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蔓延 (002)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我是傻又天然呆。但我希望可以很壯很帥,更猛更堅強

教練的字其實也沒多好看。陳俊傑再次望著手上拿著的紙板,上面寫著「陸敬毅先生」五個字,不自覺微微皺著眉。望向後照鏡,教練一副既緊張又喜悅的神情,雖然極度緊繃也隱藏,但陳俊傑還是覺得這很不尋常。即便不解,但卻不敢多問。在沒確定他將到台北讀大學之前,他從未聽過教練提起過這名字。
 
「我在車上等你們,再五分鐘火車就進站了。你就站在出口的地方等,不要亂跑。」
 
「喔,好。」陳俊傑拿著紙板,一邊打開車門。「我要特別說什麼嗎?像是你好,或是歡迎來花蓮玩?」
 
「不必,你就站著等就好,他看見你板子自然會走向你。
這樣清楚了嗎?」教練轉過身望著他說。
 
打開車門,紙板挾在腋下,走沒幾步路,便進了車站。他倒也很聽話,直接就站在出口處前方不遠處將紙板舉在胸前。火車誤點了,距離進站時間還有十五分鐘。
 
就跟人型立牌沒兩樣。陳俊傑個頭算高,杵在魚貫步出的人潮中依舊醒目且顯眼。總算有個男生背著背包,望著他,露著猶豫的微笑,緩步走來。只覺似曾相識。
 
「你就是陳俊傑小朋友。張老師呢?」
 
眼前這人感覺也沒多大年紀,卻稱呼教練張老師,叫自己小朋友。陳俊傑愣了一下,然後才點頭。「他在車上等我們。

 
「你板子可以收起來了,給我吧。」
 
「喔,好。」陳俊傑便將紙板遞給陸敬毅,有點舉措不安地抓了抓頭。
 
兩人並肩而行,陳俊傑比陸敬毅高約半個頭。雖然才18歲,若純粹看背影,儼然就是壯碩成年男子的樣貌。如果看正面,明顯的輪廓、深邃的眼神,怎麼看都是個帥哥。若非眉宇間依舊殘存著些許青澀,要說是25歲應該也沒人會懷疑。
 
一前一後進了車,陳俊傑還是坐到後座。教練側身轉向陸敬毅。那一瞬間,車裡的氣氛像是瞬間凝結,安靜得很奇妙。
 
陸敬毅嚥了下口水,微笑道:「好久不見。」沉默片刻之後才又說:「你不會一見面就打算報仇,把我餓死吧?我到現在還沒吃東西。」
 
「你怎不早說?」教練靦腆笑著。「那你想吃什麼?」
 
「這時候我也不知道有什麼好吃?要不然就吃速食吧。」
 
「哦,我想想。」教練雙手攤在方向盤上,認真地思索。
 
「我是不知道哪裡有賣炒麵跟蚵仔湯,不過總有麥當勞吧。張老師,等你想到,我大概也需要急救了。」
 
「陸—敬—毅,你還是一樣皮。」教練用著罕見的口吻,帶著笑意。「好吧,那就破例一次。」
 
「耶,我也很喜歡麥當勞。」陳俊傑忍不住振臂高呼。
 
「你看吧,我的選擇通常都是對的。」陸敬毅說話的同時,伸手拍了拍教練的大腿。
 
陳俊傑看見了教練的側臉轉向陸敬毅。眼中似有千言萬語,非常複雜的情緒。雖然不懂那究竟是什麼?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教練對陸敬毅有著不同於其他朋友的交情。這兩天中,他察覺到平日熟悉的教練異於往常的表現與樣貌。
 
 
 
「所以你一畢業,就要去台北讀書?」陸敬毅問。
 
陳俊傑直挺挺坐著。「是,教練說他會安排,我就照辦就好了。」
 
「你知道你是要去住我家吧?」
 
「不知道,教練沒跟我講。」
 
「欸,那你以為我來做什麼?」
 
陳俊傑毫無頭緒,而後才爽朗地笑道:「我也不知道。」
 
「嗯,那我懂了。」陸敬毅接著又說:「你可以放輕鬆點吧,不然,你這樣我覺得跟你聊天好有壓力。」
 
陳俊傑微微瞇著眼,渾然不知所措。「哦,那要怎樣才比較好?」
 
陸敬毅搖頭笑著,「算了,沒關係。」餘光瞥見張教練捧著餐盤朝座位走來。「反正以後習慣了就好。」
 
 
 
「那我明天早上八點來接你。」
 
「有必要那麼早嗎?」
 
「不然要去糖廠,瑞穗、東河、初鹿牧場,還要到池上,時間會很趕。」教練胸有成竹地說。
 
「我怎不知道有這麼多行程?原本不是只說去鯉魚潭跟海邊就好。」
 
「都來了,又剛好放假,難得啊。」
 
「也是,那就八點吧。」
 
「明天先去遠的,近的留著後天,這樣時間比較好掌握。還是會帶你去鯉魚潭跟海邊。」
 
「那夜市呢?」
 
「也有。」
 
陸敬毅遠遠伸手掐了掐教練的臉頰,還輕輕搖晃。「真的嗎?你人有這麼好又這麼會安排?我怎不知道。」感覺就像是在跟寵物玩。
 
「好了啦。」教練一邊笑著,「都幾歲了,還玩。你早點休息,明天見。」
 
陳俊傑在後座看得目瞪口呆。鮮少有人敢這樣跟教練嘻笑玩鬧的,教練非但沒生氣,好像還挺開心的。直到陸敬毅的背影消失在飯店大門前,教練才發動引擎。「俊傑累嗎?」
 
「不會啊,我傍晚有睡,剛剛又吃麥當勞,現在精神很好。」接著又問:「明天我也跟你們去嗎?」
 
「對,你有時間多跟小毅…」似乎不妥,教練連忙改口:「就陸大哥聊聊跟相處,你過陣子就是要去他家住。」
 
「喔。」
 
「不好嗎?還是有什麼問題?」
 
「借住是沒問題。教練跟陸大哥不像是同學,但又好像認識很久,但之前我又從沒聽說過他。」
 
「嗯,他人很好,是教練以前在台北教書時認識的朋友。」
 
陳俊傑忽然恍然大悟,隨即記憶湧現。「我想起來了,教練結婚那天他好像有來。難怪我一直覺得很眼熟。」
 
「是嗎?我那天等好久,沒看見他人啊。」
 
陳俊傑瞇著眼,彷彿過濾回憶。「我很確定,我不會記錯。」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