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分類選單

愚人節及次日,高雄晃遊雜談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2018愚人節及次日,為了某些私人俗務,高雄二日行。
 
首日,從近中午抵達高雄,到用完晚飯,幾乎都待在和高鐵站連結的新光三越左營店,沒什麼特別事足堪記述。當晚,只是過夜,事先訂了位於獅甲的高雄「勞工教育生活中心獅甲會館」入住。



說起來這獅甲會館,設備陽春簡陋,房內只有床和床頭櫃、梳妝台、幾張椅子和電視等簡單傢俱,電視只有兩個頻道可看。浴室也就是馬桶、洗手台和單純蓮蓬頭,而且要自備盥洗用具。面勞工公園房間,凌晨五、六點就有晨運音樂自窗外傳入呼喚你醒來。除了登記入住退房,沒什麼服務可言,我們那天住宿的房間,垃圾桶垃圾居然沒清。但價格真的便宜,三人房一晚700元,除睡無大事的話超划算。獅甲會館位在勞工公園一側,穿過公園即抵獅甲捷運站,縱使沒開車也交通方便,但並沒有對所有民眾開放,入住得準備可證明勞工身份的證件,細節可參考官網。
 

4月2日一早起床,才開始探索勞工公園周邊。去了同學推薦的甲仙碗粿肉粽吃早餐。同學味覺可靠。此店碗粿實在,土魠魚炸得酥脆可口,羹湯味道不錯,不是南部常嚐到的甜滋滋囗味,然而花生粽花生不多,也吃不出粽葉香,畢竟一顆粽子二、三十塊錢,也無需要求太苛。
 
勞工公園周邊賣吃的不少,有早市,附近還有好市多、家樂福、IKEA等幾座大賣場。離幾處看點:三多商圈、高市圖總館、高雄展覽館、85大樓、台鋁商場、夢時代、輕軌、草衙道等等都不遠,觀光機能還不差。
以上列舉的最後兩者──輕軌和草衙道──就是這天晃蕩漫遊的兩處「目的地」。利用等候親友會合空檔,我們從前鎮之星搭上輕軌,坐到終點哈瑪星,再坐回頭,從站體、車廂、乘客、到沿途風景,像土包子進城,看一切都新鮮。輕軌車速不快,慢慢悠悠,駕駛一度靠站時還忘了解開門鎖,導致乘客按了開門鍵也打不開門無法下車。我不知道,以通勤而言,同樣從凱旋站,或地面的輕軌前鎮之星站出發,會選擇搭紅線捷運在美麗島站換橘線捷運至西子灣?還是搭輕軌慢慢凸到捷運西子灣站隔壁的輕軌哈瑪星站?但毫不懷疑,比起搭乘地下鐵,在路面行駛的輕軌有意思多了;反過來說,卻也好奇,即使高雄輕軌全線通車了,能擔負的大眾運輸能量究竟有多大?




 
輕軌行經靠近愛河出海口,鄰近海邊路接五福路、光榮碼頭及真愛碼頭一帶,正在大興土木,幾處基地分別施作著旅運中心和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等工程。
旅運中心完工後應該能提供郵輪停靠與觀光客出入關及接駁更便利更完善服務;至於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實在難以想像如何將「海洋文化」與「流行音樂」串在一起,至少以台灣流行音樂界的能量,只要使用費用與規定不離譜,應該不至於淪落成蚊子館。
 
高雄港運量大不如前,就算在過往運量名列世界前茅的巔峰時期,港邊必然也有些難以利用的畸零地,這些土地釋出給地方政府興建公共工程,作更有效利用,理所當然。只是想不通,高雄該算是這半輩子住過第三久的縣市,海邊路是從西子灣出學校走五福路,往自強夜市或成功路漢神一帶,以及連結中華路、成功路向南行的近路,時常路過,不知該歸究於記憶散失了,抑或是以往未曾留心,還是過去港務局用圍牆阻隔了起來,居然毫無印象港邊有大塊空地。回想起來,大學時候懵懵懂懂,有興頭的事物和如今不盡相同,離學校最近的鼓山、鹽埕兩區是高雄最早發展地帶之一,左營孕藏豐富眷村文化,卻皆未曾深度探索。


 
回到凱旋再搭捷運二個站抵達草衙,2號出口外就是大魯閣草衙道購物中心,也是和親友約好會面的地方。離峰時段高捷月台空盪盪,整座凱旋站月台層彷彿只有我們仨候車。車箱裡頭也只坐不到半滿。拖著大行李箱,大概是要到小港機場搭機的乘客比例頗高。


 
現在已成實體通路普遍營運慘淡的時代,除了大量增加餐飲占比企圖提升來客及坪效外,草衙道這樣結合遊樂園、購物商場與運動設施的模式,可說別出心裁,或許國外類似先例不少,古早古早以前高雄大統百貨頂樓也附設有遊樂園,但草衙道在當今台灣應屬獨一無二。不知道大魯閣公司經營這座購物中心是賺是賠,前陣子好像有看到新聞,他們將賣場部份委託給了新光三越經營。總之,希望草衙道能順利持盈保泰營業下去。畢竟在網路上縱使能買到萬物,然而就算運用上VR設備,開起越野車也不可能真被水霧噴濕;遊戲開發師也不見得能設想到,乘旋轉木馬時,在鄰馬安排一位嚇得哇哇叫,卻又滿臉興奮期待的小小孩。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