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分類選單

《隨筆北投》寫到的普濟寺參道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雷驤先生於這本《隨筆北投》中,幾次提到普濟寺,其中,以這一篇讓我印象最深,別有所感:
 
 
        《禪寺》
 
    普濟寺的山腳下,及觀光攬勝的風景通道,鬱鬱蔥蔥的林木掩映著,瀝青舖路上時時灑著白色光片。一條石板階梯折向山腰的禪寺方向,入口卻沒有甚麼山門等等誇大顯眼的事物。
 
    有薄霧的一大清早,少年寺僧握著竹帚柄,自頂端逐級掃下來,就看見一對男女歇坐石級中途沉默無語的戀人,寺僧便繞過他們。這一對情侶自某年初冬起,便固定在此幽會。
 
    落在青苔滿布的石階上的枯葉,其實甚少,灑掃不過是出家人修行日課罷。現在少年寺僧返身往寺的方向拾級回走,輕提著竹掃帚,周身微微沁汗,在灰白僧衣裡的底裡。
 
    登上寺院平台,大殿永遠肅穆的平展視野,右側一座亭子哩,石刻的地藏王菩薩一手握錫杖,一手托抱嬰囡。
 
    少年回首再看,頃間那紅塵即落在石級之下,隱約自雜木林隙間透過來的山道上了。
  台灣許多傳統寺廟宮社,為了招徠信眾,方便市井小民朝拜奉獻,經常會興建在城鎮中心,同時修築得美輪美奐雕梁畫棟,讓芸芸眾生不由得心生孺慕,覺得自己若是虔心信奉,就會受到神明庇佑,有朝一日定可以心想事成:住好房子、過好日子、往生極樂世界。從這樣的角度來看,台灣廟宇和歐洲城市的大教堂,還頗有些異曲同工的相似特質,應該是兩地的宗教主事者英雄所見略同吧。
 
普濟寺雖不在市中心,離鬧區卻不算遠,尤其鄰近區域假日遊客泡湯客健行客人車喧囂,然而一登上寺前參道,也就是前面引用雷驤先生文中提到的石板階梯,就彷彿有效隔絕了俗世紅塵。除了當初建寺時規劃格局奏效外,能保持莊嚴靜肅,跟佛寺本身定位也有關係。
曾在部落格前文《青年節,軍艦岩下新北投》,簡短描述了對普濟寺的印象。讀到雷驤先生此文,覺得作者不但持畫筆是速寫大師,也是文字的速寫高手,寥寥數筆,清晰勾勒出普濟寺的味道。
 
最後一段,不知何以總讓我聯想到出家人思凡的故事。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