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a的幸福蒲公英
分類選單

以孩子為鏡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左麟右麒在清境農場

...當我們看不順眼要求孩子做改變時,其實得先看看根源是哪裡來的,如果他有一個愛捉弄人的爸爸,就不要期待他到學校不會去捉弄別的同學;如果他有一個習慣對他吼叫的媽媽,可能也很難要求他在發生衝突時不會對別人亂發脾氣...
      學校每間教室都有養魚,這群魚最初是從太陽班繁殖出來的,學名叫做「桃太郎」是慈鯛科的魚,我的辦公室也幫忙分養了兩隻,起初我以為桃太郎的習性是比較溫和的,因為常看到Nancy老師餵牠們飼料時,牠們總是慢條斯理地享用,但到了我辦公室之後,卻覺得牠們怎麼性子變急了,吃起東西來好快、好猛,直到有一天在餵飼料時我忽然恍然大悟,原來在太陽班時,Nancy老師總是很耐心的等牠吃完一顆再丟一顆,而我總是沒耐心等待,急著要去做其他的事,所以就一次丟全部的量下去,桃太郎因為怕飼料被濾水器吸走或被同伴吃掉,所以就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趕快吃光,久而久之連性情都改變了。
 
    有了這個體悟之後我也發現為什麼家中兩兄弟總是那麼沒有耐心了,就如同學校另一個老師分享的,她女兒被問到媽媽最常對她說的話是甚麼時,想都不想就脫口而出:「就是『快點!來不及了!』」
 
    當家中第三小孩就有這麼一點好處,因為媽媽有了之前養哥哥的錯誤經驗,所以現在只要還沒有到遲到的臨界範圍,我就會耐著性子等妹妹上車、脫下書包放好、繫好安全帶,問一句「好了嗎?」,接著再關上車門;很多時候我會試著轉移注意力,忍著不催促她,讓她慢慢完成手上的事再去做下一個工作。
然後我就慢慢發現妹妹做事的仔細與完整度的確比哥哥來得好,也不像兩個哥哥只要誰先準備好在門口等出門,就大聲對另一個吼叫嫌太慢(完全跟媽媽一個樣)。

     隨著孩子年紀增長,我越來越常在麒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落東落西,做事求快不求條理,常常得花更多的時間去修正或是去尋找失物;然後有趣的是在麟身上看到我先生的影子,當麟在責備麒的漫不經心、粗枝大葉時,彷彿聽見先生在叨唸我的情景,在這樣的情境中更提醒了我,除了當下努力讓兩兄弟的爭執能平息之外,更常想到的其實是自己給了孩子怎麼樣的身教學習。
 
    所謂的「身教」就是這樣吧?每次當我們看不順眼要求孩子做改變時,其實得先看看根源是哪裡來的,如果他有一個愛捉弄人的爸爸,就不要期待他到學校不會去捉弄別的同學;如果他有一個習慣對他吼叫的媽媽,可能也很難要求他在發生衝突時不會對別人亂發脾氣,不論是魚、是狗還是我們的孩子,我們教了再多,告訴他:「只有大人可以,你們小孩就是不行」都不可能有用的,只有當我們自己想通了,改變了,孩子才會有成長的機會。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