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a的幸福蒲公英
分類選單

斷奶之路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我想,是準備的時候了。
 
照片是左麟右麒 在淡水的咖啡廳

我想,是準備的時候了。
 

餵母奶餵了十個半月,終於動了想斷奶的念頭,一方面是過幾個月可能要回去上班,一方面是生理和心理上都開始有些不堪負荷。兩個小傢伙現在會用力拉扯和咬我的乳頭,每次提醒效果都不好,前幾天讓我乳頭上再次長滿水泡,雖然已經慢慢習慣這樣的疼痛感,但想斷奶的念頭卻是越來越強烈。

大前天我開始做餵奶次數和時間的登記,在努力的控制之下,從早上八、九點起床到晚上十一點睡覺總共餵了八次的奶,本以為可以順利的減少頻率,沒想到這兩個小傢伙硬是用夜奶,把不足的次數全都要了回來,那個晚上好像又回到兩、三個月時的他們,幾乎是一離開我的乳房就哭,想要斷奶的決定,他們是懂的。

昨天下午帶出去阿媽的朋友家玩,麒麒玩累了,吸兩口奶就睡著了,把他交給阿媽,再陪著睡醒的麟麟玩,平常就比較黏的麟麟這兩天更是黏得厲害,玩一會後,我盤腿坐在地上和阿媽的朋友聊天,麟麟馬上過來趴在我身上,抬起小臉盯著我,看我說話,沒多久就縮到我懷裡,小臉靠在我身上,緊緊的抱著我,以為他睡著了,結果一看,兩個小眼睛睜著大大的,只是很認真、很認真的在聽媽媽的聲音,繼續和大家聊天,麟麟也繼續動也不動的抱著我,過了好久我甚至想會不會是生病了,因為調皮的麟麟出門從沒有那麼乖過,摸摸他的額頭,並沒有發燒,看到溫順的像個小貓咪的麟麟,讓我有些心疼。

幾乎每天都會去拜訪的母乳網站上,有好多的媽媽都在為餵母乳而努力,有些甚至餵到兩三歲,讓孩子們自然平和的離乳,看了好生羨慕。其實也很想繼續撐著,到現在都還在兩條路上掙扎,因為好愛看他們想吃奶時撒嬌的模樣和吃奶時的滿足笑容,尤其聽到他們一聲聲叫著「ㄋㄟ ㄋㄟ」,更是讓我享受到為人母的獨特性與不可取代感。

但靜下心來問自己,什麼時候會是最好的放手時機,我想應該是時候了吧!判斷的標準單純到自己都覺得訝異,因為就只是不想餵了,覺得兩個寶貝可以走到下一步了。 和一位蒙氏零到三歲的老師聊到斷奶的問題,她很溫和的笑了笑,然後告訴我,其實孩子對母奶的需求到一歲就差不多了,剩下的應該是媽媽的需求吧!

我很認真的思考著她的話,甚至去圖書館借了好多的書回來研究,的確在一本專業的心理學書上看到建議餵到七、八個月就足夠,「在那些哺乳時間過長的孩子身上,我們總是發現一種困難,他們無法完全享受自己的攻擊能力,而總是在表現出攻擊性之後,出現自我懲罰的需要。…」,反覆讀著這有些艱澀的翻譯,大概的意思就是因為當他們有咬的慾望時,就會想咬乳頭,但總會被大人斥責,造成長大後可能出現自我懲罰的現象,這樣的分析感覺有些斷然,但也讓我擔心。

其實,我不喜歡「斷奶」這兩個字,總覺得「離乳」聽起來溫和多了,但沒想到還是可能得選擇「斷奶」,也就是半強迫式的讓他們停止吸母乳。

我想沒有一個人或是一個研究理論,可以百分之百的告訴我餵母奶餵到多大是最好的,端看我們母子三人的決定,對我而言,一歲應該會是最好的斷奶時間,因為他們已經可以從其他的食物中攝取營養,雖然母乳中還是有珍貴的成分,無法取代,但更重要的在心理層面來說,是時候讓孩子離開對媽媽乳房的依戀了,我是這麼想的,但斷奶之路還真是崎嶇艱辛啊,每踏出一步,我的腳步似乎就更動搖了些,這大概是我這個媽媽養兒以來最大的功課吧!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