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部落
傻子的話語
分類選單

余光中--【颱風夜】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颱風遲到,詩人未歸

高歌當泣,當泣血或泣淚?

二十五年,一痛不合的舊創

裂口猶張,滔滔向一夜暴雨 . . . . . .




高高把八號風球吊起,啊海神

聽暴風,驅整個南中國海

澎澎湃,澎澎湃湃,搗一個半島

把黑暗笞起一道道白浪

這樣的夜,枕來枕去不安穩

枕過來遙言,枕過去回憶

一張臉,一切成兩面

冷冷的鼻尖現在是半島

半島的氣候你必須承受

廳左頰搖撼搖撼著風雨

右頰鞭打鞭打著浪潮,兩側都滔滔


不再是輕易驚悸的少年

即使噩夢,也敢於醒著目做

又何用一夜數驚

聽千噚海嘯,應我心血正來潮

東坡水謫,華髮隨一葦飄飄

從前曾富有九州

後來九州留一島

而今一島隔水成半島

而大陸壓眉睫反感到陌生,為何

島在遠方卻分外親切?

又是近重陽登高的季節

颱風遲到,詩人未歸

即遠望當歸,當望東或望北?

高歌當泣,當泣血或泣淚?

二十五年,一痛不合的舊創

裂口猶張,滔滔向一夜暴雨


631018  九龍半島颱風之夜  【與永恆拔河】

 

【註釋】

1、笞:音ㄔ,鞭打。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