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部落
漫步...
分類選單

我的鹿港小鎮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以前,羅大佑這麼唱: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
鹿港的街道 鹿港的漁村 媽祖廟裡燒香的人們」


曾幾何時,媽祖廟燒香的人們依舊,一條中山路,也還是那麼地狹窄,老舊的房子,卻早已掛滿了霓虹燈!
雖然如此,那種傳統的氣氛、熱絡的市況、過年時,張燈結綵喜氣洋洋的感覺,是和在台北的感受不太一樣的,那並不是一種例行公事,就像虔誠地在媽祖跟前捻香祝禱,是真心地感謝媽祖一年來的保佑,希望來年也能受到眷顧。

細細回憶,鹿港還是改變了很多,香客大樓已蓋好八年了、瑤林路的民俗藝品風格咖啡店越來越多、天后宮前雜亂的攤販不見了,第一市場黃昏時卻塞得水洩不通……,有些改變是好的,有些改變是不好的,但我的家不在鹿港,本來根本就無權置喙,因為不管像鹿港這樣一個小鎮往哪兒走,都是當地住民為了適應生活集體發展的結果,如此,一個小鎮才有「氣」,不只是一處遍地古蹟的樣版。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
繁華的都市 過渡的小鎮 徘徊在文明裡的人們」


這次去鹿港,龍山寺整修中,這台閩地區二十四處一級古蹟之一,正被支解成一樑一柱,編號清理,準備重組回去。雖無緣再看一回那雕樑畫棟及層層疊疊的八腳亭,心裡卻覺得蠻感動的,我們對待古蹟的態度,漸漸追上國際水準,比較多了尊重,不再是以往的粗暴了。

但不僅僅是不會動的建物,事實上,與生活息息相關的人事物,更是這小鎮的靈魂。吳敦厚一家製作燈籠的精緻手藝、玉珍齋屹立一百二十八年仍不斷推陳出新、老人會館中代代相傳的南管古樂,這些若是流失了,可能比起斷垣殘壁更難找回,雖然是適者生存的結果,但也更令人惋惜。因此我想,除了保存有形的建物,無形的文化該用什麼方式或態度去對待,不使其隨時間的洪流而淘汰,是不是在耗費資源維持歷史古蹟之餘,也能對於工匠技藝這些活的古蹟想些什麼方法讓他們能不受柴米油鹽的羈絆而專心致力的發展下去呢?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