷到了歐洲,但從東方匈奴的滅亡到西方匈人興盛。時間上差了好幾百年。雖然匈人在名稱上借用了匈奴的名稱(可能是他們自稱匈奴,也可能被別人稱為匈奴),但到底是不是匈奴,則沒有充分的證據。現在,有人試圖證明北匈奴的西遷這個事件的存在,說它先到了哪里,再到了哪里,但文獻上不存在。有些史學家還對此進行了論證,但都不可靠。

 

歐洲的匈奴是地地道道的黃種人,而中國北方的匈奴則可能是白種人。餘太山說,“匈奴”其實是西方人的一種泛稱,凡東方去的人,他們都叫Huns。根據他的研究,西遷到歐洲的匈奴人應當是鮮卑人,但不排除有個別匈奴人混在裏面。這些鮮卑人聲稱是匈奴人,或者被歐洲人稱為是匈奴。當然,說這些人是鮮卑人,這也只是一種猜測,現在仍然沒有過硬的證據,但比說是匈奴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餘太山認為,遷到歐洲去的所謂匈奴是地地道道的黃種人,這個觀點是沒有問題的。因為從拜占庭學者關於歐洲匈奴人的記載來看,匈奴人是矮鼻子,小眼睛,沒有鬍子,而古代活躍於中國北方的匈奴本身卻不是黃種人(這個觀點目前和大多數學者不同),這從中國文獻的記載中可以看出,這些文獻在提到匈奴人時,說他們又高又大,相貌堂堂,和漢人完全不同。現在,陝西的霍去病墓前仍有一塊漢代的“馬踏匈奴”石像,石像中的匈奴是一個大鬍子,而典型的蒙古利亞人種是沒有大鬍子的。

 

匈牙利人的風俗習慣和陝北相像,是否可以作為匈奴人的證據?自號“長安匈奴”並以長篇小說《最後一個匈奴》蜚聲文壇的作家高建群說:“匈牙利人吹嗩呐和剪紙的情形與中國陝北的一樣,他們說話的尾音也與陝北口音很相似。匈牙利詩人裴多菲在一首詩中曾經這樣寫道:我們那遙遠的祖先,你們是怎麼從亞洲走過漫長的道路,來到多瑙河邊建立起國家的?”很多匈牙利學者都認為這個國家與匈奴後裔有著密切的關係。那麼,這些是否可以作為匈牙利人是匈奴人的證據呢?

 

餘太山認為,西北在古代是東西方交通的樞紐,尤其在海路開闢之前,都是通過陸路來交流。我們不知道有多少西方人來,也不知道有多少東方人去,而風俗習慣是可以相互學習的。所以,不能完全根據風俗習慣來判斷一個民族,風俗習慣只能作為一種旁證,作為一種輔助證據,而不能作為肯定證據。

 

現在最可靠的方法是DNA鑒定,但真正要找到一塊匈奴人的遺骨卻很難。因為遊牧民族是不斷流動的,他們不像其他民族有固定的聚居地。匈奴沒有文字,如果只靠風俗習慣來判斷,而遊牧民族又很像,類似的地方太多。所以,考古上要判斷一個匈奴人的墓葬是非常困難的。

 

餘太山說,匈牙利人是歐洲惟一不屬於印歐民族的群體。現代的匈牙利人以馬紮爾人為主。最近,有一位美國學者寫文章指出,馬紮爾人的祖先是古代東北亞地區非常有名氣的一個民族。

 

匈牙利史學界的觀點,19世紀前,匈牙利史學界普遍認為自己的民族與匈奴人是親戚。19世紀上半葉,著名的匈牙利學者克勒什·喬莫·山多爾前往中亞和中國尋根。但到了奧匈帝國成立(1867年)前後,情況發生了變化。由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支持的“芬蘭—烏格爾”歷史學派的觀點被官方採納。這一歷史學派依據語言學研究成果認定匈牙利語屬芬蘭—烏格爾語系,由此確定匈牙利人的祖先同芬蘭—烏格爾民族較親近,與匈奴人沒有關係。現在,由匈牙利科學院支持的官方歷史結論也認為,匈牙利人的祖先最早來自歐亞大陸交界地帶烏拉爾山麓附近的一支遊牧民族,他們不是匈奴人,也不是匈奴人的親戚。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