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分類選單

2018秋杭州上海行--上海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10/31 虹橋車站酒店

順利自杭州東站搭乘高鐵抵達上海虹橋車站,車站地下街簡單用過晚餐,搭乘地鐵10號線列車至地鐵豫園站,前往酒店check-in

預定上海酒店著實費了番功夫。由於個人對國際連鎖品牌較有信心,瀏覽訂房網站卻發現,位置優異靠近景點、地鐵站、與市中心的酒店價格都相當貴;還發現幾間網站評價不錯,價格尚可接受,但過去沒聽過的酒店,猶豫難決,總鐵齒或許能找到更適合的,再回首卻已客滿;最後還是拜託上海工作多年朋友,幫忙訂了她總是安排家人客戶入住的中星君亭酒店。



中星君亭酒店鄰近豫園站,往來虹橋車站及機場,搭地鐵不用轉換路線就能到,當然去名勝豫園跟周邊商場十分方便,距大世界站、人民廣場也都步行可達,位置相當好,這是最大優點。我們
入住3008號行政家庭房,房間有點陳舊了,設備還算不錯,挺舒適,該算是商務型吧,浴室僅有淋浴間沒有浴缸。自助早餐份量與選擇性皆足夠,晚上10點至11點還有提供簡單的輕食消夜,餐廳戶外露台用餐區可以欣賞到局部的浦東炫麗夜景,還養了兩條過動狗。

不過我們這間面向人民路的房間頗吵,噪音除了來自來來往往穿過人民路地下道的各式車輛,因為是低樓層又在酒吧正上方,甚至到凌晨2點,仍聽得到播放流行音樂和酒客的嘈雜聲。

另外酒店清潔做得不夠徹底,房間又是木質地板,桌下椅下都有明顯灰塵堆積。從入住第一天,就發現浴室內有一股不知是地板馬桶殘尿、或是管道積累的穢物、還是死老鼠發出難聞騷味,次日向清潔人員反應,晚上返回酒店時得到改善,誰知第三日又故態復萌,想想我們只有晚上待在酒店,而且在房內只要把浴室門關上即聞不到味道,只好忍忍就過去了。餐廳許多餐盤、馬克杯都有破損缺角。走廊與大廳燈光太暗。只給一張房卡,我們3人入住,諸多不便。顯示酒店不夠大器、大方。 不知道為什麼,酒店房客幾乎都是外國人,連續幾天餐廳吃早餐時,左右鄰桌都是金髮碧眼的西方遊客。




11/1
酒店
→上海城市規劃展示館→陸家嘴圓環→浦東濱江大道→東金線渡輪→新天地→酒店

天氣很好,爸媽決定走到上海城市規劃館。回想起來,不知早上這決定是對是錯,早上走太多,導致傍晚再也走不動。落實的行程與原定計畫(請參見《2018秋杭州上海行——計畫)也有些許差距。





真的真的,這日的行程,除新天地外,不過在上海地鐵1號線、
2號線、10號線前後兩個車站區間內,真的沒多遠。這範圍堪稱上海市中心,而就在人民公園、人民廣場邊邊的城市規劃展示館,可說立地市中心的中心,規模不小,須門票但值得,很適合作為第一次造訪上海的人,第一站去拜訪。參觀過新加坡城市規劃展覽館、以及上海城市規劃展示館,深覺台北探索館真應該更用心佈展、維護。





黃浦江右岸,也就是浦東一側的濱江大道,鋪設得寬敞好走,而且禁行汽車和電動機車,慢跑、散步皆宜,也規劃有自行車道,更是隔江眺望外灘那排落成於租界時代有若露天建築博物館icon般的大廈的良好位置。上海市當局,在濱江大道上面江第一排優越位置設置了多處營業空間,租金收入想必很補。用租金收入補充維護公共設施的經費,是很有生意頭腦的作法。



這天最有意思的行程,就是搭了兩趟東金渡輪,先從浦東東昌路渡口搭渡輪到浦西金陵東路渡口,接到朋友通知要開車來接,於是又搭回東昌路渡輪站。晚上朋友帶我們到新天地,享用了台灣發跡到上海展店的乾杯燒肉。看著整間台日混血燒肉店裡,中國客人談笑風生、酒酣耳熱,舉著日系啤酒和沙瓦乾杯,頗有種只能意會的奇特趣味。


11/2 酒店→1933
老場坊
四行倉庫→思南公館田子坊衡山坊→車遊武康路周邊車遊靜安寺周邊→酒店

上午9時師傅準時來酒店接載,上車坐定後問我們一句:「要先去哪裡?」聽此一問不由得一愣,我們報名參加的是客路KLOOK探訪文藝老上海」一日遊,網頁上已列出行程,照表操課就是了,何以有此一問?原來官網注意事項備註的可根據實際情況和司機溝通調整行程,總路程不可超出80公里」不是寫假的,於是就請師傅在原定景點外,就近載我們去參觀了四行倉庫、開車繞了路旁遍植法國梧桐作為行道樹著名的武康路一圈,最後,師傅又主動繞去靜安寺、百樂門讓我們車上參觀一番。





大陸多的是幾朝古都、歷史名城,可惜經過數百、數千年災難風霜、戰亂摧殘,很多舊時城市、街道、與建築都只能靠想像了。雖然在晉朝時已成漁村,並有產鹽,到了明、清更已發展出棉紡織業,但實際要到了1843年《南京條約》簽訂,被西方列強指定作為開放通商五座港口,上海才開始大鳴大放,逐漸躍居遠東首屈一指大都會。甚至因禍得福,列強在租界引入先進的都市計畫概念與建築技術,形成今日市中心城市雛形、留下諸多歷史未久尚未全面崩壞還來得及整修保護的租界時代樓房。同時因曾有過眾多外國人在上海經商居住生活、加上全中國各省分百姓被磁吸到此工作營生帶入家鄉習俗習慣、與本地居民原有的風俗融合後,塑造出特有的「海派文化」。然而隨都市高速成長,更新如火如荼,「浪奔、浪流」之際,新「海派文化」也逐漸淹沒顛覆舊「海派文化」。這一日「探訪文藝老上海」,大抵上就是探訪小部份「海派文化」的舊酒與新瓶。





1933老場坊」前身為清末屠宰場,現已改造成創意產業聚落。這裡最有意思的是當年為宰牲設計,宛如立體迷宮的人、牲分道。立面外牆由方形和圓形構成的整齊開孔,除了美觀,也具有保障牲畜圈舍通風良好的實用功能。「田子坊」為一處弄堂區,巷衖交錯間,各式各樣類型建築混雜,傳統上海石庫門建築最多,據說最初由於某位藝術家入駐其中,陸續吸引了藝術工作室、藝廊、酒吧、藝品店等相關行業群聚,因而慢慢受到觀光客注目,賣土產、服裝、紀念品的店家也隨之跟進,加上原始居民,讓這區塊產生一種龍蛇雜處的唐突趣味,走逛間頗有些探險尋寶的刺激感。田子坊可說是這一日文藝之旅」最有看頭的景點。相對而言,「思南公館」跟「衡山坊」這兩處地處法租界,當年法國人規劃興建,近年又由建設公司整修包裝過的洋房社區,就顯得與周邊街道市容有股距離感。思南公館往年住過不少名人,然而這些名人故居大多被社區管理單位管制在禁區裡頭,閒人不得進入,當然沒得參觀。






原打算第四天上午再抽空去「四行倉庫
」,既然這天師傅願意載,提前去也無妨。謝晉元團長率領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女童軍林青霞,噢不,是楊惠敏,泳渡蘇州河送國旗,是我這年代學生耳熟能詳的故事。四行倉庫就在上海蘇州河畔,被日軍打得轟轟烈烈的西面外牆猶存,內部已整修一新成為可免費參觀的紀念館,展出詮釋角度當然是以共產黨觀點出發,對戰役始末的說明還算忠實,有提到蔣委員長發表廬山談話,也有楊惠敏的手書和照片。




11/3
酒店
豫園、城隍廟、及周邊商場→和平飯店→外灘→外白渡橋→酒店

先講這天回到酒店倒在床上的感想吧:如果只來上海一天,或是來上海期間只有一天得閒,想看看上海的模樣,那就走一趟我們這天的行程吧。








豫園為上海僅存的中國古典園林,面積不算挺大,然而中式園林本就精緻、重佈局細節,又設計了峰迴路轉的參觀動線,繞一圈就花掉二、三個小時,很耐看,加上城隍廟、及周邊商場,整個走下來就用了超過半天。豫園及城隍廟商圈真的人潮洶湧,特別是九曲橋人擠人讓人有些憂慮,那些仿古建築也毫無美感可言,然而這商場可說聚集了全上海知名小吃名產伴手禮總店分店,午餐就讓我們吃完大壺春再外帶一盒南翔小籠包,口味嗎,坦白講,一間不如高記;另一間遠遜鼎泰豐。要聲明我們吃的南翔是商場裡的分號,也許九曲橋旁的本店口味會較優。






其實我們只在和平飯店對面的黃浦江畔看了看,然後走到外白渡橋,實在沒有體力細覽整排萬國建築群,這樣算不算到過外灘,也說不上來。和平飯店和外灘大家都太熟悉了,也沒什麼好多說明介紹。總之,不管在電影中、電視裡、還是書本雜誌網路上透過別人的照片,看過太多這排每一棟都大有來頭的建築;看過太多從浦西這頭遠望浦東摩天大樓群的畫面;到了上海,沒到此一遊,免不了若有所失,感覺空蕩蕩的吧。









11/4
酒店→上海博物館→酒店→虹橋機場→返台


上海博物館是臨時安插的行程。本來想找上海美術館,上網遍搜不著(若有上海達人看到這篇請協助解惑?),只好退而求其次,再說上海博物館就在人民廣場,離我們住宿酒店很近。為什麼要臨時找個地方參觀?一方面,原本計畫用來打發掉去機場前零碎時間的四行倉庫前天已經去了;另一方面,朋友提意邀我們午宴,媽媽不想再讓人破費,故而以此為由婉拒。

11/4星期日,博物館安檢門大排長龍,托父母兩老的福,用了特權走優先門入館。上海博物館展品係以中國古文物為主,有一特展展出美國近代畫家作品。時間精力有限,沒有鉅細靡遺地參觀,整體來講,以一座直轄市級博物館,館藏算豐富了,然而真正的寶貝,應該都被國家級展館蒐羅去了吧。

搭地鐵前往虹橋機場搭機返台的過程一路順利,這天飛機也沒誤點。首次中國大陸半自助行沒發生什麼意外,替下回出發增了點信心。








2018杭州上海行--上海照片精選:

https://photos.app.goo.gl/M5SDGrVff7E465i96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