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分類選單

20160404~0411 日本關西賞櫻@京都、大阪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此行關於京都和大阪,最沒什麼好寫。三天行程之中,京都二天一天碰上大雨;而大阪只去了造幣局和大阪城。只好就造訪的景點寫些依稀記憶與感想。


  醍醐寺
  
豐臣秀吉薨逝半年前,在醍醐寺三寶院,舉辦了生平最後一次「花見」大會,邀請了千名賓客一同來賞花。為了籌畫這場盛宴,秀吉動員整修醍醐寺之餘,更親自操刀設計了三寶院庭園。
 
這座回遊式與枯山水複合式的庭院,靜下心來環顧,並無太閣大人給我的俗氣、炫富、土豪印象,反而覺得氣場活潑。大手筆搜羅來的奇石,也能融入庭園的格局造景。唯獨那座金光閃閃,專攻天皇敕使進出的唐門,顯得氣派非凡,卻格格不入,彷彿是座獨立院落之外的建築。
三寶院一般公開的「葵之間」、「秋草之間」、「敕使之間」、「表書院」等,最值得一一細看的是和室紙門上一幅幅襖繪,即使年代久遠彩色已暗淡,仍然看得出畫工細膩,栩栩如生。




 
人說,櫻花季來京都,若只能到一處景點賞櫻,就來醍醐寺。奈何無情的雨,不但能「輕輕把我打醒」,還能辣手摧花。我們無緣一睹滿園春色,只好藉如波浪般時湧時退的雨傘花,遙想秀吉當年,宴會之盛大,花開之璀璨。
 
 
四条祇園
 
四条通鴨川到円山公園之間這段,向來為京都觀光重心。拜大雨之賜,遊客全都擠在寬僅容兩三人併行的騎樓人行道,撐開的傘又擴充了每人的表面積,景況真可用摩肩擦踵來形容。土產店間間門庭若市,鍵善良房還得耐心排隊才吃得到,走在馬路邊也得特別提防,天雨路滑不說,還要小心別被傘骨尖兒戳到。感受並不太輕鬆悠閒。
 
此行觀察到路上穿和服的女孩變多了。別誤會,可不是日本年輕女性守護傳統的執念更堅強了,著鮮豔和服趴趴走的路人甲乙丙,恐怕絕大多數說中文也會通,呃,不,是說台語嘛ㄟˇ通。對於這種現象,我絕不會出於個人偏見以「東施效顰」之類的成語來嘲諷之。
 
 
大阪造幣局 桜の通り抜け






  
作為全日本有數的賞櫻名所,大阪造幣局並非以櫻花花色豔麗、花枝招展、或著櫻木與周遭地景融合出獨特美感而令人流連忘返,每年僅僅開放一週,就足以吸引數以萬計遊客造訪;相反地,這兒的櫻花沒什麼秩序,還頗讓人眼花撩亂。造幣局比較像是專門蒐集展示全世界各式各樣櫻花的植物園,沒來過之前,誰能想像櫻花樹既能命名為雍容華貴美女楊貴妃,也能被叫做惡狠狠的鎮宅驅魔真君鍾馗;既能被褒揚作富態的牡丹,也能被比擬為翩翩的蝴蝶;花瓣除了常見的白、粉紅、桃紅、淡紫等顏色,更有粉黃、嫩綠等稀奇色彩。不想說些老掉牙,諸如目不暇給、大開眼界的讚美之辭,然而,大阪造幣局實在是對櫻花有種莫名憧憬的人,一輩子值得朝聖一次的地方。
 
 
大阪城
 
大阪城是處充滿故事──有史實根據的、以及純屬傳說軼聞的──的歷史舞台,然而,扣除昭和年間重建的天守閣,現在的大阪城,功能更接近一座大公園(這不是廢話嗎,週邊綠地本來就稱作「大阪城公園」)。各地慕名而來的觀光客固然絡繹不絕,本地居民造訪從事各種休閒活動的也不少:悠然拉著三味線的年輕帥哥;遛狗曬太陽的夫妻;拎著啤酒冷飲食物,準備找棵櫻花樹下佔個位子開趴的「沙拉哩莽」和「OL」;還有總是扯著嗓門「啊啊啊」叫個不停,不甘寂寞的聒噪烏鴉們……嗯,烏鴉不曉得能不能算居民,而且也不見得在從事休閒活動就是了。






 
每回出國看到國外城市擁有大片綠地(別說國外,高雄台中亦然),市民悠閒地享用,就覺得好棒棒。台北新北市中心雖然公園也不少,多半都屬於運用公寓大樓巷弄間畸零地規畫的鄰里公園,面積迷你,真正開闊的綠地罕見,大型公園每到週末假日往往人口密度極高,前往未必真能放鬆。常想,若非靠著盆地四周群山綠樹努力發揮作用,我們能夠散心踏青的場所就更少了,空氣品質恐怕也會比現在糟上許多許多。
 
 
京都御所


 
京都御所是日本天皇自十四世紀直到十九世紀1869年遷都東京前的皇宮所在,當然,現有的建築乃是經過多次整修擴充而成。雖說是皇宮,循著參觀動線繞一圈,發現天皇居所低調得令人難以置信,至於有沒有隱藏的奢華偷偷躲在被欄杆紅龍圍起來的房舍深處,就不得而知了。總之,我難以想像,過去那些在時代劇看到的,身穿和體型不成比例誇張官服,臉塗成煞白,一對眉毛畫得突兀,說起話來怪腔怪調的公卿們,躡著腳步走在緣廊上時,和這種建築的形象會有多杆格。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