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部落
北國の繽紛圓舞曲 《Vanderful Life》
分類選單

無風地帶 (14)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她是頭一回見他笑得那麼失控,平日他少見的笑容總是漂亮得極吸引人,但是那般大笑著實令人感到詭異不安,她很想看清楚他說話時的神情,但是他背對陽光的面部是一片黑,耀眼的陽光剌得她完全睜不開眼。」(摘錄)
(正文)

 
她瘋狂地到有可能的各處去找尋凱爾,但是他好像完全從紐約消失了,唯一讓她心安的是他並沒有退租,她相信沒有搬走打算的他該是會再回來的。抱持著一絲信念,她成天到他寓所前等待,特別在是凌晨六點左右的等待,因為凱爾有去中央公園晨跑的習慣,畢竟,她對凱爾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的,即使是發生了不悅的事而打亂了他的生活,也只會是暫時的吧!她就是靠著這份可悲的信念而堅信他終是會回來,也終會持續他晨跑的習慣。在等待的日子裡,紐約下了幾場冬季大雪,但戶外的酷寒阻止不了她每日的守候,愈等,她的心愈比空氣中充塞的寒凍還來得冷颯。終於在半個月後的一個清晨,她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公寓大門外。
 穿著運動服的凱爾邊戴手套邊步下門前臺階,外表唯一明顯的不同是他蓄了鬍子,黑色短鬚淡淡圍繞在唇邊與下額,比以往更多了份成熟魅力,但也因此更顯得神情冷肅。她在離他不遠處喚了聲他的名字,聞聲,他停下了將要邁出的腳步,抬頭,一眼就看到了她,他深邃眼眸中露出了不帶情感的冰冷目光,那種寒光只在她身上停留了一兩秒鐘,便面無表情地步下最後一階,踏上人行道後,立刻往不遠處的十字路口跑去。
 她跟在後頭跑著,叫著,請他停下來,但是他卻愈跑愈快,到了十字路口剛好是綠燈,讓他能毫不減速地通過,她費了好大的勁才能滑溜滑溜地勉強跟在後頭,雖然隔有一段距離,但是只要仍能看得到他,不至於跟丟就好,她相信他終是得停下來的。其實紐約也不是整個冬季都有雪的,但偏偏不久之前才又下了場雪,半融化的濕滑雪泥散堆在地面上,不禁令她心想:或許是上天也在小小處罰自己吧!不斷猛跑了一陣,剛一轉進中央公園的環湖步道,她腳下一滑,慘叫一聲,四腳朝天重重跌坐在地上,她忍住疼痛,視線仍是死瞅著凱爾身影不放,生怕會因此而再次失去他。沒想到凱爾居然放慢了腳步,向前又跑了兩三步後,竟停了下來,轉身,仔細注視著萬分狼狽的她。眼見凱爾停了下來,她彷彿被注射了強心劑般掙扎起身。一見她並無大礙,能站起身,凱爾便又馬上轉身,打算再次開跑。
「凱爾!求求你別再跑了,我已經跑不動了呀!」她急得大叫,「請跟我說話啊!我知道我越過了界,做了任性的事,你根本是不願意再見到我的,但是請你氣我,罵我,但是不要不理我呀!」她半哭半吼,經過身旁的晨跑者見她披頭散髮、一身雪污、歇斯底里的可怖模樣,都不禁繞道而跑。
 凱爾停下了正要跨出的腳步,沒再回頭,只是靜默站著,視線落在遠遠的湖面上,只見湖水正被漸露的天光印染出一片金色點點,在意識到她已奔近身旁後,他嘆了口氣‥「妳想錯了,我並沒有怪妳,只是怪我自己,是我不能把持,越過了界,對於已經發生的事情,我是不得有一絲藉口的。」
 聽了凱爾的所說,她啞然傻楞當場,原本期盼他能有一絲責備的意思,她就可以死命道歉求諒,但他竟然一語將責任全攬在身,她還能再說什麼。
「我只是想…現在妳一切都上軌道了,我們的緣份也該盡了,如此而已。」他的面龐迎著初升的朝陽,陽光金黃溫暖,但是他的語氣卻是冷漠的。
「我不接受你的說法,這只是個單向的決定,緣份該是讓它自然走到盡頭,而不是由人說斬就斬的,我不奮力爭取維護我們的緣份到最後,絕不死心!凱爾,這輩子我要定了你這個朋友!」淚水瞬間盈充在她的眼內,對於他所說的緣份應盡,她感到絕望。自小到大,她從未說過一句話或做過一件事是如此發自內心深處、源自骨子裏的肯定與執著,她完全急忘了;是她的越矩讓兩人的關係變質,是她的任性砍斷了他倆原本平順單純的緣份。
 凱爾聞言,終於轉頭盯看著她,深棕色眼珠輕微轉動了一下,她以為他終於被她的一番真摯直言所打動,就算只是一丁點也好。
「那就隨便妳了,妳有權利堅持自己想做的事,同樣的…我也有。」他冷笑,立刻跨步離開。
 她立刻又死緊跟隨,幸好凱爾沒再開跑,想必他晨跑的心情已被完全攪亂了。
 他終於又停下腳步,無奈感歎‥「唉!為什麼?為什麼是我?妳我認識不只一天了,明知道我是不會和女人有情愛關係的,在我身上…妳是得不到妳所想要的。」
 凱爾的停下腳步讓她內心感到澎然不已,他願意同她說話,應該表示他的態度有些軟化了,而對於他所問的"為什麼",她得好好回答,不論怎麼回答都好,就是不能讓彼此形同陌路,「誰說我指望和你談情說愛!我捨不得你,是因為喜歡你的身體,我們都是成人了,如果感覺不差,不談情愛,就這樣玩下去也可以,當然,我會完全尊照你的遊戲規則,不會讓你傷神。」她鼓足了勇氣,口氣不斷不喘地說出了連自己都無法相信的離譜話語。
 凱爾該是被她所說的話給震懾住了,猛地用著銳利眼神不能置信地瞪著她‥「我的遊戲規則?!」
「是啊!就讓你訂立吧!或許你早已有過,也用得極好。」她瘋了似地死命維持著冷靜表情,明白只要稍一鬆懈,凱爾就會發現她在撒大謊,但他聞言後的沈默不語,卻又令她羞愧難受得想挖個地洞往下跳,就一了百了。
 突然,凱爾開始大笑,笑得淚水都流了出來,他持續笑著走到圍繞著湖水的鐵網前,從他的背影看去,無法確定他仍是笑著或是已經停止了。過了好一陣子,他轉身,背對著已然升起的太陽,面向她說‥「好!我們就這樣玩下去。」他的口吻平靜得不帶有一絲情感。
 她是頭一回見他笑得那麼失控,平日他少見的笑容總是漂亮得極吸引人,但是那般大笑著實令人感到詭異不安,她很想看清楚他說話時的神情,但是他背對陽光的面部是一片黑,耀眼的陽光剌得她完全睜不開眼。 (待續)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