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分類選單

92120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被強暴又持續的震盪驚醒,先是上下抖動,再來前後左右搖晃,然後三度空間抖來搖去動去晃來。就像,搭飛機遇上連續晴空亂流、坐的巴士司機不斷猛起步急煞停、加上行船海上遇見狂風巨浪載浮載沉的感受混搭在一起。一開始,聽到家中各種器物碰撞聲,隨後傳來破碎響;鋼筋水泥傾軋拉扯扭轉發出各種日常生活絕難耳聞的異音;離奇的是,還聽到水花飛濺宛如雨點從天而降的幻想曲,天亮才發現原來是水族缸發生大海嘯,甚至有條魚遭巨浪抛出,不幸陳屍「陸地」。

顛簸暫歇,驚魂未定。停電了,無法細查災情。取了床頭小手電筒,確認爸爸媽媽平安,媽媽略微回神,提議大家一起睡到爸爸睡覺的和室,是夜,餘震不斷,剛昏沉入夢,大地又打起哆嗦,很難睡得安穩。回想起當時,之所以沒打算逃到戶外空曠處暫避,大概是因為家住13樓,要下樓到平地,頗為折騰,難免憂慮一但途中再遇搖晃,豈不腳軟。

況且,大樓能挺過第一波狂飆,後續應該能確保平安才是,心裡頭也只好如此自我安慰。

天亮後,開始料理善後。客廳一座落地大喇叭仆街,木質地板被砸出一道凹陷;爸媽從金門購回的結晶釉花瓶們「歲歲平安」,僅剩一只完好;廚房眾碗盤因有櫥櫃保護,倒是破損零星;其他受損已沒有深刻印象,大概表示狀況尚可。雖然電力未復,收音機裝個電池,收聽廣播,才知災情嚴峻(有時候比較原始的裝置好像更可靠),聽得心情忐忑。
近中午時,當時在台南念研究所的哥哥終於撥通了家裡電話報平安。下午發生一件花絮般的事,因為停電,房間裡,水族缸濾水和打氣設備停擺,魚群們缺氧奄奄一息,漸漸白肚朝天。不忍牠們就這般因地震送了命,無計可施之下,無可奈何心一橫,把牠們撈到水桶中,打算提到樓下家後巷排水溝「放生」,下樓途中,遇上樓上鄰居,他們樓中樓房型有座小院子有魚池,接納了這群大難不死的魚兒。幾條小魚就這麼經歷了牠們的命運交叉點。


這麼看起來,921地震對我們家造成的物質上損失,遠不如精神上折磨來得嚴重、長期、且歷久不衰。至今在家中一有風吹草動,感覺到輕微搖擺,那怕只是颱風對大樓呼了口氣,都會讓我如驚弓之鳥般疑神疑鬼,害怕這一點點一絲絲的不安穩,又是一次摧枯拉朽的前兆。恐懼在廿年前地震發生那一刻,就已滲透進入深層意識裡了。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