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a的幸福蒲公英
分類選單

傷痕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這封信寄給了校長,卻始終沒有回應,我把人名處理後放在這和大家分享,也許慢了些,但真的希望這樣的故事不要再發生在任何一個孩子身上。
該不該貼出這封信,其實我躊躇了很久,在事情發生的當下,出於保護學校的心,我只有分享一小段內容,但是這幾天看到發生在babyhome網站上一位小二媽媽的求救信,內容居然是班上一位輕微過動孩子影響到他的孩子,所以這位媽媽沒有念在這個孩子是弱勢家庭,由阿嬤撿資源回收維生而放他一馬或給他一些善心協助,反而是招集了四位家長一起和學校與這位阿嬤談判,要求這個孩子轉班,阿嬤當然淚流滿面不知所措。
 
看完之後內心非常悸動,不過是半年多前的回憶忽然都湧出腦海,聽說麒之前的那個班二下又有人轉出,我其實有些後悔是不是那時就該挺身而出為孩子們發聲,甚至打電話到教育局反應,而非懦弱的選擇轉校。
聽說在我們轉校之後,這位家長還有到隔壁麟的班上說:「老師,兩兄弟都轉走了,恭喜妳啊!」讓麟的老師驚訝不已。
 
前幾天麒回家告訴我班上選模範生,他居然是同學提名的五個提名者中一位,最後雖然沒有當選,但當我聽到時真的是有想掉淚的衝動,真的很感謝新的學校與老師願意給麒機會,讓我和麒麒又重新有了信心,雖然孩子還是不完美,但終於又重新看到屬於孩子的美好。
 
這封信寄給了校長,卻始終沒有回應,我把人名處理後放在這和大家分享,也許慢了些,但真的希望這樣的故事不要再發生在任何一個孩子身上。
 
親愛的李校長,您好;
 
我們一直希望有足夠的力量與智慧,可以陪著孩子成長。
 
這次我們還是很懦弱的選擇逃開了,轉學當然是非常不得已的選擇,但想要轉學的心,其實我們比孩子還要強烈,也許是出於對教育的執著甚至到了有些潔癖的地步,讓我們對於一些不合理的對待,真的是陪著兒子被傷到體無完膚。
 
我們永遠不會忘記老師在電話裡說的那句:「你們最好是趕快去做些甚麼,不然開學時的家長日,其他家長會對你們怎麼樣,我就不知道了!」聽完這句話我們真的是當場傻住,只有愣愣地再確認一次:「老師,你指的是只有我們家麒麒嗎?」老師不置可否的回答:「對,就是麒」。
 
我們實在沒有辦法了解是甚麼樣的深仇大恨,可以讓一群大人去威脅一個七歲的孩子,還有一直這麼努力在配合的我們,只要老師需要晨光媽媽,媽媽再怎麼不方便,都排除萬難的前往;老師說要情緒教育類的課程,媽媽就寫了四頁的教案,並親自上場帶著全班玩遊戲、做美勞;老師說要開會討論兒子的事,我們就想辦法排休假,準備完整的筆記和資料與老師分享;帶著兒子到醫院評估;花昂貴的學費到EQ營上課,真的很想問:「到底我們還應該要做些甚麼??」
 
爸爸在工作百忙之中,硬是挪出一整天陪著兒子戶外教學,放眼望去全班出現爸爸作陪的能有幾個?老師交代的事,我們都盡全力的配合,從不在兒子面前否定任何一句老師說的話。兒子對同學開玩笑說:「要刷卡才能過去唷!」這樣被老師記一個叉,只要集滿兩個叉就是罰背弟子規一篇。數不清多少個早上,我們都是全家一起陪著兒子背弟子規,因為不背就是被罰不准下課,這是兒子最怕的處罰,一個學期下來,整本弟子規全被老師罰完了。
 
有一陣子輔導室的老師介入,讓麒有個地方可以喘口氣,給了他一些鼓勵與信心,他也能比較心平氣和的接受處罰,沒想到班上有家長直接去指責輔導老師,說她「沒有嚇阻到小孩,小孩居然自己說想去輔導室,所以根本沒有幫上忙」,讓老師難過到想申請轉調到體育組。
 
教育應該是讓孩子能找到改善自己的方法,既然行為有所缺失,輔導室老師的作法讓麒有個窗口表達情緒、並且自我修正,但老師及某些家長卻把行為不良當作犯罪般惡行來量刑,認為輔導室太溫和,應該轉往訓導處「受罰」。
 
然後幾位家長繼續質問老師:「送到訓導處孩子才會怕是沒錯,但是老師,妳能把他放在訓導處多久??」老師接著把這樣的對話丟給我們,告訴我們:「對啊,訓導處的人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做,不久他又會送回教室,怎麼辦??」
 
每一次的電話都讓我們心疼到腦袋一片空白,沒有當下理性的處理,而是不斷的處罰與喝止孩子的偏差行為,然後打電話給家長告狀,請家長回去好好處理,我們真的不懂,到底還可以怎麼處理?
 
三天兩頭的告狀電話,接到媽媽得開始吃抗焦慮的藥,知道我們的孩子可能有過動的傾向,但我們更知道孩子是敏感而善良的,老師常常當著全班的面羞辱他,或是大方地、鉅細靡遺地和其他家長分享兒子所有難以控制的情緒表現,他都聽在心裡,但還是告訴我他喜歡他的學校,這麼好的學校、這麼用心的校長,還有我們最愛的生態環境與足球訓練(超感激鄭爸爸對麒的包容與教導),沒想到最後居然會讓我們這麼的失望。
 
當媽媽告訴老師,同樣身為老師,不論是被傷害或是傷害人的學生,都應該有基本的隱私保護,這是做老師的基本素養也是對孩子的尊重,沒想到老師回答我們:「
喔!反正我不說,回去其他孩子也會說啊!」如果孩子沒有了老師保護的利基,把他曝曬在家長的輿論下,一個七歲的孩子該如何承受。老師的職責應該是要幫助還沒有準備好的孩子,能夠更成熟地面對問題與衝突,而早自習時間常常是讓好幾位家長來間接監督班上的狀況,一直到老師都開始上課還捨不得離開,那麼我們得質疑這樣非教育專業而給予老師的建言,能有多少實質的幫助。
 
其實就在剛入學不到數周,竟然聽到老師轉述家長們指指點點地告訴媽媽說,哪個小孩是亞斯伯格症、哪個可能是過動症,我們家麒麒應該是高功能自閉症,這些就連專家都需要數年時間判定的特殊需求學生,卻在家長的建言下,全都套上的病名,家長的過度參與,對孩子到底是福還是禍?
 
所以要轉學的,其實是我們,我們已經對於這樣的班級氛圍感到害怕、焦慮與失望,我們多麼希望有足夠的力量可以陪伴著孩子,在任何環境中都能成長,但漸漸明白我們的力量有多麼的渺小,渺小的沒有辦法改變任何一個急於保護自己孩子或是自己清譽的大人。
 

教育最後如果只剩下「趨吉避凶」,我們實在很難想像孩子長大後的社會,會變成甚麼樣子。
                                                                         麒爸媽留 2012.8.21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