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蔓延 (003)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說不挑的,不是胃口極好,就是眼睛長在頭頂上,要不就是騙子

「除了不能露臉、露會變大變小的地方。可以知道姓名吧?還是也不行?」
 
「你先說。」
 
「看來你不是家教非常嚴,就是被壞人騙過,不然就是絕不吃虧。」
 
「屁啦,只是讓你先講好嗎?」
 
陸敬毅想了一下,「我的姓給你個謎語去猜,我叫斑比。」
 
「啥鬼?乾脆點不行嗎?」男子裸著上身,搖著頭,無奈卻開懷笑著。
 
「嘖嘖嘖,要人家乾脆,自己禁忌規則一大堆。你都不看卡通的嗎?」
 
隔了好一會兒,「我知道了,你姓陸是嗎?小鹿斑比咧,不好笑。

 
「我又沒要你笑。我是讓你猜,請問猛男帥哥貴姓?」
 
「賴。」
 
「真假?賴皮的『賴』,好姓也好用啊。」陸敬毅在視訊前比出大拇指的手勢,同時還刻意眨眼。
 
「哪裡好用?」
 
「比方你要是言而無信,或是做出啥壞事被人罵,你就可以回說:你忘記我姓什麼嗎?」陸敬毅一口氣打完字,面露微笑。
 
「屁啦,只有你才想得出來。」
 
「呵,我名字很正面喔,我叫『敬毅』。來,跟著我心懷敬意唸一次。」陸敬毅刻意放慢動作,還做出嘴型。
 
男子笑到頭往後仰,好不容易恢復鎮定,「哦,我叫世雄。」
 
陸敬毅強忍笑意,「所以賴董現在身材還未達標準,根本不合格。」
 
雖覺必然有詐,但實在也料不到是啥陷阱。賴世雄據實以告,「嗯,我也覺得可以再壯點。」
 
「是啊,你這樣不『是熊』啦,要當豬也還差很遠好嗎?」
 
 
 
認識陸敬毅純屬意料之外。當晚賴世雄剛和男友等一票人在餐廳慶祝完滿兩年的聚會,見面的幾乎都是熟面孔。不是男友的固定牌搭子,就是健身房裡常遇見的朋友。整個餐廳的氣氛很火熱,也很愉快。然而酒酣耳熟之際,他卻有心不在焉像是置身事外又與己無關的違和感。
 
彼此已經多次提過暫時分開、各自發展的協議。只是一方面因為習慣,再則沒合適對象出現,所以一直相安無事。最甜美的時光大約就在初識的那一個月,那時,賴世雄享受著被追逐的快樂,與情愛帶來的滋潤與快活。兩人扣除掉上班時間,幾乎形影不離。下班一起吃飯,稍作休息後再前往健身房運動。林志翰不煙、不酒、也不賭。雖非他鍾愛的類型,無論是日久生情也好,習慣也罷。內心深處一旦被滲透了、佔領了,就不再是自己的了。
 
隨著時間消逝,相處的模式成了一種制式。賴世雄則變成接近被馴化的寵物。原本下班後固定相約吃晚飯,轉變成只剩一週兩次。倒是週六日固定相聚或出遊的約定始終未變。
 
林志翰後來對上健身房顯得意興闌珊。「你也知道,白天上完班都累死了。」他又燦笑著說:「你不也說心美最重要,身材那些都是其次。」
 
後來賴世雄才明白,林志翰既抽菸也喝酒,更愛打麻將。單獨與他相處時不抽菸,喝酒則變成團體聚會時不可或缺的餘興節目。打麻將則變成假日家庭生活聯絡朋友感情的消遣。自己原本的朋友變少或趨淡,認識的人是增多了,一切似無不妥,但心底卻總覺不太對勁。
 
他真正最在意的,無非是彼此的親密接觸每況愈下,彷彿最美好的都一併消逝在那甜蜜的熱戀期。然後就真的結束了。林志翰說:「如果你真的忍不住,我不反對你找人玩,但是要注意安全,只要記得,你的男友是我就好了。」乍聽之下像是甜美的束縛,更像法外施恩。但聽在賴世雄耳中,這無疑更像是緊箍咒。
 
只是每回想到這許多,最末總覺煩不勝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況且,林志翰也沒什麼不好?兩個人之間相處總有差異或摩擦,無法解決又不想吵架,勢必得有一方妥協,生活如此,工作亦然,愛情也一樣。
 
懷抱著若有所失但還能接受的狀況下,他上了聊天室。同樣記得自己許過的承諾,不該露的絕不露。單純想找人聊天抒發一下,消磨睡前時間而已。一直習於成為被觀賞、被目光追逐的對象。對方不開視訊,賴世雄也覺稀鬆平常。
 
然後,他碰到了陸敬毅。
 
儘管未曾謀面,藉著聊天過程,莫名的親切與信任感油然而生。直到陸敬毅基於善意與回應開啟視訊之際,看見時,他愣了一下。陸敬毅微笑的樣子,有種熟悉感。未免也太像他的初戀情人。
 
不知怎地,內心微微悸動。不顧天色將亮,擺脫了殘存的酒意與疲憊。這一切或許就只發生在今晚,突然有時不我予的感慨。再想到既不能留電話,也不能給LINE,頓時,覺得窗外的微光異常刺眼。
 
「Skype有在管制範圍嗎?」陸敬毅問。
 
賴世雄心底同樣泛起曙光。「那你帳號給我,我有空去下載。」關了視訊,他望著陸敬毅困惑的神情,不自覺露出微笑。「晚安囉,遇見聊。」
 
連忙下載了軟體,同時摸索了一下。登入後,將陸敬毅的帳號輸入為聯絡人。這是他兩年來唯一認識的新朋友。想起陸敬毅微笑的側臉,除了熟悉與好感,同樣也有種幾乎認定的直覺與渴望。跟他遇見初戀情人時的境況如出一轍。
 
賴世雄嘆了氣。台北可是比台中更遠啊。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