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分類選單

新加坡、馬六甲遊記──馬六甲篇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馬六甲照片精選
 
來講古了。

西元十五世紀初期,中國的明朝永樂至宣德年間,太監鄭和七度率領龐大艦隊下西洋,最遠抵達東非現今索馬利亞的首都摩加迪休,就是電影《黑鷹計畫(Black Hawk Down)》裡,美軍被打得很慘的那座城市。鄭和下西洋留下的奇聞軼事不少,所到之地直到現在都保有許多遺跡。據說非洲頭目曾經進貢幾頭長頸鹿給鄭和,因為非洲土話的長頸鹿發音近似中國話的「麒麟」,因此被當作祥瑞之物,千里迢迢被帶回中國獻給了明成祖。

鄭和第一次下西洋的時間,比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早了八十幾年;比麥哲倫繞地球一圈的年代,更早了超過一世紀。其目的,學者的看法至今莫衷一是。海上遠洋,較之路上長征,需要更多的科學知識、更進步的工藝技術。鄭和的成就,實不下於漢朝的張騫通西域、唐朝的玄奘取經、或是蒙古西征。

鄭和七次下西洋,六次途經當時稱作「滿剌加」的馬六甲。當時,滿剌加原本是暹邏的附庸國,在鄭和扶植下脫離暹羅獨立,並藉著挾制馬六甲海峽之利,成就了百年的昌盛,傳說滿剌加蘇丹還曾經隨鄭和船隊前往中國朝見明成祖永樂帝。鄭和還在滿剌加設立官廳(公家單位),作為遠航中繼站,一時之間,滿剌加與中國的官方、民間往來絡繹不絕。

即便是,鄭和於第七次下西洋途中身故,官方支持的海上遠征隨之告終,甚至明朝後來還實施海禁,但中國與滿剌加的民間交流並未因此停止。傳說,葡萄牙於西元十六世紀初年攻打滿剌加時,還是利用華人的商船領頭,讓滿剌加人誤以為是友軍而開城,才得以攻克。

其實在鄭和下西洋之前,南洋一帶早已有了華人活動。

葡萄牙佔據了馬六甲約130年的時間,直到17世紀中葉被荷蘭人擊敗,19世紀馬六甲又成為英國殖民地,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日本佔領,1957年,馬來亞聯邦獨立。五百多年來,馬六甲歷經滄桑,統治的政權迭有更替,讓今日的馬六甲呈現出多元文化融合的風貌,也因此於2008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登錄為世界遺產城市。

如今的馬六甲舊城區,馬六甲河左岸,多為西方國家留下的建築和遺跡。小山丘上的聖保羅教堂遺址,堪稱其中代表。聖保羅教堂最初為葡萄牙人興建的天主教堂,後來葡萄牙人自己發現了教堂所在地的地形優勢,在教堂邊又蓋了座兼具宗教及軍事用途的鐘樓。及至荷蘭人來了,山腳下的新教教堂竣工,聖保羅教堂徹底地失去宗教功能,僅存軍事用途,因此聖保羅教堂又被稱做聖保羅堡壘。
英國人進入馬六甲的時候,更是砲轟聖保羅堡壘,導致山腳下原有具護衛功能的城牆幾乎全毀,只剩下一座聖地牙哥城門留給後人憑弔。站在聖保羅教堂前,可以眺望馬六甲海峽,清風徐徐,如果靠著斷垣殘壁的陰影暫時阻卻熾熱艷陽,還頗為涼快。下山坡路另一頭,有區荷蘭人墓地,看了幾塊墓碑,葬在這的也有其他西方人。當年他們不知是被派、被迫、或是另有什麼個別理由,千里迢迢地來到馬六甲,最後長眠於此?他們的後人不曉得知不知道自己的祖先孤獨地埋骨異鄉?每當想到時間長河與空間異域對人的作弄,總覺得奧妙。

馬六甲河右岸是華人聚居的區域,三條橫向街道綿延,縱向短街提供互相聯絡的功能。當中這條叫做Jalan Hang Jebat,又叫Jonker Street,中文管它叫「雞場街」,問了不同的人街名由來,賣榴槤的小販說,因為過去這邊很多養雞場;旅館經理則說,因為街道狹窄又複雜如雞腸,取其諧音而名之。個人是覺得後者比較可信。

最有名的飲食店都在雞場街上,包括三家雞飯粒名店:中華、和記、古城,地理學家咖啡,大寶小食等。雞飯粒其實就是海南雞飯,以前為了挑到碼頭讓工人方便食用,才把飯揉成一顆顆乒乓球大小。我們吃的和記除了雞飯粒外也有散飯,馬六甲跟新加坡的海南雞肉都很好吃,和記的黑豆湯也蠻特別,冰薏米水超級消暑,不過高麗菜一份好少啊,可惜娘惹風味的魚賣完了沒吃到。地理學家咖啡很有特色,即使原封不動搬到台北永康街也不會被淹沒,供應的食物食材講求健康、烹飪全部不添加味精,其實反正娘惹料裡都辣,不必味精就很夠味了。

Jalan Tun Tan Cheng Lock又叫Heeren Street,中文叫「荷蘭街」。荷蘭街上的房子最有看頭,立面開的大大窗戶有荷蘭風格,牆上的裝飾又很東方,特別是門窗上的中文對聯特別有趣,看得出華人在這裡落地生根,而且根深蒂固。雞場街跟荷蘭街上都好幾間同鄉或是同宗會館,對於漂泊海外打拼的人來說,同鄉和同姓同胞間得互相幫助、互相取暖、分享情報、甚至團結起來共抗外侮,才有辦法生存下去,這些會館大概就有這些功能。包括「徐氏會館」、「永春會館」、「福建會館」等都雕樑畫棟,蓋得頗為豪華。真的很佩服五、六百年前的祖先,航海技術不是那麼發達,又不可能有充分資訊,怎麼有勇氣飄洋過海來到異鄉開創新生活?我們現在不過是出國旅行個幾天都要事先再三規畫了!

Hotel Puri(富禮飯店)在荷蘭街上,應該是舊城區裡規模最大的飯店,可以進去參觀照相,裡頭有馬六甲以及飯店歷史的介紹,也有餐廳,供應的餐點可謂fusion,各國風的料理都有,在這裡的露天座位用餐,啜飲啤酒,欣賞飯店內部混搭的建築風格,還頗愜意。

Jalan Tukang Emas也許是最能體現不同人種在此混居的街道了。供奉觀音,四百多年歷史的青雲亭、伊斯蘭教清真寺、印度教興都廟,三者比鄰為居。Jalan Tukang Emas有幾間個性及藝術商店可逛。

每周五、六、日晚上雞場街會封街成為夜市。夜市其實和台灣的沒有太大不同,攤位一樣是賣些吃的、穿的、小飾品等等。這裡的觀光客以馬來西亞人為最大宗,比較多來自中國大陸和印尼的團體客,散客主要是西方面孔,我們在這裡玩一整天(住兩個晚上),都沒有碰到台灣旅客。舊城區裡會講中文的人大約占一半,其餘也多半能用簡單英文溝通,自助旅行難度不大。馬六甲不像是世界各地,包括台灣,有些老城市或老街已經變成純粹觀光用途,這裡是活生生的,因此有趣。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