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分類選單

因咖啡【伍】──青田街V1492湛盧Café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湛盧」業務蒸蒸日上,早已不在青田街囉,請勿撲空

青田街老樹樹影婆娑,還有卅幾棟日式官舍是台北市珍貴的文化遺產。青田街的12號,有一家咖啡館,叫做「湛盧」。
  只知道「湛盧」是古代一把劍的名字。越王句踐因敗於吳國,只好將三把寶劍獻給吳王,其中一把即是「湛盧」。

後來吳王無道,「湛盧」居然自行「投奔自由」到了楚國。楚昭王睡醒,發現一把寶劍在床邊(豈不嚇都嚇死了),於是招來著名的劍師風胡子詢問緣由,風胡子答曰:「(前略)一名湛盧,五金之英,太陽之精,寄氣託靈,出之有神,服之有威,可以折衝拒敵。然人君有逆理之謀,其劍即出,故去無道以就有道。今吳王無道,殺君謀楚,故湛盧入楚。」所以說「湛盧」不但是把寶劍,還是會擇良木而棲的劍。

扯太遠了!因為咖啡館的名字和寶劍有沒有相關,不知道!?

「湛盧」位在一樓,同棟地下一、二樓是個叫「旅行與閱讀俱樂部」的組織,提供一些旅遊書籍資訊可免費參閱但不外借,另外也會不定期舉辦旅遊講座,可免費參加。
「V1492」是這個組織的代號:V表示Victory、Venture、Vision三個英文,1492則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那年。這代號大抵上的意思,就是鼓勵人要大膽走出去啦! 吼!講了半天還是沒提到「湛盧」這家咖啡館。

這店的裝潢是利用舊公寓及院子打通連成一氣,雖然如此,店裡也沒很大,大概只有六七張桌子,連吧台十五個位子左右吧。走進窄門,需先登上幾階樓梯才正式進入店內。 靠街道的位子,旁邊是沒有玻璃的,雖用米黃色的帷幕遮掩,依然能看到不寬的街上的汽車行人。另外有一排座位與靠街道的位子呈L型,是由靠牆有軟墊的「沙發」、桌子、和椅子組合而成。L型中間空的那一邊則是吧台。

「湛盧」的所謂「經典咖啡」是用「濾泡式」沖煮的。「濾泡式」不稀奇,原理也很簡單,大概是所有不插電的煮咖啡方法中最簡單的之一吧!?當然要煮得讚也是要一點技巧的。坊間連鎖咖啡店「真鍋」、「客喜康」也都以「濾泡式」沖煮咖啡。難得的「湛盧」採用「桌邊服務」的方式為客人調理。

坐定後,barista會送上menu並協助客人選擇喜愛的咖啡。點好,barista會將磨好的咖啡粉放在濾紙上鋪到濾杯裡,再將濾杯置於透明有刻度的玻璃壺上端到客人桌上,讓客人先有機會嗅聞咖啡粉的香味。隨後barista會拿一個裝有熱水,嘴巴細細長長彎彎狀似象鼻的銅合金水壺,在客人的面前沖煮,同時一邊跟客人解釋。完成之後將濾杯取下,將透明壺的咖啡倒到客人的咖啡杯裡,才大功告成。

「湛盧」的講究,還不只是「桌邊服務」而已。他們在手工濾沖咖啡之前,已將所有咖啡器具,包括杯、盤、玻璃壺、濾杯等都預熱,並且精密計算沖煮各種咖啡豆最適的溫度,以及預估在沖煮的過程中會流失的溫度後,再用溫度計量出熱水裝入銅合金水壺時該有的溫度。一切的體恤,都是為了讓客人品嚐時能喝到最適於欣賞該款咖啡的溫度。 那一天我們一行三人造訪,各點了不同的「經典咖啡」: 我的「湛盧V21」是款綜合豆,由7種不同莊園的咖啡豆調配而成。粉聞起來的味道有巧克力與核桃味,並略帶焦糖香氣。沖成咖啡後,嗅起來如同聞粉的感覺,但更清新。啜飲時可以喝出厚實的口感,不會苦澀,反而蠻清爽,酸味淡,巧克力和核桃味依然,焦糖香卻消失無蹤,配上原味乳酪蛋糕極適合。

另一杯「坦尚尼亞圓豆(peaberry)」,是經過水洗的處理。粉聞起來就酸氣富郁,果香四溢。沖煮完畢後,聞起來果香仍重,同時有些微奶油味。啜飲時似檸檬的酸味明顯但不至太過,重量感仍可感受得到,酸味與重度相當平均,圓潤清爽易入口。

還有一杯「印尼蘇門答臘黃金曼特寧」,粉聞起來就充斥曼特寧的特色──土味與霉味,完全無酸氣,香味豐厚。調理完成後,咖啡可嗅出濃濃的草味。淺嚐一口讓空氣與咖啡在口腔混合,可感覺此款咖啡的厚重,與醇酒可堪比擬,但單寧則僅有微微一些,風味低沈,適合與黑巧克力一起享用。

下次,上網看看對那場V1492舉辦的旅遊講座興趣非凡,到青田街散個步,呼吸城市喧囂中難得的芬多精,聽演講前或聽完演講,就去「湛盧」喝杯咖啡吧!前者可提神避免講座聽一半「渡孤」;後者可回味講座內容,計畫一下何時啟程。

要查詢V1492的旅遊講座內容請參考:
http://www.v1492.org/

要自己動手用「濾泡式」沖煮杯好咖啡,請參考:
http://www.coffeebeans.com.tw/goodcup/jesse_01.htm

青田街老樹、社區與日式官舍的介紹,請參考:
http://www.tpml.edu.tw/blind/cgi/dlpic.php?filename=9302025.TXT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