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部落
北國の繽紛圓舞曲 《Vanderful Life》
分類選單

無風地帶 (11)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他總以為世事並沒有所謂的「物質不滅」可言,特別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
就算尋到了
Soulmate,這樣的關係又能維繫多久?十年?二十年?
還是三十年?總有一天,在某個點上,這樣肯定的感覺會因現實的種種而
被逐漸減弱,而終至消逝歸零。』
(摘錄) 
(正文)

 晚宴預定六時三十分開席。六點鐘開始,賓客即已陸續雲集在旁廳內準備入席,侍者們端捧著酒及開胃甜點穿梭在人群間,大夥邊飲酒嘗點,邊敘舊閒聊,整個廳內呈現一片熱鬧哄滾的人氣。安與珍妮弗都換穿上了正式的晚宴禮服,珍妮弗的心情比之前要好得多,但仍是心結未解的鬱悶。轉眼已過了開宴時間,近逼七點鐘,宴會主廳的門仍未開啟,濎沸人聲似乎都納悶討論著晚宴的延遲,手捧甜點的侍者們穿梭得比之前更加勤快,而一端出的小點馬上都被拿光,看樣子賓客們可都餓了。廳中少數的幾張沙發早已坐滿了人,多數賓客都只能站著等,之後有消息傳來,因為新人在史丹利公園拍照弄晚了,而到飯店途中又因周末塞車,所以就遲了。
「在台灣喝喜酒是新人等客人,這回可是反了,新人沒到,我們都不能入席,這到底是西式規矩?還是這名牌Hotal的規定?」珍妮弗皺眉,不舒服地左右晃動,「真要命!這雙新鞋會咬腳,小拇指好痛。」
 安邊聽抱怨邊將目光專注在大廳的一角上,因為就在幾秒鐘前,她好像看到了凱爾的身影出現在人群之中,她急切搜尋,終於在一群人影晃動空出的縫細中看到了正斜靠窗台、獨自飲酒的凱爾。
 而在大廳另一頭,遲到的凱爾原以為宴會早已開始,沒想到大夥仍是等在旁廳。 打從教堂婚禮後,他便直接回家寫程式,直到傍晚六點多才連忙衝出寓所,直奔市中心。他幾乎已經一整天沒有進食了,只喝了五六杯咖啡,本想至少在教堂婚禮的派對上可以吃些東西,但是…,他輕呼了口氣,勉強自己不去想起先前所發生的事,事實上,對於所發生的事,他並不生氣,只是感到無奈。現在,胃因餓而感到有些疼痛,眼看約三公尺外,有位侍者正端著小點經過,雖有上前拿取的衝動,但這衝動只算是個小小意念而已,自己的身子卻仍一動不動地杵在原處,他喝了口酒,對於自己寧可挨餓,也不願意輕離好不容易尋得能遠離社交寒喧的"安全"角落心態,感到好笑。閤上了疲憊的乾澀雙眼,想著:自己總是沒日沒夜地工作,到底是興趣使然?還是逃避面對現實?就如同他常久以來緊閉心扉,無法用心去面對與人的情感,是不願意?是不能夠?還是對自己的過度保護?總之,他對這樣的自己有著甩之不去的無力與疲累!想到這裡,即便是雙眼緊閉,彷彿也能感受到自己正被他人持續盯視,這個感覺在閤眼之前就有了,他因此緩緩睜眼,稍做搜尋,很快在廳的中心處看見了正注視著自己的安。
 眼見凱爾已經發現了自己,安對身旁的珍妮弗說了句話,只見珍妮弗猛地轉頭,定眼看他。
 凱爾似笑非笑地舉杯向遠處的兩位小姐致意,這個舉動明白表示了他不打算趨前的態度。
 安也大方舉杯回應,珍妮弗卻是在稍稍猶豫後才緩緩舉杯。
 凱爾有趣打量著同穿黑色禮服的兩人,想起一位朋友曾經說過:不論樣式,不論男女,只要一穿上黑色衣服,則可立現本身的內在氣質,無論如何造作掩飾,都能毫不留情地顯現,即便是富家千金穿上了百萬名褸,也有可能顯得粗俗不耐,而小家碧玉就算穿著樸實不華,也可能有著如皇室般的高貴氣勢,所以並非人人都能夠將黑色衣服穿得好看。他並不能完全同意朋友的說法,但是對黑色是唯一特殊顏色,穿在人們身上能凸顯不同特質的這樣說法,他卻是同意;眼前個頭嬌小、頭髮向上挽起而露出光潔面龐的安,在她穠纖合度身軀上的黑色禮服令她散發出一股冷靜、圓融、清雅的氣度,對於情感,她彷彿能一貫有著不疾不徐、收發自如的掌控力,這份自信恬適總似有若無地吸引著他,而就著這樣的薄弱心念,竟使他感到惶恐。相對於安,黑色禮服緊裹在珍妮弗曲線畢露的身軀上,令她似朵嬌豔的黑玫瑰般綻放著令人無法逼視的美麗,她任性但又濃郁誠摯,如巨流般一洩千里的款款情意常令他感到無法承受。想到這裡,他收回了視線,決定離開他的"角落",往與安及珍妮弗所站立的不同方向而去。
 晚宴終於在將近七點半鐘才開始。凱爾被一群同事拉坐在一桌,他不太說話,只是專注用餐與目視聆聽宴會中的種種儀式與賀語,他由大衛臉上的笑容感受到他可真是位快樂非常的新郎倌。記得有一回大衛對他嚴肅直言‥「我一直相信如果能與所愛的人共渡一生,將會是人生最幸福的事了。英文說Soulmates,主要是指在精神上的伴侶吧!但是如果你不打開心房接納,總像個加鎖的靈魂,可是會心靈枯竭地一生孤獨啊!」聽了大衛所言,他不置可否地淡然一笑。雖然明白大衛關心自己的心意,但是他總以為世事並沒有所謂的「物質不滅」可言,特別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就算尋到了Soulmate,這樣的關係又能維繫多久?十年?二十年?還是三十年?總有一天,在某個點上,這樣肯定的感覺會因現實的種種而被逐漸減弱,而終至消逝歸零。他在經歷過自己雙親由愛得如膠似漆,到形同陌路的分道揚鏢後;在親歷了自己由緊密完全地被愛包圍,到被遺棄後而得承受心的失望與寒冷的孤獨後,已不再相信有人能給予自己完全與不變的愛,更沒有信心能給予任何人完全與不變的愛,因為連父母親子的愛都無法再信任的自己,又怎能談及男女情愛呢!他更認為世上最難耐的是曾經擁有而後又失去的痛苦,這樣的苦比從未能有還來得錐心剌骨。他是無法再一次承受這種痛苦的了,為了避免再次受傷,唯一的辦法就是不再有心!落得這般無法愛人與被愛,他不怨天尤人,只是束手承受。
 當用餐趨近尾聲,台上司儀宣佈一對新人將要開舞,也請賓客們一同下場共舞,眼見許多人已拉著伴侶起身往舞池中走去,凱爾也拿下了覆膝的餐巾,心想:該離去的時候到了。
 
3. 情孽
 
 在宴會廳另一端,珍妮弗正凝視著離席往電梯處走去的凱爾,她整頓飯出奇的安靜,只是不時瞅看著坐在遠處的凱爾,直等他的身影消逝在敞開的電梯門內,才回過神來‥「小安,結束後陪我去樓下喝杯酒,好嗎?」
「好。」安毫不猶豫地點頭答應。珍妮弗對凱爾的癡,她全都看在眼裡,曾問珍妮弗好幾次要不要前去和凱爾說說話,但都被搖頭否定了,珍妮弗心中的苦,她有著無能為力的傷神。
 餐後兩人轉坐到飯店的酒吧裡,一入內,珍妮弗馬上點了杯馬丁尼。安考慮了一下,點了杯「藍色夏威夷」,她已經準備讓珍妮弗盡情喝個夠,就算是大醉一場也可以。
「還記得去年秋天在我家,妳曾問我有沒有心儀的男人,我的回答是…在溫哥華怎麼可能!」
「是啊!」安點頭。
「我沒提凱爾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和他的關係,我們的關係在外人看來到底是有些奇怪無解的。四年多以來,我一直愛著他,而且愈陷愈深,就算清楚或許永遠都不能得到他的心,也還是無法抽身離去,他就是我滯留北美的唯一原因啊……」
「他知道妳的心意嗎?」話才剛問出口,安立刻想起珍妮弗曾傷心說過她是不能向對方表達愛意的。
「他其實是個很細心的男人,或許多少已經感覺到了,Well…我和他的事…回憶起來可能要很久……」
「想說就放心說吧!時間不是問題。」安意識到珍妮弗有著想一吐為快的心思。
 珍妮弗聞言,將視線垂放在自己雙手緊握的方型玻璃酒杯上,讓閃動的液體光影晶亮反映在雙眸裏,真的開始緩緩述說了起來……
 四年前的秋末,她二十五歲,由巴黎飛到紐約,打算在紐約過個聖誕節,玩到春暖花開時節就回巴黎去。她在古老的歐洲住了好一陣子,對於或許能在摩登新穎、舉世聞名的紐約大都會中碰到些新鮮刺激的人事物充滿了期待,雖然已經是個二十五歲的大人了,但因父親強大的財力支持,讓她總能無憂無慮、自由自在地任性過活。和在任何一地相同,她亮麗的外型總能吸引不少異性追求,她樂得有人相陪,讓她在異地的日子不感寂寞無趣,不過和她玩在一起的男友們都明白,她在紐約只是個短暫過客,絕對不能給她任何要求情感深入發展的壓力,否則他們的關係就完了。強生是她語文學校的同學,高壯的個頭與豪爽不居的脾氣讓她有安全感,另外,強生當D.J.的經歷也讓她感到有意思,加上他也是個紐約過客,兩人幾乎是一拍即合地玩在一起,彼此都清楚時間一到,則一個回法國,一個回台灣,互不相欠,這樣的明白交往讓她感到輕鬆。但是她漸漸意識到強生對自己的情感態度似乎逐步超越了玩玩的程度,不過她也懶得去澄清,因為已打算如果強生再不能控制地讓她感到壓力,就馬上提出分手,她可不願意去面對一個將步入複雜且難看的男女關係之中。
 就在她考慮是否要與強生繼續交往時,她見到了凱爾,雖然只是短暫的相互一瞥,凱爾的身影卻似烙印般嵌入了她的心坎,坦白說,她是被他出色的外表所吸引,雖然這個原由很膚淺,但卻是人性最真實的本能反應。她雖接觸過許多長得好看的男子,但從未有人能在瞬間揪住她的心,或許除了外表以外,凱爾有著發自內在的某種魅力而深深吸引了她,又或許這是她命中註定的情孽,總之,她在當晚就任性決定,不論有沒有結果,她都要進駐這個男人的生命之中!
 之後她常去找強生,心中百分之百清楚自己是利用強生以便接近凱爾,但她還是毫不心虛地照做,強生很欣賞凱爾,她因此更喜歡他,但是不論她用盡了什麼方法,凱爾就是平淡對她,到最後幾乎是明顯地迴避她,她對自己的一廂情願感到頭痛,因為那畢竟是有生以來頭一次,她主動喜歡的男人對自己不屑一顧。她因凱爾的存在而去延簽,再多停留三個月,強生得知,高興得大叫大笑,他的無辜終於讓她感到有點兒過意不去,但還是大不過她想親近凱爾的心思。她仍是常窩在強生寓所,但總是沒什麼機會同凱爾說上話,因為只要她一到,凱爾就待在房裡不太出來。
 直到有一天,趁強生去外州看朋友,她買了兩張百老匯歌舞劇「西貢小姐」的門票,鼓起了最大的勇氣,直趨凱爾寓所,她的勇氣在一路上逐漸洩光,等到了公寓大樓門外,簡直是想打退堂鼓了。她在門外猶豫了好久,連按電鈴的勇氣都沒有,正巧有人從內推門而出,才得以進入,站在凱爾八樓寓所門外,她心中小鹿亂撞,敲門的手竟緊張得冰涼微顫。(待續)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