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分類選單

最佳劇情片 ——《血觀音》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2017年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提名了《大佛普拉斯》、《血觀音》、《相愛相親》、《輕鬆+愉快》、以及《嘉年華》五部影片。其中前三部已在台灣上映,去年底打鐵趁熱,接連著看了。
  台灣金馬獎模式介於美國奧斯卡獎與歐洲三大影展之間。比較像奧斯卡獎,只要在過去期限內符合特定條件的電影皆可報名;評審方式則有別於由動輒五、六千位影藝學會會員投票的奧斯卡,而更接近柏林、坎城、威尼斯等三大影展,由十幾位專業人士(連同初選共有三十幾位評審)決定得獎者。縱使如美國奧斯卡擁有堪稱數千位評審,都被公認有特定偏好,更何況只有少數評審的金馬獎,誰能入圍甚至獲獎當然容易受當屆評審口味左右,再加上評審團主席和成員每年都會更動,因此,不但鉅作落馬、或是大爆冷門的情況都不乏前例,能否生逢其時也是有沒有機會站上鰲頭的要件之一。
 
用了一整段,就是想表明,由於能不能得到金馬獎,除了本身表現優秀之外,跟機運也大有關係。
所以,到底誰拿下2017年金馬獎最佳劇情片?《血觀音》拿獎是否名符其實?我毫無意見。說實在的,因為另外兩部未曾看過,根本沒資格表示意見。只是想在看完《血觀音》後,就自己看過的這三部,表達一些自以為是的看法感想。
 
三部電影中,《大佛普拉斯》以實驗手法,說一則邊緣人物苦中作樂的故事,荒謬的外盒包裝了悲天憫人的情懷,開放式結局試圖發人省思,之前99%片長鋪陳出的戰略縱深卻未必能給那麼多啟發;《相愛相親》為了交代三代女人基於成長時代與生活背景產生的個性與命運差異,著墨了許多細節,影響電影節奏,但是在劇情層面上,於三片中卻是最完整的,也拍出了足以打動人心的力量;《血觀音》深度刻劃人性,特別是人性醜惡那面。
片子裡諸位女角心機深沉、各懷鬼胎、腹黑算計,過河拆橋,「一山還有一山高」。演員們表現可圈可點,活靈活現地詮釋了何謂「自私」、何謂「狡詐」。在眾人壞事幹盡之餘,卻彷彿能從為惡之際發掘出一點人性的光輝。「狡詐」只是手段,「自私」的目的在利己,孟子說:「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親疏有別」乃天生本能,耍壞的出發點只是「為自己人好」。於是,母親不惜代價不擇手段為自己人博上位、大女兒為了至親只能倚仗女人天賦本錢、小女兒江湖閱歷尚淺,唯一的武器就是年輕撐得久。
 
忽然領悟,《相愛相親》與《血觀音》不約而同講的是三代女人的故事。
 
個人以為《血觀音》的缺陷在於有些天外飛來一筆的對白台詞,不明所以且好像沒必要,或許還佔到了原本不該刪去的橋段的篇幅。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