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分類選單

《黑熊來了》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以觀眾角度來看《黑熊來了》說的故事,不能算流暢,馬來熊和北極熊段落放到片尾當「彩蛋」,不曉得會不會更順?

然而,我想每位買票進到戲院觀賞《黑熊來了》的觀眾,都不會在乎故事說得流不流暢順不順,跟屏科大黄美秀老師等的研究團隊得翻山越嶺、涉溪渡河,三天才能抵達研究基地,苦候超過一星期等不到一頭中陷阱的熊,反倒陷阱中食物誘餌紛紛遭技術破解偷走的艱辛坎坷相比,電影編排剪輯如何根本小事一樁無足輕重。看著螢幕上,超萌,體型碩大,胸前掛著白色彎月,從麻醉逐漸甦醒的熊,彷彿作了場夢,還昏昏沉沉搞不清楚南北西東,腳步憨憨;又怎知同一隻熊,可以迅捷無倫、靈活矯健地三兩下攀上數十公尺高大樹,甚至在不同樹間移形換影,身手似乎也不遜於獼猴(真的在山林裡看到台灣黑熊,爬樹跟裝死都是没用的)。

我們寶島,有如此鮮活的生物,能不珍愛乎?



被麻醉槍射中的熊吉拉居然没睡死,忽地伸掌襲擊獸醫,即使是在西門町
in89豪華數位影城,宛若有三十排座位MTV包廂的第九廳,也造成僅有的五位觀眾不禁驚呼,產生小小騷動;又或者,當牙痛母熊與南安小熊順利野放,引發了滿滿感動,希望牠們能就此走上生坦途。紀錄片,也可以很有戲劇效果的。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