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部落
漫步...
分類選單

六四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西元1989年,民國78年6月4日凌晨,中共解放軍開進天安門廣場,軍隊以機關槍與子彈驅離了廣場上的學生和民眾、以坦克推倒了豎立在廣場上的民主女神像、不顧死活地以履帶碾過了地上的軀體。根據非官方統計,在驅離的過程中,至少有數千民群眾百姓學生死亡,而官方,則至今一直不願公開屠殺的真相與實際死亡人數。這一場最後被武力鎮壓結束,進行近二個月的請願抗議活動,後來被稱為「六四天安門事件」。

那天,電視播出了一段又一段震撼人心的畫面,怎會有人忍心把子彈射入與自己血濃於水的同胞胸膛?而最讓人難以忘懷的新聞,是位不知名人士,隻身站在一列戰車前,阻擋坦克前進,雖然螳臂擋車,卻一點也不滑稽,後來這人下落不明,但他泯不畏死的勇氣,著實嵌入了每個人的心裡。


 
「天安門事件」發生時,我才國二,倏忽十六年匆匆而過。當年的學運份子:王丹、吾爾開希、柴玲、封從德等人,早已各奔東西;掌權的鄧小平、同情學生的趙紫陽,已經逝世了;鷹派如李鵬、楊尚昆等而今安在哉。

其中,當時的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在5月19日凌晨4時50分,前往天安門廣場探視學生,希望學生結束絕食,激動地發表了著名的談話:

「同學們,我們來得太晚了。對不起同學們了。你們說我們、批評我們,都是應該的。我這次來不是請你們原諒。我想說的是,現在同學們身體已經非常虛弱,絕食已經到了第七天,不能再這樣下去了。絕食時間長了,對身體會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害,這是有生命危險的。現在最重要的是,希望儘快結束這次絕食。我知道,你們絕食是希望黨和政府對你們所提出的問題給以最滿意的答覆。我覺得,我們的對話渠道是暢通的,有些問題需要一個過程才能解決。比如你們提到的性質、責任問題,我覺得這些問題終究可以得到解決,終究可以取得一致的看法。但是,你們也應該知道,情況是很複雜的,需要有一個過程。你們不能在絕食已進入第七天的情況下,還堅持一定要得到滿意答覆才停止絕食。

你們還年輕,來日方長,你們應該健康地活著,看到我們中國實現四化的那一天。你們不像我們,我們已經老了,無所謂了。國家和你們的父母培養你們上大學不容易呀!現在十幾、二十幾歲,就這樣把生命犧牲掉哇,同學們能不能稍微理智地想一想。現在的情況已經非常嚴重,你們都知道,黨和國家非常著急,整個社會都憂心如焚。另外,北京是首都,各方面情況一天天嚴重,這種情況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同學們都是好意,為了我們國家好,但是這種情況發展下去,失去控制,會造成各方面的嚴重影響。

總之,我就是這麼一個心意。如果你們停止絕食,政府不會因此把對話的門關起來,絕不會!你們所提的問題,我們可以繼續討論。慢是慢了一些,但一些問題的認識正在逐步接近。我今天主要是看望一下同學們,同時說一說我們的心情,希望同學們冷靜地想一想這個問題。這件事情在不理智的情況下,是很難想清楚的。大家都這麼一股勁,年輕人麽,我們都是從年輕人過來的,我們也游過行,卧過軌,當時根本不想以後怎麼樣。最後,我再次懇請同學們冷靜地想一想今後的事。有很多事情總是可以解決的。希望你們早些結束絕食,謝謝同學們。」


趙紫陽說完,深深地一鞠躬,學生們熱烈鼓掌。誰知道,這變成趙紫陽離開政壇前最後的一次公開亮相,就像謝幕一樣。

「天安門事件」那些在廣場上聚集絕食抗議的學生,一定沒想到,這一場悲壯的活動,間接對世界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促成蘇聯解體、東歐國家共產政權相繼倒台。

那時的我,和每一位同學一樣,每天回家不先作功課,而是打開電視收看新聞瞭解天安門上的情況,這也是少有的一回家就看電視而沒有被罵的情形,那些日子,情緒隨著廣場上的一舉一動而起伏,六四之後,王丹一時下落不明,別班的女同學,還為此掉下眼淚呢!

雖然才讀國中的我們,還不能完全瞭解這一場示威的意義與訴求,卻也跟著哼唱由多位著名作詞作曲人集體創作,卅九位當紅歌手合唱,並偷偷帶到天安門廣場上播放,以聲援示威抗議的學生的歌曲「歷史的傷口」:

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 摀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創痛在胸口 還要忍多久還要沉默多久
如果熱淚可以洗淨塵埃如果熱血可以換來自由
讓明天能記得今天的怒吼
讓世界都看到歷史的傷口


時空已變,現在的音樂人,為了要能在中國大陸表演,如此目的的合作恐怕已成絕響了吧!還記得,班上的同學,還被訓導處派到學校對面的中正紀念堂,穿著雨衣、淋著大雨、舉著大幅的布幕標語,參加不知那個單位舉辦的聲援活動。

幾乎是八九民運的同一時間,地球上的另一角落,還有另一位華人正在奮戰。華裔的網球選手張德培,年僅十七歲,就在四大公開賽之一的法國公開賽(French Open),羅蘭蓋落球場(Roland Garros)美麗的紅土上,靠者永不服輸的意志、拼命飛奔救球的雙腿,連過七關,在十六強賽擊敗了當時世界排名第一的藍道(Ivan Lendl),於6月12日的冠軍賽擊敗當時世界排名第三的艾伯格(Stefan Edberg),奪下華人第一個網球四大滿貫賽冠軍。

如今,歷史的傷口已結痂,張德培在西元2003年退休離開了球場,但生命中那段叫做青春的時期,就這樣,在八九民運的激情和張德培法網賽封王的興奮交織下,除了唸書考試被老師鞭策外,還有了些與別年齡的人不同的印記。而這印記,也許有一天會模糊,卻永遠不會消失。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