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a的幸福蒲公英
分類選單

幼教現場的努力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雖然在幼教現場多年,但如何和不同的家庭溝通、表達誠意、建立共識一直是我們還在努力的地方,尤其是碰到有特殊需求的孩子,該怎麼開口、怎麼協助、進多少退多少處處都是學問。

這兩年遇到一個讓我們非常挑戰的家庭,孩子其實很明顯是亞斯伯格,會在安靜的祈禱時間忽然沒來由的大笑;會在師長提醒他時雙手抱胸、三七步、面露笑意的斜眼看著我們,怎麼提醒都沒用;會因為喜歡某個女生不顧別人已經感到厭惡了還繼續熊抱她,當然還有很多固著面與情境判斷出問題的狀況不斷出現,但當我們第一次試著和家裏反應是否要去做評估時,爸爸衝到我辦公室大小聲,告訴我診斷證明會害了孩子一輩子,我們就知道這條路行不通,至少現在這個家庭還沒有準備好面對。


我們當下沒有再多作解釋或爭論,畢竟有沒有去評估或是開診斷證明其實不是我們的重點,而是爸媽有沒有真的看到孩子的需要,有沒有接受並能妥善處理孩子真正的需求。

有好長一段時間,我都是默默關心與和老師私底下討論孩子的狀況,知道他們仍舊非常抗拒走醫療這條路,雖無奈也只能接受現狀,這次考慮了良久到底要不要出席親師會談,想想還是參加了。

會談中我們盡力讓爸媽了解孩子在團體中的困境,其實也只是拿掉了"亞斯伯格"這幾個會讓爸爸跳腳的字眼,其他該應變的方式,可能發生的情境都照講、照教,很努力的想幫助這個孩子與家庭。

如果家庭願意配合,藉由診斷更了解他的強弱項當然是會有莫大的幫助,但這次我們也學習到如果家裏沒有面對的勇氣,我們也該尊重他們的決定,然後用我們的方式傾囊相授,雖然孩子得到的資源會減少,但也不代表這個家庭就不用心,甚至他們其實也都知道孩子的症狀,想想也許有沒有那個名詞,似乎也就沒那麼重要了。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