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a的幸福蒲公英
分類選單

路是無限寬廣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They struggle and they always figure out!」
 (他們會在困境中找到出路! )

最近不約而同有不少身邊的朋友都在關心我們家兩兄弟從體制外實驗學校轉學到私中後的狀況,畢竟我們真的算是心臟很強的實驗組爸媽,光是從公立小學畢業後決定念華德福的實驗中學,就已經震撼了不少親朋好友(尤其是長輩),然後讀了一年居然決定回到體制內,而且還是大家都覺得壓力極大的私立中學,更讓不少朋友傻眼,這其中當然有著不少曲折的故事,待我娓娓道來。

我們家兩個雙胞胎哥哥是非常充滿挑戰的孩子,從小一以來就有著不少轟轟烈烈的故事(詳見部落格Mella的幸福蒲公英),被老師投訴的頻率雖然有因著不同老師的管教方式和他們不同的成長階段而有變化,但處理過的危機、爸媽聯袂道歉的次數真的是不少,小一就曾被老師威脅要我們轉學,轉學後也發生過拒學、被霸凌等等的問題,六年讀完後只能說爸媽整個Level Up,被逼著學到不少教養的經驗和處理危機的智慧啊!

本以為選擇體制外的學校應該就風平浪靜了吧,沒想到計畫趕不上變化,因為只有一個班,所以兩兄弟只能同班帶來了挺大的災難,衝突風波不斷以外,和導師的相處上也出現極大的問題,甚至最後出現肢體上的動作,讓孩子被嚇到,也因此加深了我們要轉學的念頭,但當時其實只剩下一個月就是私中的轉學考,我們同時提供念公立國中的選項給兩兄弟(免考試),但他們評估後覺得既然要回來體制內,就得把我們一年沒碰的教科書再重新補回來,遊戲規則是什麼我們就該遵守,因此想藉由私中的轉學考來當作回體制內的第一步準備。


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和先生一起「填鴨」兩兄弟一年級下學期的國英數,也就是考試的範圍,兩兄弟白天照樣去上課,自己下課後就主動安排進度,準備好久不見的大考,運氣還不錯,兩個都考進了私中,到最後一刻其實都還在問他們真的不考慮念公立學校就好嗎? 但他們覺得這所私中離我們家只要五分鐘,而且參觀後覺得學校很多元、校風算是開放、資源充足、硬體設備等也都相當不錯,所以兩個都異口同聲的決定要念一周有三天待到8:25PM的私中。

 

晚上陪媽媽去等哥哥下課的伊布


從每天3:30PM下課忽然變成一周三天晚上到8:25PM,然後還有著嚴格的服儀檢查,一入學就馬上理了個小平頭,教官更是三不五時地盯哨,扣排分、扣整潔、扣生活...,制度嚴謹甚至校園到處都裝了攝影機,我還半開玩笑的警告他們:「可別在學校搞什麼花樣啊,因為通通都會錄下來,通通都逃不了啊!」兒子也開玩笑的回答我:「媽媽,我現在覺得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是周一到週五。

」讓我不禁莞爾!

說也奇怪,在實驗學校的後期,兩兄弟浮躁、衝動到一個不行,感覺一直在測試大人的底線和學校能拿他們怎麼樣,結果到了這個紀律分明的地方,兩兄弟反而罩子放得很亮,就算被提醒扣分,也就摸摸鼻子認了,乖乖去留校打掃,沒再聽到對老師的抱怨,感覺反而是安定了下來。

然後另一個神奇的事也發生了,就是弟弟轉學後第一次大考,居然出乎我們意外的考了全班第一名! 當然我們轉進去的是普通班,所謂的數理或雙語資優班並沒有名額,所以其實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只是已經一年沒碰過考試的他們,居然能這麼快速的適應,也著實嚇了我一大跳。

我想起幾週前去參加蒙特梭利的一個國際研習,討論的主題是「青少年的社會實作」,主持的政大教授鄭同僚老師說,他這個暑假到美國俄亥俄州的蒙特梭利中學住了好幾周來學習與認識蒙特梭利的中學,當他第一天參訪時,問帶他導覽的高二女生:「妳快要畢業了,對於未來的大學有什麼計畫或擔心嗎?」那位女同學信心滿滿的回答他:「我根本不擔心未來我可以做甚麼,因為我知道我到哪裡都可以學。」

 


在會議中蒙特梭利經典中學的高中部主任Laurie Ewert-Krocker也不斷提醒我們,身為蒙特梭利教育者很大的一項職責是能夠協助孩子有能力去發展自己,如果你想要培養出一個獨立、有責任感、成熟的孩子,你必須放手讓他們去經驗,你可以給他們資訊、邀請他們接受對任務的挑戰、讓他們獨立的去探索、運用工具、對話、實驗...,但重點是他們必須透過實作才能有真正的學習。

正在經歷青春期的他們,根本不可能聽進去什麼「我是為了你好啊!你要這樣做以後才會有前途」之類的話語,但當我們真正放手,讓他們去經驗不同的學習模式,不給予任何好或壞先入為主的評價,他們反而慢慢找到自己的方向,甚至在完全沒有考試的實驗學校後期還告訴我:「媽媽,其實考試也沒甚麼不好,至少讓我知道自己的能力在那裡。」

我仍然很感謝有這一年的gap year,除了實驗學校裡大部分溫和、耐心、會傾聽的老師,讓他們看到不同類型的師長之外,兩兄弟也因為這一年看到了更深遠的未來的可能性、學習的多樣性,與更了解另一個樣貌的自己。

 

我也開始反思這對雙胞胎雖然很可惜沒有機會在蒙氏的小學學習,但我們到底做了些甚麼,讓他們在這次的大轉換中能夠迅速的就位,連導師來家訪時都告訴我,孩子出乎意料沒什麼太大適應的問題,因為老師原本預設從實驗學校轉來的學生一定不太好處理,也看了他們過去一年的學習紀錄成績,大概知道他們這一年是用了截然不同的學習模式,沒想到兒子反而是會主動提醒老師他是不是該去做某些轉學生的準備與銜接作業了,然後就自己去學校單位一一完成,老師對於他們處理事情的獨立性與能力感到驚訝,我相信這應該要歸功於一直以來我們真正的放手與信任,除了在蒙特梭利幼兒園的薰陶外,幫他們安排的小學課後學社應該也功不可沒。

在「青少年的社會實作」中講師提到「全腦導向教學法」(Brain-Targeted Teaching)時,要設定情緒氛圍、打造實體學習環境、設計學習體驗…,我在現場聽講時就不斷連想到在他們小學時參加的課後學社,我們沒有將孩子送到安親班,甚至兩兄弟到小六才第一次踏進所謂的美語補習班學英文,因為我知道他們需要的是獨立生活的學習與真實的體驗,蒙特梭利曾說過:「只有真實的生活與工作經驗能引領孩子邁向成熟」,這句話不斷印證在我自己孩子的身上。

記得小四、小五時的他們跟的是一位熱愛運動又有美術背景的學社老師(由幾位理念相同的家庭一起聘僱的老師),到了高年級他們下午的時間寥寥無幾,但一年下來倒也跟著老師接觸了不少的美術媒材,八、九位學社同學累積了不少作品,於是他們決定要辦個美術展,但他們知道我們家長可不會花錢幫他們佈展或是洽商,全部流程都請自己來。

 

和朋友介紹他們的畫作

因此老師帶著他們開始在學校附近找尋可能願意展示的咖啡廳、餐廳,當然前提還得自己先做好畫冊清單,才能方便老闆們瀏覽選擇,他們跟著老師開始學習展覽前的種種作業,有人負責聯絡、有人負責整理造冊、有人負責採買,大夥分工合作,沒有抱怨、沒有偷懶,只有看到他們的熱忱與堅持,因為這是出於他們自己的意願。

大致準備好後他們開始連絡店家,一一親自到訪請求給予他們這個無償展覽的機會,老師全權放手的僅在他們的身後聆聽,前後總共拜訪了21家咖啡廳、餐廳,最後只有四家點頭答應。

兒子曾在不斷被拒絕後回家告訴我:「媽媽,那個老闆我們去的時候明明很好啊,為甚麼我再打電話去確認,他就說不方便呢!」我也只有告訴兒子,這就是現實的生活,沒有甚麼是應該的,也深深慶幸著孩子在這個年紀就能有所體驗,學習接受「被拒絕」。

 

兒子的業餘畫作~海

在他們小五的寒假,六位高年級的孩子甚至自己規劃了環半島的行程,六天五夜從台北騎腳踏車到台南,300多公里的行程規畫踩點、費用的分配到住宿的安排連絡等等,全部都由他們分工完成,我們家長和老師只提供必要的協助,包含聽他們完整的報告後提出質疑請他們去處理安排。
這一路孩子們學到可就更多了,猶記得出發時剛好遇到霸王寒流,不到十度的低溫孩子們卻完全沒有懼怕,雖然有老師在前面當前導,還安排一位家長當保母車跟在後面,但砂石車經過時的膽顫心驚,當時在後面跟了幾個小時的我到現在都還印象深刻。
 
我相信每個孩子都擁有著不同的氣質與生活背景條件,但路真的不會只有一條,唯一可以確信的是我們不需要幫孩子讀到最頂尖的學校,而是需要幫助他們找到最適合的學校,不論是公立、私立、華德福、蒙特梭利…,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有太多的能力不是考試可以測試得出來,未來的社會需要的是有能力而不是只有學歷的人才,因此我們得幫助孩子認識自己,陪著他們一起找出他們的優勢,然後設定屬於他們的願景,我想身為父母的職責與義務也就作到了。

路還很長遠,當然不可能接下來就會一帆風順,畢竟人生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但我會繼續努力不要成為孩子發展的阻礙,教他們面對現實、處理問題、保有一輩子學習的熱忱,才有可能讓他們能面對每次的挑戰,如同蒙特梭利中學講師所說的:「They struggle and they always figure out!」(他們會在困境中找到出路! )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