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a的幸福蒲公英
分類選單

我和我的注意力缺乏過動症(ADD)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你沒看錯,我說的就是我自己...
曾經有家長問我,會選擇念幼兒教育的老師肯定有個幸福的童年與求學過程,不然怎麼可以這麼有耐心,每天笑容可掬地從事繁雜又辛苦的幼教工作呢?記得那時剛入行沒多久的我只有笑而不答,說真的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但生了孩子之後,陪著自己的孩子一步步地走在求學的路上,看著孩子經歷的故事,我開始更清楚的了解,那時會選擇幼教的我是因著怎樣的因緣際會。
 
我有一個非常用心的上班族媽媽,總是工作家庭兩頭燒,如果光以結果論,我們家三姊妹都在美國讀到碩士,其中最小的妹妹目前正在攻讀史丹佛大學的電機碩士,可以印證媽媽是多麼用心的栽培我們,但說實話我一直到高三以前的成績都是低空飛過,可以說完全是靠著媽媽和老師們的苦心鞭策(真的是有棍子的鞭策唷!),才勉強擠進了台北前五名的公立高中,不過成績在班上常是倒數幾名,青春期上課時最常做的事就是「出神發呆」,甚至練就可以看著老師發呆,這樣老師才不容易發現,不論怎麼被狠狠的挨打還是被惡毒的責罵,就是沒辦法不發呆恍神,粗心、忘東忘西是家常便飯,隔天要月考卻把書包留在校車上的類似故事更是層出不窮。

 
最痛苦的科目是數學,剛好高中的導師是數學老師,每天早自習小考考兩題,我不是五十分就是零分,而且零分居多,我發誓我已經盡最大的努力念數學了,但每天的日記就是向老師懺悔又抱了顆鴨蛋回家,甚至因此每次考數學大考就開始冒冷汗、肚子痛、拉肚子,現在才知道那是身心症。所以當進入小三的麒開始出現數學的撞牆期,我完全好像回到了自己的記憶中,看著他發生著以前我發生的狀況,然後心裡慢慢有了譜。
 
麒從來就不是一個好教的孩子,上小學之後更讓我白了不少頭髮,但算是苦盡甘來吧,升上小三的他遇到一位有心理系背景的導師,一開學我很慎重地寫了一封家庭介紹信給老師,包括麒到醫院做的評估,和之前我在部落格記錄下來的心路歷程,麒的老師在開學當天晚上用手機回了篇簡訊給我,讓我看完差點當場掉淚,她寫著:白天忙於班務,剛才回家才有空細看您的信件。
很心疼您與孩子曾歷經的傷害,也可以發現您對孩子的教育著實用心。請相信我,孩子在我的班心靈能得到滋潤的。莫擔心,不妨多和孩子聊聊學校的一切,如有疑慮可隨時與我聯絡。如果我猜測沒錯,寶血該是基督徒或天主教徒所創辦的。在愛裡是沒有懼怕的,不是嗎? 祝平安 周老師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周老師真的很用心地在實踐她的承諾,甚至主動打電話到家中找麒談白天沒有談完的狀況,雖然她很少寫聯絡本說麒的壞事,因為她曾說過不喜歡老找家長告狀(這點我就超感恩的了),但從一些端倪與觀察中,我還是嗅得出麒在班上還是「問題製造者」。
 
小三的課業量開始加重,難度加深的結果就是麒越來越不能只靠小聰明過關,慢慢發現功課上他不像麟來得游刃有餘,光是英文和數學就已經讓他哀哀叫不停,一些比較繁複需要定下心來思考的數學,他居然可以不斷地答錯,連數理超強的爸爸花一整個晚上一對一的陪他,他常常還是摸不著頭緒;加上有一次到班上當晨光媽媽,老師在我要離開時說了一句:「媽媽,麒控制得好辛苦!」我就大概猜出一些問題了。
 
我先在聯絡本上表態,告訴老師期中考後的某天,我預約了醫院的評估門診想帶麒回去複診,因為覺得麒注意力不集中的問題似乎越來越明顯,如果不是做過智力評估,我可能會以為是他「笨」,如同我自己求學過程中,一直覺得自己是屬於資質不好的學生,也一路被罵笨罵到大,但現在我了解到自己和麒都不是「笨」,很有可能是有ADD的症狀,也就是「注意力不足(缺乏)過動症」。老師在聯絡本上馬上回應需不需要她提供紀錄,原來她一直很用心的在為麒的行為作觀察記錄,我告訴老師晚上再撥電話給老師請教,我想是時候好好談談了。
 
很感謝麒的老師不但沒有放棄麒或貼標籤、處罰他,反而非常的包容與體諒,試著用麒的觀點去看事情。老師分享了最近發生的一個小故事,麒上課常回頭去拿後面小女生的東西,一會拿人家的筆、一會拿尺,後面那位可憐的小女生真的是不堪其擾,最後老師只好請小女生把桌上所有的文具都收光光,但沒想到上星期麒更誇張,居然上課到一半忽然回頭去打了一下小女生的頭,小女生滿臉錯愕,老師當然很慎重的處理,請麒搬到後面去一個人坐,好好想一想自己的行為,過了幾天等到麒比較平靜時,老師想請麒回來坐,沒想到麒居然一口回絕,他的理由是:「一直被人家唸,好煩,自己坐後面比較好」,老師再進一步引導他和他詳談,麒才說:「我真的控制不了,就是會想要一直動、一直摸東西、拿東西,我還是自己坐後面比較好」。
 
聽完了真是心裡一陣說不出的滋味,老師說麒打人家的頭很確定並不是生氣或報復,如果是生氣、起衝突還好處理,但他真的就只是因為無聊、好玩,真的就是控制不了,甚至已經影響到他的人際關係,但唯一安慰的是他似乎越來越知道自己的狀況,現在我們能幫他的就是讓他認識自己、覺察自己、進而控制自己
 
在學校是影響上課秩序和人際關係,而在家中要教導一個注意力缺失的孩子,真的是非常挑戰的事情,因為他不像一般孩子說一遍、兩遍,或換種方法解釋就會懂,而且氣人的事,你明知道他已經理解了,但為什麼就是一直答錯呢?然後大人的音量就會越來越大、語氣越來越激烈,最後很可能又是以一場親子戰爭收場。
 
那天等到他委屈的上床睡覺,我跑去躺在他身邊抱著他,告訴他:「媽媽可能知道你發生甚麼事了,你的小腦袋有個地方需要幫忙,因為它常常讓你不小心就分心了,跟媽媽小時候一模一樣」,麒愣了一下,忽然掩著面哭著說他已經努力了但還是考不好,好難過,我抱抱他,等他平靜後,繼續說著我小時候悲慘的故事,然後我告訴他:「你知道還有誰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嗎?」他搖搖頭,我告訴他像是他認識的愛因斯坦、莫札特、游泳天王~菲爾普斯、邱吉爾、比爾蓋茲…這些名人都是過動症,但是因為他們很努力,後來也找到幫助自己的方法和自己的熱情所在,所以他們成功了,媽媽也是啊,雖然以前念書時這麼的慘,但最後因為發現自己好喜歡唸幼兒教育,所以發憤圖強、專心的不得了,甚至放下一切的到國外去唸幼教碩士,我們只是辛苦一點,但不表示就是笨或是失敗者,這樣你懂了嗎?
 
而自己會走上幼教,最初的初衷就是想為孩子們發聲,因為在求學階段的種種委屈,讓我非常能同理小小孩的種種不安、需要與說不出的無助,我相信這些挫折對我而言最後都化成了養分與動力,讓我找到人生的方向,並如此享受著和孩子們單純的生活,當幫助到孩子時我也能感到無比的成就與喜悅。
 
麒似懂非懂的點點頭,我知道對他而言,除了需要慢慢學會和ADD相處之外,更需要的是大人用正向的態度幫助他、肯定他、找到他的優勢,很多的過動症到了成年甚至伴隨著憂鬱症等其他身心病,因為他始終沒有被人群接受,其實我自己在青春期時因為怎麼努力都考不好,也曾有過「不如死了算了」的念頭。
 
雖然還沒有到醫院得到確診證明,但我想以我對ADD的切身了解,大概也八九不離十了,而在陪伴麒繼續長大的過程中,我相信當初那個被傷到體無完膚的小小我,也許,可以透過陪伴麒的過程,重新再活一次。
 
我們不笨,也不是壞孩子,只是需要有人了解我們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