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分類選單

2017基隆變不變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王傑,不是唱《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那位,是同名同姓的畫家,2017年底,在基隆市立文化中心舉辦畫展。
 
我們搭乘最直接的交通工具——基隆客運「1551新店←→基隆」班車——前往,十幾廿年未曾汰舊換新的車款,彷彿預期中的基隆市容。
 
畫家王傑,擅長以水彩擷取基隆角落風光,速寫功力卓越,然作品多為小品,很快就參觀完畢。時間也不早了,於是轉進仁愛市場。
 

在仁愛市場尚未名氣鵲起之前,朋友領我第一次造訪,簡直就像走入基隆人的胃般興奮。大型傳統市場必然都有幾攤熟食舖子,以滿足菜場從業人眾和常客,基隆仁愛市場熟食攤位又格外具規模,甚至超過大部份百貨公司美食街。原因除了現有建築為合併仁愛、博愛兩座市場腹地興建,本來就攤商眾多之外,附近又有北台灣最大的崁仔頂漁市,漁販、糶手、工人、學徒們,從半夜忙到凌晨,結束工作後,總要有個處所填飽肚腹,近在咫尺的仁愛市場便佔了地利。
而且這些主顧客群原本就靠著果菜魚肉營生,沒人不是識貨大行家,想在這市場靠料理立足,沒個三兩三,恐怕站不穩腳跟。


 
已過了正常午餐時間,市場裡不少做吃的攤商店家都打烊休息了,我們吃的加園壽司平日也只不過營業到下午四點,後來續攤的美華牛肉麵倒有做生意到晚上七點。加園壽司該算所謂的「台式日本料理」,不講究菜餚極度精緻,由於近水樓臺,老闆又重視,食材倒很新鮮,手藝調味都不錯,尤其香魚甘露煮,入口即化的口感、和甜甜鹹鹹的滋味,實在涮嘴,忍不住多點一份,叫瓶清酒來配。
至於美華牛肉麵,我們點的牛肉湯麵疙瘩,湯頭與麵疙瘩都普普通通,不需特別記上一筆。市場二樓近來陸續開了幾間咖啡攤,也許下回可挑家來試試。


 
隨後,我們沿仁四路、忠三路走到底,打算對據說過完農曆新年即將拆除的中山陸橋做一番最後巡禮(根據近期新聞,在當地居民反對下,是否按原定計畫拆除,仍有變數)。被金豆咖啡老闆娘稱作「舒淇橋」的中山陸橋,因為侯孝賢在電影《千禧曼波》片頭,安排長髮及腰的舒淇,於夜色中,輕快地、舞蹈般地、手刁著菸、不時笑著回頭地走跳而過的經典畫面,成為迷幻祕境地標般的存在。「舒淇橋」要在強烈日光斜照時,光線自兩側,欄杆延伸往上支撐遮雨頂蓋的柱子與頂蓋形成的一個個弧形窗框間射入,投影出橋面上綿延光影時最是綺麗,這天可惜天公不作美(照片為2015年造訪時拍攝)。中山陸橋連結中山一路與孝四路,橫跨地下化之前的基隆火車站鐵軌和月台,是鐵道兩側人車往來的重要通道及捷徑。然而如今鐵路地下化與新火車站工程皆已完工啟用,尤其行人利用新火車站大廳穿越前後站方便又容易,還有電梯可搭,「舒淇橋」人行功能已可取代,等到新車行道路也通車,整座中山陸橋就真沒什麼保存必要了。




 
漫步往「舒淇橋」途中,一位着輕便運動裝大哥,不知道從哪裡冒出,從哪些特徵看出,正佇足十字路口等紅綠燈的我們並非在地基隆人,親切地向我們介紹:「基隆的路很好認啦,基隆三十年不變。」聽此一說,不覺莞爾。基隆腹地有限,丘陵海港環繞下,平地更是狹小,道路沒辦法修得寬敞,銜接中山高起點與貨櫃碼頭的數條高架道路又如章魚觸角般穿越市區。加上人口稠密,樓宇櫛比鱗次、密密麻麻,空間更形逼仄。對地方父母官而言,推動都市更新,恐怕比修補魚網還更治絲益棼,吃力不討好。何況,當今台灣早已非大破壞大建設的時代了,不單社會上普遍對個人權益極重視,房子不能說拆就拆;政府的財政狀況也不允許。然而,若是反向思考,歐洲、中國大陸、日本等地區,都有不少城鎮,以它們中世紀、明清時期、或是江戶時代建築聚落為特色,甚至成為觀光賣點,招徠眾多旅客。由此可見,城市面貌除舊佈新,未必非得將歷經歲月洗禮的老屋全拆了不可,就算本身安全堪虞的老建物,也可嘗試於公安、市容和記憶間找尋兩全其美的對策。



本日壓軸一站,落腳前文提到過的金豆咖啡。忠三路金豆咖啡,正式全名叫「金豆咖啡品味迴廊」,可說是金豆咖啡唯一分店。故事是這樣的:跑船父親下船後,在忠四路陸橋下畸零一角開設金豆咖啡「本店」。多年後,兒子接手,傳聞陸橋要拆除,抱持狡兔覓新窟的打帶跑想法,租下忠三路這座有著精緻立面上年紀的透天厝作為新店面。結果,快十年了,老店陸橋依舊在,新店也紮穩根基。目前,忠三路金豆咖啡一樓經營咖啡店,二樓當成展覽活動多用途空間運用。曾在某網站文章看到老闆受訪時說:「其實咖啡廳本來就需要人去堆積這家店的靈魂。」其實一棟房,一個社區,一座城市又何嘗不是。基隆本是座順著山海地勢而建的城市,也許順勢而為會更容易。不好意思啊,寫了半天以下這三句才是真重點:金豆的焦糖肉桂捲上桌前再被烤了一回,外酥內實香噴噴,好好吃。






 
回程搭台鐵。基隆車站新月台相當舒適。嗶一下悠遊卡進站乘車,雖然車資半毛沒少,卻多了股莫名快感。哈!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