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分類選單

《瘋狂世界》十八啦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如今,台灣應該沒什麼人在慶祝七七盧溝橋事變,抗戰爆發80週年;同日,卻有人會記得一個樂團發行第一張專輯18週年,以此為行銷哏。微妙。


 


五月天發行《第一張創作專輯》時,正在馬祖服役。從文書兵放的CD中聽到《瘋狂世界》時,憤世嫉俗感頓時倍增,當真就像歌詞寫的:
 
我好想好想飛
逃離這個瘋狂世界
 
可惜那時我們幾近插翅難飛,只能趁著週末到山隴圖書館翻翻一週份報紙、或是過期雜誌,重溫一下人間。
當然,那時的馬祖,樸實遠勝台灣,瘋狂的,僅是那被鐵絲網及漆上迷彩水泥牆包圍的世界。我已算比較幸運,藉著職務之便,到過了防區各個駐軍島嶼,甚至連現在觀光大開,遊客也不易去的高登、亮島。所以,最後一次離開馬祖,選擇搭飛機。真的飛離了,天空上,我卻下意識閉上眼、搖搖頭,試圖驅離那一絲依依不捨。
 
踏入社會多年,發現「部隊是社會的縮影」這句不知誰創造的格言竟是如此傳神。跟部隊比起來,工作遇上的鳥人鳥事,著實沒有最鳥只有更鳥,鳥到無極限。渡過了無數鳥日子,再聽《瘋狂世界》,好像那種想要「逃離」的衝動,那種超脫遁世的嚮往反而淡了。如不是因為看破了、認了;大概就是因為,更世故了,同流合汙了,變得跟他們一樣鳥了。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