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英雄電影部落
分類選單

火戰車 (Chariots of Fire)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導演:休‧哈德森  (Hugh Hudson)
演員:班‧克羅斯 (Ben Cross)
伊安‧查理森 (Ian Charleson)
英國 / 1981年 / 120分鐘 / 普通級
得獎:1981年奧斯卡七項提名
獲 最佳影片、最佳原著劇本、最佳原作配樂、
最佳服裝設計等四項大獎擊敗《金池塘》《烽火赤焰萬里情》
  1981坎城影展最佳男配角 - Ian Holm
1981年英國電影學院獎 最佳影片

◎ 劇情簡介

可以引用導讀,但請註明出處:http://blog.sina.com.tw/hero_movie/

願一份心意能對你有所助益


哈洛‧亞伯拉罕的父親是一名成功的金融家,他的哥哥則是英國名醫,而他剛進入劍橋大學就讀,只是總覺得社會環境始終因他是猶太人而有不悅的眼光。

他的反應當然是直接還擊。像學校的接待員稱他為小夥子,他立即糾正他應稱他為先生。打板球時同學故意裁判不公,他就氣得哇哇大叫。而他真正的優點是具有短跑的天賦,甚至在短跑記錄中無人能出其右。

而在蘇格蘭的傳教家庭中,有一名叫艾力李杜的年輕人,他在愛丁堡大學唸書,雙親都在中國傳教,但他也具有更強烈的短跑能量,他的妹妹珍妮不希望他繼續在田徑場上奔馳,應該回到教堂。艾力解釋他若在田徑場上獲勝是為了榮耀神。

在一場比賽中亞伯拉罕小輸艾力李杜,這使得亞伯拉罕幾乎自暴自棄,而他在唱歌劇的女友歌頓軟硬兼施地鼓勵他,再加上亞伯拉罕遇上了一名職業教練墨沙比尼,希望能助他在奧運會上奪牌。

亞伯拉罕聘請教練的事被學校知道了,校長義正嚴詞地糾正他,因為學校雖重視體育,但卻是業餘的不得以職業的態度來應對。亞伯拉罕立刻辯解:身為劍橋人,終身是英國人,但他也明言不喜歡校長懷疑的不忠誠或者背叛的事。

終於到了奧運會,地點在法國巴黎,亞伯拉罕不僅要面對自己國家的短跑高手艾力李杜,更得面對全世界跑得最快的美國選手:伯達、費治及史高治三名高手,但第一天比賽是在星期日;艾力李杜堅持在安息日不上場比賽,當時英國王儲威爾斯王子立刻與奧會主席、領隊等出面安撫勸慰艾力李杜,但他以信仰為由堅持不出賽,在無法解決的同時,隊員安迪自動退出四百公尺低欄比賽,如此就能讓艾力李杜出賽了。

星期天的比賽亞伯拉罕果然不負眾望,展現了訓練成果,一舉奪魁,英國舉國上下興奮沸騰。而第二天的四百公尺艾力李杜也使盡渾身解數贏得金牌。

亞伯拉罕與墨沙比尼在酒館慶功,但顯然他對這場競爭有了完全不一樣的看法。

◎劇情分析

不管從那個方向來切入,有關運動的影片總是相當吸引觀眾,尤其在最後終點站的決勝負之際高潮迭起,幾乎是票房的保證。「奪標」是一齣曾經相當風行的影片,相信觀眾記憶猶新。但一九八一年這部「火戰車」雖然敘述的也是一群參加奧運會選手的故事,但在最終決勝負的同時,「火」片卻也提供了運動員的另類思維,從這個角度來看,火戰車可以列名為經典也就不足為奇了。

種族問題也是一個重要的關鍵。亞伯拉罕猶太人身份的問題在英國依然是老生常談,不僅同學給予異樣的眼光,甚至學校單位及校長都難逃這個窠臼。亞伯拉罕或許是因為父親是白手起家而且是成功的銀行家;而他的哥哥也是一名成功的醫生,基於這些條件,亞伯拉罕才被考慮獲准進入劍橋大學吧?!而亞伯拉罕的特長是短跑,雖然劍橋大學也鼓勵學生參加運動,但並非著眼在職業的面向。學校認為透過運動可以讓學生取得健康、合作、忠誠的觀念。這樣的立足點顯然是相當正確的。問題是猶如亞伯拉罕所問的:既然比賽就是要贏,如果只是陪襯地玩玩,那倒不如退出比賽。

為比賽而比賽的亞伯拉罕原本以為他的速度在英國是所向無敵,但在與蘇格蘭的一名牧師較量後卻輸了兩步。這下幾乎讓亞伯拉罕當場退出賽跑的場地,從此高掛球鞋,因為他上運動場是為了贏不是為了輸的。

這應該是思考的角度與面向的問題。如果可以比較的話,安迪這個角色就有趣多了。他是一名豁達的公子哥,他專攻四百公尺低欄,在家就有草地可練習,甚至在低欄上放置香檳,雖然有些奢華,但他卻是對運動抱持最敬意的人。由於艾力李杜堅持不在安息日比賽而陷入僵局,安迪為了大局著想,毅然決然放棄自己的比賽。

或許也是這個緣由,否則亞伯拉罕與艾力李杜也必須同室操戈,如果還是由艾力李杜獲勝,那亞伯拉罕有可能今生與金牌絕緣。這也是為什麼亞伯拉罕在獲得勝利後,反而沒有任何的欣喜,因為這層層的改變都是另一種思考的延伸與可能性。

亞伯拉罕憑的是一股堅持的力量,或許他在傳統的社會壓抑之中,必須表現出更優秀的體魄與能量,否則絕對無法在瞬息萬變中尋獲超人一等的佳績。一切種種似乎只為了向世人證明猶太人的實力與優秀。

正因為太過執著,當在短跑中感到來自蘇格蘭的艾力李杜是個像一陣風的男人,亞伯拉罕似乎也不得不對這位對手肅然起敬。一度想退出的亞伯拉罕若非在女友歌頓的鼓勵,以及教練森‧墨沙比尼的教導下才又燃起一線生機。亞伯拉罕的教練是義大利與阿拉伯的後裔,這也因為種族問題受到劍橋大學的質疑。

英國在某種角度是個自大又驕傲狂妄的民族,但你也不得不欽佩他們的專執,凡是一絲不苟、重視紀律與忠誠,而既然牽扯到忠誠,所有的種族議題便必須被提出來檢視一番。亞伯拉罕如此;墨沙比尼亦復如是…。

艾力李杜又是另一種情形,他的家庭在中國傳教,艾力李杜當然也想繼承父親的傳教事業。但當他發現自己有著上天賦與他的速度時,他認為在跑道上的勝利榮耀都應該歸給上帝。但妹妹珍妮可不這麼想,她認為這將使艾力李杜愈陷愈深。但艾力深具信心地回答她:「我相信上帝創造我有一個目的,是為了中國,但祂也讓我跑得快,我跑,能感覺到祂的喜悅,我若放棄,如同對祂不敬,這不是玩樂,贏,是為了榮耀祂,對此我責無旁貸。」

艾力李杜與亞伯拉罕的出發點,背後都有著一股沉重的負擔。須知一山還有一山高,我們假設如果艾力李杜與亞伯拉罕都在比賽中無法在最後奪金,那這會是神的旨意嗎?

艾力李杜信奉基督教,他的堅持似乎來自天啟,他曾經得到指示?否則為何如此自信?一切都來自從心中全力湧現的爆發力量。

其實這兩個人的生命態度都是有問題的,因為當肢體全力以赴時,都是與內在真心有著真妄和合的關連性。種族與宗教的問題只是在順當的機會中被提出來,以作為掩飾自己在全力以赴之後的虛脫與不安。

其實真正的運動員應該是安迪,這位富家子弟毫不做作地讓出自己要參加的四百公尺比賽,這在全世界幾乎找不到第二人,更可貴的是他真的是為自己而跑,金獎獎項他並不計較,因為他的人生似乎早已規劃好了,而當艾力李杜贏得比賽時,坐在觀眾席上的他似乎是比艾力李杜還要高興的。

其實安迪也喜歡歌頓的,但歌頓選擇了亞伯拉罕,他也是以君子謙謙風度接納了。甚至在歌頓最茫然之際鼎力去協助她開導她。

有別於現在的運動員,在廿世紀前葉,運動員的裝備或場地設備都是相當簡陋的,因此他們的成績在十秒四左右是相當驚人的,若有現在的設備之助,相信他們會有更好的成績。但勝負真的是一個必然要擷取的成果嗎?這當然會有許多不同的答案,也就是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該作什麼判斷都是自己內心才有的答案。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