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分類選單

《HERO》第二季第一集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十六年前被控殺警死刑定讞的鄭性澤先生,去年再審改判無罪確定後,向法院請求冤獄賠償。法院裁准依每日補償四千元,共計補償一千七百二十八萬八千元。



前兩天看到這則新聞,想起最近又再重播的日劇《HERO》系列。《HERO》第二季第一集裡,木村拓哉飾演的檢察官久利生公平,抓到了在居酒屋毆打店員的現行犯,警察發現犯人指紋和將近十五年前發生的被劫首飾價值高達十三億日圓珠寶店強盜案中,歹徒遺留現場作案用榔頭上採到的指紋相同,但因為沒有其他決定性證據,即便距離十五年法律追訴期告終的日子越來越近,久利生仍不願就此起訴嫌犯。

劇中有一段,久利生在居酒屋請老闆尋找被毆打店員應徵時履歷表,順便幫忙串肉的橋段,老闆一邊翻箱倒櫃,一邊和久利生聊到媒體熱播的這件珠寶強盜案,木村拓哉針對為什麼不逕行起訴嫌犯有番表白,完整文字記不精確,大意是:如果沒有周全證據就隨便起訴疑犯,輕則讓嫌犯得不斷跑法院,影響人的生活、工作、社會觀感甚鉅;重則造成冤獄,毀了嫌犯一輩子。因此,檢察官守則第一條就是,沒有鐵證如山,絕不可以輕率起訴,寧可縱放也不能錯殺。

鄭性澤案即為鮮明例子。不僅鄭一生精華時光都賠在獄中;殺警案真相,若非當事人願意開口,有可能永遠埋沒;而且鄭坐牢四千三百多天獄中吃住、以及冤獄賠償金全部都要由納稅人埋單。
如此三輸局面,都是因為當初警、檢沒有搜集萬全充份證據,甚至有可能以非法刑求手段逼迫嫌犯自白所致。

初看《HERO》第二季,覺得老調重彈,新鮮感不再,邊際效應遞減,遠不如第一季題材新穎、生動有趣。近來再度、三度重看,發現此系列言之有物,每集都有想闡述的執法者理念或是法律概念,而且劇情編得合理,背後肯定有一組司法從業人員團隊擔任顧問,協助出謀劃策,與有些竭澤而漁的「續集」不可同類而語。

第一集,客串首飾強盜嫌疑人、與居酒屋傷害案現行犯的,是演唱《さくら(櫻花)》的森山直太朗。沒想到歌手演技也不賴。差不多三年前吧,看過一部電影《歌舞伎町24小時愛情摩鐵》,片裡飾演僥倖逃過司法追訴期通緝犯的松重豐,在《HERO》第二季扮演川尻部長。川尻部長在第五集中,有一段向來地檢署校外教學小學生,說明檢察官職責使命的談話,非常令人動容。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