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a的幸福蒲公英
分類選單

和自己內心的那個小孩和好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最愛的三個寶貝
 
半年前就預約黃素娟老師的「兒童的依附關係」,一個周末的課程終於不負期望的上完了,好感動也好滿足,在這整整兩天的課程當中,我又重新檢視了一次自己內心的狀態,就算是在大學時就修了不少家庭與婚姻和諮商的課,但十年後回頭再看,一路還是跌跌撞撞的,只是在碰撞的過程當中,偶而當初在學校輔導中心諮商師為我種下種子所開出的小花,會小小的迎風搖曳一番,讓我不至於完全失了方向。但當了媽之後面對自己的孩子又是另一個故事,這故事中夾雜著另一個來自不同家庭的伴侶,一切似乎又有了新的開始。
 
    但很多觀念在老師一點之下,我就又回來了,也許人、事、景已全然不同,但如同老師所說的「我們常常在亂射情緒的飛鏢,還有也不斷不自覺接住別人的飛鏢往自己身上捅(對於自己的需要與想要分不清也常是問題的根源,常造成明明是對事卻變成對人的結果)」,最倒楣的當然就是我們手無縛雞之力的孩子,父母煩躁時被罵、父母工作壓力大被罵、做出和父母從小習慣不同的事被罵得更慘!

更糟的是,當他們被罵時,他們是全然接受大人所給的所有指責,心甘情願的降低自我的價值,甚至很多偏差行為(說謊、粗心、不專心、暴怒…)不由自主的就跑了出來,結果當然是惡性循環,被扁、被海K、言語暴力、被羞辱甚至被虐待,而真正該自覺得難道會是這批孩子們嗎?
 
    第一天上完課回家因為翹一整天的「媽媽班」,回家得補償老公帶小孩的辛苦,所以平常由爸爸負責幫哥哥們洗澡的工作,再累當然都是逃不過的。
才剛開始幫麟洗澡,他就忍不住尿在浴缸中,這也就算了,我勉強能了解這是男生的惡習,但他居然半開玩笑的想亂噴,這可惹惱我了,「浴缸是我在刷耶!你在搞甚麼鬼啊!」疲憊讓我更忍不住馬上破口大罵,他可能沒想到我會這麼大聲、反應這麼激烈,有點嚇了一跳,我接著霹靂啪啦的數落他一頓,本來還想繼續用各種語言發洩不滿,但想起老師的叮嚀,雖然還在生氣,還是停了下來,因為我知道在氣頭上講的話有多傷小孩,但我還是告訴他「我現在很生氣,所以不想和你講話!」。

麟先是繼續說話試探我一下,看我真是鐵了心不說話,他想和解但看得出不知道怎麼辦,所以出現一些耍寶的表情,看起來像是想逗我笑,我一邊幫他擦身體,一邊忍不住笑了出來,我用浴巾包住他,拉他過來緊緊抱著他,他也毫不猶豫的緊抱著我,我只告訴他下次別這樣了好不好?他點點頭,我想這就是素娟老師說的『修復』吧!孩子雖然有做不對的地方,但我也應該為我過度的反應感到抱歉。
 
    老師告訴我們不要怕關係的「決裂」,因為這是不可避免的,但請你一定要盡力的去「修復」它,而所謂的修復不是最後把他又抓來告訴他「我這次雖然原諒你,但是希望不要再有下一次,你要知道家是大家的,我們啊要一起維護,而且啊!媽媽刷浴缸好辛苦啊….」這不叫修復關係,這叫做說教和威脅!回想一下你自己的成長經驗吧,有多少次你願意不再犯是因為大人的「說教和威脅」,再想想你願意改變的那些時刻,那才叫做『修復』關係。
 
    晚上麟上床睡覺,我哄完妹妹後,跑到他床上靠近他耳邊說「就算爸爸媽媽再怎麼罵你,都是愛你的」,他聽了居然帶點疑惑又開心的問我「真的嗎?你們很兇很兇的罵我時也是嗎?」,我很肯定的在他耳邊輕聲的說「是的,不論如何,爸爸媽媽都是愛你的」。

我一直以為孩子一定都知道我們對他們的愛,如果不是素娟老師提醒,我可能會忘了去修復孩子身上插滿了我們射飛鏢留下的傷,而做父母的如果沒有辦法自覺當孩子某些行為「惹惱」你時,那個根源是何在時,就可能永遠走不出這個循環,更有可能原封不動的包裝好我們父母給我們的傷,繼續傳下去給我們世世代代的子孫們。
 
    天下真的沒有不是的父母嗎??我們在課堂上有非常多的討論,也確定這絕對是錯的,父母當然有權力訂定有人性的家規,但也應該有彈性且不放任的使用它,在壓力下屈服的孩子只會帶著怨與恨轉移到其他的行為上,甚至之後就形成了報復、自我毀滅,讓一切無法收拾。
 
    你壓抑你的孩子嗎?我的答案居然是肯定的,尤其是這陣子我剛好徹底的在檢討由於原生家庭給我的種種,造成我在教養孩子時的不安與軟弱,所以想努力往威權的方向走,不准我的孩子頂嘴,甚至有時不准他們問為什麼,就是得要服從,但總覺得孩子並沒有往溫順的路走,反而造成更多的親子衝突。

好在當我正疑惑時,素娟老師給了我答案,原生家庭傳給我們的種種,我們是該有自覺的停止他,和自己內心的小孩對話吧!問自己為什麼老是在這個點過不去,是因為爸爸曾說了甚麼?媽媽小時候做了甚麼?讓你一看到類似的情形就抓狂?當你恍然大悟時,我相信一切就有了轉機。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