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部落
北國の繽紛圓舞曲 《Vanderful Life》
分類選單

無風地帶 (12)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她怎捨得讓所愛的男人離去啊!如果真起身讓他走,這一夜是不可能
再得的。可是在另一方面,她還是有所猶豫:凱爾一直是百無心機、
一無所求地待她好,而她對他的回報竟是個孤意勉強!』
(摘錄)
(正文)

 
應門而出的凱爾鬍未刮、滿眼紅絲,一見到她,神情顯得有些意外‥「強生去邁阿密了。」他很快回復了冷淡神色,只將門維持著半開,絲毫沒有要後退讓她入內的意思。
「我知道。不過我是來找你的,因為沒有你的電話號碼,只好親自來一趟了。」她心跳得很厲害,一向擁有的高傲與自信幾乎要全盤瓦解了。
 凱爾聞言,並無回應,但眼中透著些許不解。
「我剛好有兩張明晚九點「西貢小姐」的票,想找你一起去看。」她努力控制聲調,希望能有著自然的邀約。
「謝謝。不過我沒空,得趕作業。」凱爾連考慮都不考慮就回拒了。
「只是個兩小時左右的音樂劇而已……」她不死心。
 凱爾面無表情,並不接腔。
 
接下來便是一段令她難耐欲絕的微僵死寂,讓她難堪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這回她總算能體驗到以往許多被她冷漠拒絕的男子們的心情了。
「總之…謝謝妳,快找別人去吧!」或許是不忍見她僵掛當場,為了要幫她疏解窘境,凱爾終於溫和開口。
 從凱爾住所門口走到電梯處,再由八樓乘電梯下到一樓,再到大樓門外,原本是段不長的路程,但是對於剛被拒絕的她而言,卻好像是條走不盡的遠距,之前面對凱爾的緊張情緒一下子化成了羞憤,強烈的情緒變化讓她的身子劇烈發顫了起來。她真的願意相信凱爾是得趕寫作業,但是看場歌舞劇前後只需花上兩三小時的時間啊!如果說他是因為得趕寫作業而完全無法抽身,聽起來倒像是個冠冕堂皇的藉口,又如果說她是因為被拒而感到羞憤,倒不如說是因為被拒而感到絕望來得貼切;她原本期盼能與凱爾有著一絲機緣連繫著彼此,而這個試探被拒,等於明白表示了凱爾不想與她有任何的關連存在,即使只是共賞一齣歌舞劇也不願意。凱爾的冷,讓她寒到了心底,走出大樓門外,她拿出戲票撕得粉碎,投進路邊的垃圾桶內,淚水在眼中打轉,她好強硬忍著不讓流下,心中決定:就如凱爾所願,她從此不會再在他面前出現了。
 她因為無法面對強生而不想到凱爾,所以在強生由外州回來後,立刻提出分手,她表現得堅決冷酷,完全不顧強生愕然心碎的反應。她開始不去上課,成日跟著一群韓國人鬼混,藉由吃喝玩樂、飲酒吸毒來麻醉自己,無奈凱爾的身影仍是清晰充斥在她的腦中心底,無法散去,清醒的時候,她對自己的陷入感到百思不解;她和凱爾只能算是點頭之交而已,怎會因一個拒絕就讓她傷心沉淪得輕賤自己?
 她真以為這輩子不會再見到凱爾了,沒想到他竟自己出現在面前,而對她所說的第一句話居然是要她跟他走!凱爾當時的神色疲憊,但炯炯目光卻是堅決不移,即使在面對不懷好意向前逼近的一幫人時,也面不改色。事實上,打從凱爾第一次要她跟他出去時,她早有著一百個願意,只是任性地不願讓他順意,也真存有要人教訓他的報復心態,沒想到他的胸口才被重推了一下,自己立刻就萬般不捨地擋在中間了。當她跟著凱爾往外走時,心跳得奇快,腦中除了有著願意跟他上山下海的肯定外…無他。
 回到凱爾住處,他強硬冷靜與體貼關注的混合態度令她心折,那夜,當他緩緩將她胸前已經解開的鈕釦一顆一顆扣上時,她距離他是那麼的近;近得能由他深邃俊朗的五官中感受到他柔暖的呼吸氣息,近得能由他慵懶的神態中感受到他性感的身軀脈動,她想要他的強烈心緒彷如墜入一無邊無底的深淵中而糾痛難耐,在暈黃的燈光下,她凝視著眼前被她看上而卻又難以親近的男人,心生迷惘:自己到底該怎麼做?才能進駐於他的生命之中!
 第二天清晨,強生因誤會而妒火中燒,痛毆了凱爾,眼見他被揍得像團綿絮般癱坐在地,她的心都痛碎了。而凱爾那傻得令人心疼的體貼讓她哭了,她生平第二次為了男人而痛哭失聲,跌坐在浴室門外的她哭得沒了力氣,只能哼哈唏哩地抽抽噎噎。
 當凱爾由浴室中出來,看著坐在地上哭得面目全非的她,平靜地說‥「去梳洗一下,馬上到妳的住處收拾東西,然後去找個公寓搬家。」他清洗過的面龐上沒了血漬,只是蒼白。
「你的傷?」她站起身,仔細打量著他。
「沒事了。」他下意識地摀按了按腹部,「那些人知道妳的住處,妳不希望他們找得到妳吧!所以動作要快。」
 她明白凱爾是為了她而強撐著痛楚,既然無法說服他就診驗傷,唯一能做的只有百分之百的聽話,不再增加任何麻煩。凱爾陪她回公寓打包了兩大皮箱行李,再去尋找合適的出租公寓,她堅持要與凱爾同區,其實內心巴不得與他住在同一棟公寓中,凱爾也不反對她的堅持,因為他所住的位於中央公園西側六、七十街之間的區域環境的確好且安全,他們很幸運地只花了一天的時間便看中了間一房一廳、帶傢俱但租金很高的好寓所。凱爾也為她到學校去辦理退學,再陪她另找了所語文學校註冊,雖然她並不是那麼熱衷學習,但只要是凱爾說的,她都願意去做。
 強生找了朋友替他搬清私人物件,她和凱爾都沒再見到過他,一直到搬離紐約,凱爾都未再找過其他室友。
 當她一切都安頓好了,凱爾再次要她致電向父親報告近況,但她卻不從‥「為什麼我得向他報告,好讓他安心!在他有外遇,拋棄了與他結婚二十五年、全心全意愛著他的妻子時,也就等於拋棄了我,在他的妻子受不了被遺棄而自盡,使我失去母親的同時,他這輩子已經再也沒有能感到心安的資格了。是內疚補償的心態吧!我可以盡情揮霍他的錢財,他硬是不啍一句,以為這樣就夠了嗎?他欠我的太多,補也補不完,所以我為什麼要讓他放心好過!」她不知怎地竟會對凱爾歇斯底里吐露著自己對父親的恨意。
 凱爾專注聽著,等她嘶吼完畢,沈默了半晌後,仍是拿起話筒遞給她‥「不論如何,還是應該打。」
 打從那天起,她明顯感到凱爾對她的態度似乎比以往要溫和了許多,不再有著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進而有著些許莫名的溫柔情感淡淡融入對她的言行之中。他雖然總是很忙,但還是信守承諾地儘量安排時間陪她到處走走玩玩,如果她需要幫助,只要開口,他也一定會盡心盡力。她也認真地從週一到週五安份學習英文,期待著周末的與凱爾相聚,她的生活由吃喝玩樂地追尋剌激,變得規律充實,當無法再以觀光名義延長簽証時,她向凱爾表示自己想繼續留在紐約學習的意願,凱爾為她找了個適合的旅館管理證書課程,順利辦成了學生簽証,其實,她留在紐約的唯一目的只是為了能待在凱爾身旁。
 日子一天天平穩逝去,她在各方面變得愈來愈依賴凱爾,凱爾對她的照顧讓她深陷地愛上了他,內心情海一日比一日更為波濤起伏,她並非不清楚明白,凱爾對她的好完全不涉於男女情愛,但他愈是與她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愈讓她想親近他,也愈想與他有肌膚之親,她被他漂亮的男性軀體所吸引而起的慾望,每每在體中燃燒得心神恍惚。可是她卻不敢越舉一步,害怕做出了任何跨越凱爾所定界線以外的事之後,他將會絕然而去,如果真是這樣,她則寧願永遠忍受著單相思之苦。       
 直到另一個新年的一月,凱爾原先因事取消了他倆固定的周末之約,但又突然在星期六下午致電問她當晚有沒有安排,如果沒有就一同用餐。她當然是一口答應了,事實上,她幾乎已是自閉得只願與凱爾共處,對於其他男人全然不感興趣。一般而言,凱爾在餐後都會立刻送她回家,那晚居然問她要不要去蘇活區喝酒,她當然又是一口答應。凱爾一向話不多,那晚更少,不論是在用餐的時候或是在酒吧喝酒的時候,都只是靜聽她說話,但卻明顯有著心不在焉,一整晚,他的眼神中只充滿了濃郁憂傷。凱爾不尋常的態度令她擔心,很想關懷詢問,但又不知如何開口,他悶喝了許多酒,她也無從阻止,只能不知所措地感受著他的傷感,她無數次地想上前擁抱他,給予他溫柔撫慰,但又終是不敢。
 在送她回家的計程車上,凱爾已經醉意漸現,他閉目養神,臉色在偶爾閃入的車燈照映下顯得蒼白,她偷偷瞄著他的冷峻側面,內心裡竟逐漸升起了一個不光明的念頭。當車停在她公寓大樓前,她無辜怯問‥「你還好吧?如果還好,可以上去幫我檢查電腦嗎?不知道怎麼回事,它動不動就當機,常常打了沒存檔就都完了。」
「現在嗎?」他語音喃喃,費力看了看錶,時間已是接近凌晨一點了。
「嗯,我後天有個報告要交,明天一早就得開始趕工,所以……」她神情焦慮。
 凱爾看了她一眼,輕嘆了口氣,開始掏皮夾付車資。一進屋便囑咐她去泡壺熱茶讓他解酒,她在廚房裡磨蹭了半天,什麼也沒做便緩步踱進了臥室。室內的暖氣很強,凱爾受不了熱,早已脫下外套及毛衣,只穿著件淺棕色絨布襯衫。她順手拉了張椅子在他身旁坐下,與他一同盯著閃動的電腦螢幕。
「看起來都沒問題。」他右手操作著滑鼠一項項查檢,左手則按捏著太陽穴,蹙眉不展。
「我想是電腦怕你,所以你一碰就好了。」眼見凱爾為了自己硬撐,她感到於心不忍,對於自己先前起出的念頭,也感到不恥了,「應該是沒問題的,我明天再試試,你快回家休息吧!」她決定要讓他離開,害怕自己終將做出情不自禁的事來。
「嗯,我再確認一次。」他又一次專注查看,在確定沒有問題後,才起身準備離去,「明天如果有問題,馬上打電話給我。」當他拿取了放在床邊的衣服,轉身要離開時,突發的暈眩令他踉蹌不穩地往後倒。
 她急忙上前拉扶,沒想到拉不住,反而與凱爾一起摔倒在床,身體重量全跌壓在他身上。他掙扎著想要起身,可是她不但毫無想要移開身軀的念頭,反而更是以冷靜且近乎冷漠的心情注視著他的反應。她原先引凱爾上樓的目的不就是為了要想與他在一起的嗎?現在他俊逸的面龐與她如此貼近,他結實的胸膛與柔暖的身軀透著令人暈醉的溫度直入她的肌膚,她怎捨得讓所愛的男人離去啊!如果真起身讓他走,這一夜是不可能再得的。可是在另一方面,她還是有所猶豫:凱爾一直是百無心機、一無所求地待她好,而她對他的回報竟是個孤意勉強! (待續)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