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分類選單

感時傷逝 --《喜劇天團:勞萊與哈台》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雖然台灣片名冠上了「 喜劇天團」四個字,看完片,步出戲院,重回五光十色、萬紫千紅西門町,卻絕少看完一部「 喜劇」的歡愉,反而滿腔喟嘆,抑鬱久久難抒,直到嗑掉一碗趙記菜肉餛飩,在城中區漫無目的地閒逛片刻,才漸漸釋懷。

編劇太高明。沒有選擇以編年流水大傳方式,介紹「勞萊」與「哈台」這對表演藝術史上傳奇搭檔;反倒從兩人演藝生涯末期,最後一趟英倫巡演的過程切入,勞萊、哈台寶刀雖已老,當年勇尚存、也還有雄心壯志編織夢想,然而「滾滾長江東逝水」,一代笑匠也難能抗衡歲月洪流,兩位大師沒有被喪志氣餒擊垮,仍擱置無奈,敬業地散播歡樂,完成既定公演行程。電影從巡迴前幾站,只能安排在沒名氣小型場地,漸次推進,以作秀時流暢的載歌載舞載演,對照場場演出風塵僕僕旅行間遇上的起伏轉折不順利不如意,再夾雜對以往全盛時期的回憶,拍出了英雄遲暮、時不我予的殘念。

也就是這股「殘念」,引我心稀微。

二、三十歲時自以為看得很開,現在四十好幾了,越來越認清對於衰老、死亡這類狡怪(高拐)東東沒那麼豁達。電影末尾,字幕提到,哈台過世後,勞萊仍為兩人演出持續創作劇本,可見也是念舊人。吾非東坡先生,沒辦法「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況且蘇子其實也沒那麼豁達,否則怎會夢到返鄉,夢到「小軒窗,正梳妝」的亡妻呢。順便一提,去年在台灣戲曲中心觀賞國光劇團演出的「實驗京崑文學劇場《定風波》」,唐文華先生幽幽咽咽夢囈般百轉千迴唱出「小軒窗,正梳妝」,終究是讓我眼淚鼻涕都憋不住。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