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分類選單

爵士與摩門教的鹽湖城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我喜歡觀賞電視上的運動比賽轉播,有閒情的話,幾乎所有運動來者不拒,通常是從客觀欣賞的角度,不特定為競賽的那一方,或那一位選手加油。除了中華隊和台灣運動員外,從小到大,唯一曾經由衷專一地心儀過的球隊,大概只有十幾廿歲時,持續關注的NBA猶他爵士隊。
 
之所以支持爵士隊的理由,一方面由於服氣他們一招行遍天下的打法;一方面也是欣賞John Stockton這位當時爵士隊兩大台柱之一的球員。他在NBA眾家肌肉棒子中身材小號,卻能靠紮實球技、智慧帶點狡獪的腦袋、以及強悍心志,闖出非凡成就,足以激發我輩同樣不起眼的平凡眾生,「有為者亦若是」的不服輸精神。關於Stockton與球隊的彪炳戰績,我在2009年他獲選入名人堂時,寫過一篇《聞John Stockton入選名人堂有感》,可為參考,於此不再贅述。



只不過,「既生瑜,何生亮」,在爵士最顛峰的90年代後半,遇上「神之手」阻路,也只能徒呼奈何。夠資深的球迷大概都會記得,1998年總冠軍賽第六戰,最後21秒Jordan先是抄掉Malone的球,然後在剩下7秒多時,於罰球線附近不露痕跡推開防守的Russel跳投中的,進了致勝球,拿下第六枚冠軍戒指。事隔十多年,至今於Youtube上重看當年影片,仍然認為這球Jordan犯規了,爵士輸了超嘔!可惜往事只能回味,不能重來,耿耿於懷也於事無補。
 





因為曾是猶他爵士粉絲,鐵定要利用這次路過鹽湖城,前往爵士隊主場到此一遊。
體育館離我們投宿的市中心旅館僅有兩個街區距離,一早人車稀稀落落,馬路不算寬,人行道規劃得當,雖然有遊民三三兩兩,街頭仍保持得乾淨,沿路有一些看似拓荒時代留下的火車站之類的建築,現在大多成為商場,天空一片湛藍,連朵雲也沒有。去年十月才簽新約冠名成Vivint Smart Home Arena的猶他主場,建築本身方方正正,沒有甚麼特殊誇張超現代的外貌,簡直和球隊建軍策略一般樸實。七月初正要舉辦夏季聯盟,體育館正面玻璃帷幕上貼著Summer League和參加球隊logo,球場周圍路燈上掛著宣傳旗幟,此外,跟爵士隊有關的視覺圖騰字樣少之又少,低調得可以。






 
在鹽湖城,摩門教恐怕才真是家大業大。
摩門教聖殿在此,周邊建物座落數個街區,統稱作「聖殿廣場」,包括可容納二萬人的會議中心、教會圖書館、歷史博物館、辦公大樓、行政大樓,固定舉辦音樂會的大會堂、聚會廳,楊‧百翰的昔日官邸與故居,以及整座廣場園區自己的二處遊客中心。參觀園區時,不時可見穿著素衫長裙(或長褲),胸前別著母國國旗胸章的年輕男女,正在擔任導覽,或著四處梭巡(沒騎腳踏車),親切地跟遊客打招呼寒暄,其中別五星旗的有幾位,沒見到別青天白日旗的(不知是沒人別還是不行別),倒是和一位媽媽是台灣人的德國女孩小聊了一下。
 
顧名思義,鹽湖城肯定跟鹽湖有關。鹽湖城倚靠的這座鹽湖,號稱大鹽湖,枯水期和豐水期的平均面積約有4,400平方公里。嗯,台北市加新北市面積大約2325平方公里,也就是說,一座大鹽湖,相當於雙北市的兩倍大。難怪,飛機從鹽湖城機場都起飛廿分鐘了,往機窗外一看,猶原是大鹽湖顏色奇特詭異的湖面風光。






 
我們順道遊覽了Antelope Island State Park。Antelope Island其實是座半島,也是大鹽湖岸邊僅有幾處可以親水的地點。停下車,走出車外,空氣乾燥,豔陽熾熱,明明是美國內陸,空氣中卻聞得到鮮明的海水鹹味,頗讓人有一種空間錯置的微秒感受,應該非常適合做為防曬乳、啤酒、或任何清涼退火飲料廣告的場景。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