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貓貓的世界--因為有你,世界變得美好。
分類選單

當爐最後一個Uncle Tetsu's cheese cake的幸運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人生中總會碰到幾位令我們打從心底感到震懾折服的人。
我的老闆就是其中之一。
上個星期幾個同事談起我對某件事的龜毛程度,我說我可遠遠不及老闆的千分之一。
"所以如果妳是小龜,妳老闆就是大龜囉!"同事如此下結論。
"不是,大龜尚不足以形容我老闆千年的道行。"
然而,該當用什麼名稱來定位,我一時也沒有想法。

snork嚷嚷著想吃Uncle Tetsu's cheese cake好一陣子了,但是誰也沒有閒功夫在台北車站排隊。
終於買到她朝思暮想的起司蛋糕,一來要感謝我老闆,二來也要有難得發生在我身上的幸運。
最近的meeting地點,老闆經常選在有無線網路和大張會議桌的南港伯朗咖啡館進行。
遠在一百多公里(實際行進路線當然不止如此)外的我,至遲五點必得起床準備出門。
轉換幾種交通工具後,好不容易到達目的地,開始一整整天的腦力、體力壓榨大考驗。
實話講,在一家餐館從早餐、午餐到如果願意也能吃完晚餐的感覺,真的只有灰敗可以形容。
幾次下來,我光看菜單都對必須被迫進食感到徹底無力。
長時間馬拉松式的討論和完全無法感到快樂的用餐過程結束後,我的人差不多是被抽空的狀態。我想我的partner也是。
唯有我老闆能愈戰愈勇,證據是我人還沒有回到台中,老闆新的指示就躺在信箱裡了。

上週meeting完,就在我行屍走肉般買完高鐵票準備回家的等車空檔,莫名其妙地買到了蛋糕。
我想這世間也許真有上帝,當我從小姐的手中接過那一爐的最後一個蛋糕,趕去搭五分鐘後發車的高鐵時,心裡做如是想。

捧回的蛋糕,到家時還有餘溫。
一半分給snork。
究竟值不值得她的期待,我還沒有問。
不過,這種現烤急送的機會,接下來每週大概都能發生一次吧。

我很天真地問老爺,是不是來接個Uncle Tetsu's cheese cake宅急便台中的工作,還掛保證能入手微溫。
不過,他很無奈地搖頭對我苦笑。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