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部落
北國の繽紛圓舞曲 《Vanderful Life》
分類選單

♥– 我愛「橘園美術館」–♥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在巴黎,除了「奧賽美術館」外,杜樂麗花園內的橘園美術館(Musée de l'Orangerie)應該是我的最愛。但前幾年到訪巴黎,不知怎麼?! 總是過門未入,這回特意拐進巴黎,主要目的之一就是為了它,能讓我這樣做;可見其魅力之大。

去過「橘園」的人都知道它的佔地挺小,雖小;但空間的優美與館藏的精緻卻是巨大的。在逛多了深受遊人朝拜的大型博物館/美術館之後,屬於「橘園」特有的清幽曼妙氛圍,讓心靈有股被洗滌過、毫無負擔的清爽,在其明媚光影的清新流動中,身軀愉悅遊走展廳;自然融入寧靜祥和的柔美情境,相信這應該是大家之所以愛上它的原因之一。

更重要的是;它有莫內。有莫內晚年所繪的八幅巨大『睡蓮』系列畫作,令它的美麗光環,歷久不衰!

一出地鐵站,見到了睽違近三年的巴黎,雖已無初相見時的興奮之感,但熟悉的景物仍然令我心溫暖。。。



「橘園」位置就在協和廣場剛剛進入杜樂麗花園;往右轉不遠處。雖然已是秋日九月初的上午十點,但陽光的熱力還是頗烈……


杜樂麗花園內的水池,已經開始有老外在烤太陽了(↑↓),再等一兩個鐘頭,陽光越烈;人會越多。




喜歡走到「橘園」之前的兩排梧桐樹,擋住了驕陽,留下了清涼意(↑↓)。

在此閒坐,欣賞此景,一樂也! (↑↓)





橘園美術館(Musée de l'Orangerie)是一處展示印象派畫家及後印象派畫作的藝術館。它位於法國巴黎協和廣場塞納河傍。橘園美術館收集有不少著名畫家的作品,包括有保羅·塞尚, 亨利·馬蒂斯, 阿美迪歐·莫蒂里安尼, 克洛德·莫內, 巴伯羅·畢卡索, 皮耶-奧古斯特·雷諾瓦, 亨利‧盧梭(Henri Rousseau), 恰伊姆‧史丁(Chaim Soutine), 阿爾弗萊德‧西斯萊(Alfred Sisley)及尤特里羅(Maurice Utrillo)等。(資料取自:維基百科)

橘園美術館於1852年建造,做為溫室之用,儲存果樹,之後才改建為美術館,雖然設計現代感十足,但仍保有溫室部分架構。2000年起整建,歷經六年才於2006年重新開館。館藏少而精,是喜愛印象派畫風者的必訪聖地。
 
館藏的鎮館之寶為莫內晚年所繪的八張長幅巨畫「睡蓮」系列,「清晨的睡蓮」和「夕陽的睡蓮」各四幅,分置於一樓的兩個橢圓型展廳。為了達到莫內遺願;得讓作品沐浴在自然光線下;生動展現姿態,展廳設計的半透明橢圓形天頂,能讓光線溫柔灑落,令莫內的睡蓮在光影流動中,栩栩如生地隨波浮動。




坐在展廳中間長椅;是最佳的欣賞距離;能夠領受畫作全面的光影深淺與折射,如此面對畫中漂浮的睡蓮、池畔的垂柳和池上小橋,與水中雲彩夕照之倒影交相輝映,一切彷彿都活了起來,眼簾所見的是立體的莫內花園;令人驚讚的美麗空間!





〔生生流轉 水之漫遊 安藤忠雄與京都的對話〕 (發表人:forgemind.news)
“1965年,初次拜訪巴黎的安藤,當時住在離蒙馬特很近的畫家朋友家裡,在混雜的生活當中,他帶著一種渴望得到救贖的心情,經常前往羅浮宮的分館──橘園美術館,藉由看著雷諾瓦、西斯萊、巴西爾等所謂「耽溺之美」的印象派作品,求得心靈上的告解。就在那時,安藤從莫內的睡蓮系列畫作,看到其除了引用浮世繪的技法之外,身為將水視為精神寄託的日本人,他纖細的體察到莫內畫中有一股與東洋式自然觀交會而相通的溫柔氣氛,感受到「水」正是讓莫內的睡蓮綻放異質光芒的重要元素。”(原文取材自《安藤忠雄的都市徬徨》一書,作者安藤忠雄,田園城市文化出版。)

 
參觀完「橘園」已是過了正午,火熱的太陽高掛,巴黎可真熱啊! (不過,比剛剛才待了五天的巴塞隆那好多了,那裡才叫熱呢!)


這地上的雪白沙石,在艷陽下還能反光,刺得眼睛很不舒服…




怎能不愛梧桐樹,看著樹蔭就能感到涼爽呢! (↑↓)





我就說; 太陽越大,坐在池邊的人越多吧!


這白花花的地看了就熱…(>_<)






真的很熱,所以派R到協和廣場另一頭拍拍凱旋門(我則是躲入一旁賣紀念品小車帳篷下),這次不論是鐵塔或凱旋門都只是遠觀,沒有雀躍之心,不過卻有著見到老友般的熟悉與舒心~*



如果不是親身領受了「橘園」內八張「睡蓮」巨作光影流動之美,莫內畫作對我的吸引力一般不算太強,但這鎮館之寶果真不一般,讓我在展廳內留連著不想離開,好想讓時光暫停;或是變出更多時間,可以靜靜欣賞。在「橘園」,沒有過多參觀者的人擠人,能在人與人之間有著舒適距離;寧靜詳和的空間裡;悠然愜意地賞畫,是最美好的藝術欣賞氛圍!

如果您初次到訪巴黎,時間有限,建議還是儘量將「橘園美術館」列入行程,別像我一樣輕心了,弄得要”專程”拐入巴黎。。。




《旁記》「橘園」館兩大部分,一為莫內的「睡蓮」,另一為地下室展廳的印象派至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現代派畫作名畫展,包括有雷諾瓦、德蘭、畢卡索、馬諦斯、盧梭、塞尚、高更尤特里羅、蘇汀等名家作品,所藏不多,但都是知名名畫。我拍下些我所喜歡的和比較知名的,可有您熟悉的名畫麼?!


我對靜物寫生畫作一向感覺一般,但塞尚的靜物深深吸引了我,有一種難以說明的溫潤生動碰觸著我的眼與心,讓我在好幾幅靜物畫前駐足許久。(塞尚晚年不良於行,因此主要繪畫主題為靜物,將其畢生精力與爐火純青的繪畫技巧注入,難怪張張動人!)






蠻喜歡這兩幅塞尚(Ce'zanne)的鄉村風景畫(右圖是《紅瓦屋的鄉村景色》)。



一向喜歡雷諾瓦的人物畫,我的最愛的是收藏在奧賽美術館內的<煎餅磨坊的舞會>。橘園內的《彈鋼琴的少女》也是舉世知名名畫。





雷諾瓦小兒子的畫像。


畢卡索名畫(↑↓)





瑪莉羅蘭桑( Marie Laurencin) 的《保羅夫人肖像》,怎麼忘了拍其《香奈兒小姐肖像》?! 糊塗啊!


以小丑為繪畫主題的名家不少,但這幅德蘭(Derain)的《小丑》最為之名,堪稱小丑畫作的萬中之選,捧著無弦琴的兩人的憂鬱;彷彿透紙而出。

連續三幅德蘭(Derain)的《La Route》系列(↓),喜歡它們是因為; 義大利山城的美麗;我心嚮往未來能好好居遊一番。








馬帝斯(Henri Matisse)《穿紅褲的宮女》。


喜歡這幅尤特里羅(Utrillo)《貝諾特之家》,應該是構圖和色彩吸引我。





與盧梭(Rousseau Henri)的初相見;是在紐約現代美術館《入睡的吉普賽女郎》畫前,印象深刻。這三幅(↑↓)在橘園內的著名畫作《拿玩偶的孩子》、《婚禮》和忘了名字(也是畫跟《婚禮》內同樣的朋友一家),感覺就與《入睡的吉普賽女郎》不同,我喜歡前者多些。



我覺得蘇汀(Soutine)的畫作比較另類(↓);人物畫還好,但風景畫就…扭曲得厲害…,拍幾張以饗大家。








花費了不少時間和精力寫完此篇「橘園美術館」介紹,希望大家能有機會親臨欣賞,絕對會有不虛此行的美好感受! ^^*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