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部落
Mella的幸福蒲公英
分類選單

紐約,我第二個家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十年前紐約市政大樓前結婚照V.S.十年後-資產加入三個小孩
我是一個從小到大都在台北長大的孩子,就連大學都住在家中;大學畢業後工作了兩年決定出國念書,申請到紐約念幼教碩士,因此在紐約算是我真正第一次離開家獨立生活。三年,在漫長的人生中也許只占非常小的比例,但在紐約的這三年,卻發生了很多甚至影響到我之後人生的故事。
 
離開紐約後的第十年,我又再次踏上了這塊令我充滿回憶的土地。進到地鐵中空氣裡瀰漫著我再熟悉不過的味道,那是種令人不怎麼舒服的味道,因為太多的流浪漢在車廂內逗留休息,讓這些異味竟也成為我對紐約的記憶之一;紐約隨時充滿各式各樣的氣味,走在街上濃濃的古龍水、大樓中努力讓空氣好聞些的芳香劑;印入眼簾的是像個破舊工廠的地鐵站,人們隨興的把小垃圾丟進軌道中;夜晚人煙稀少時,就算有老鼠在裡面穿越都不足為奇;情侶們在路上不經意的擁吻著;驚鴻一瞥可能是你永遠不敢穿在身上的顏色或款式;耳邊聽到的是呼嘯而過的消防車夾雜著震耳欲聾的喇叭聲,或黑人大驚小怪的嘻笑、叫罵聲;紐約讓你的感官完全沒有可以休息的時刻。

而紐約人的表情總是好像一切都沒甚麼大不了的,也許是因為這個俗稱大蘋果的城市,外來人口與觀光客比當地人還要多,融合成一種獨特的文化,讓紐約客總認為自己是獨樹一格的紐約人而非美國人。
 
我看著身邊來往的紐約人,想起曾在這三年中和我有過交集的人們,坐在我對面一個褐色頭髮綁著馬尾的氣質女士,讓我想起那一年我帶過的一個名叫Jack的小男生的媽媽,耳邊似乎還聽得到她每天早上親切和我打招呼的聲音;遠方那位個子挺高有些年紀的猶太裔婦人,讓我想起和我沒太投緣的園長(人生豈能盡如人意嘛);金髮碧眼的漂亮女士,像是那幾年我最好的瑞典籍朋友Asa,當年還有另一位是從哥倫比亞來的助教Nubia,我們三個不但共同擔任同一班助教,更是無話不談,讓我的異鄉生活多了友誼的滋潤。

記得在零下十度的紐約,下班後街道仍被大雪覆蓋著,寒冷的空氣似乎可以迅速把水結成冰塊,我們三個因為實在太冷,就說好要用最快的速度從學校門口跑幾條街到地鐵站,一路上彼此笑鬧奔跑的聲音是我對紐約最鮮明的一段記憶;失望挫折想家時彼此擁抱、互相打氣,讓我在紐約擁有許多充滿溫度的難忘回憶。
 
好快,四天的紐約之旅就這樣結束了,十年前在紐約相識、結婚的老公,用心安排了這趟旅程,沒有三個小蘿蔔頭的打擾,手牽著手走過我們曾經一起住過的公寓、努力K書的學校圖書館、最愛吃的餐館、最愛逛的大街小巷…,十年了,有些商店早已物換星移,但更多的公園、街道像是老朋友般的依然熟悉。越洋電話中,老公承諾著兒子十年後要帶他們一起來,紐約,再見了,我的第二個家,我們十年後見,我會非常非常想念你。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