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愛,蔓延 (001)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如果前方已是盡頭,那就轉身往後,朝反方向大步前進

「夢見我?那請問我在你夢裡做什麼?」陸敬毅帶著微笑,火速反問。
 
視訊彼端,燈光微亮。男子裸著上身,似乎有些為難。「就踮著腳好像要親我。」
 
「為什麼我要踮著腳?你是比我高一點,但也高沒多少。你又不是長頸鹿,我也不是哈比人。」
 
「我怎麼知道?就作夢。」
 
「就這樣?我才不信,一定還有不可告人的細節。」
 
男子搖著頭,雙手一攤。「忘了。」
 
「來這套,沒事幹嘛夢見我,還性騷擾?」
 
「屁啦,我哪有?」
 
「姑且相信你,因為這根本不可能發生。

 
「真的嗎?為什麼?」
 
「最可能的情形,應該是你跪著求我。然後我在思考、在掙扎,到底要不要吻你這隻青蛙吧。」
 
男子偏著頭笑著。「為什麼我是青蛙?」
 
陸敬毅忍不住笑意,左手半托著臉。「因為在我夢裡,你就是青蛙啊。」
 
 
 
  158天之前。
 
當晚月清星明,七星潭的夜色頗美,理想的告別之處。他去了趟花蓮,接近午夜時分才返回台北。
出發之際,帶著多年來滿滿不曾觸碰或提及的思念與疑惑。兩天一夜的行程,積壓的負荷,終究獲得了另種轉換與昇華。時間沒有白白消逝,曾經存在的也難以一筆就輕易抹去。
 
回程的火車上,倒退的世界像是過往的回憶,在夜色中快速遠去然後消失。他了無睡意,只是傻傻地望著窗外,大半時刻是黑暗且失焦的風景。下車時,只覺身體比出發時輕盈,但並無太多喜悅。嚴格來說,這趟旅程意味著人生中某段過程正式劃上句點。很多事知道了、印證後,並不會讓自己更快樂,頂多只能說遺憾少了。如此而已。
 
至於那個承諾?陸敬毅此刻不願多想。
 
沒有搭計程車的念頭,整個城市靜悄悄的。順著筆直大道,逐步往家的方向邁進。一路上貌似若有所思,又像是具只會前進的人偶。花了近兩個鐘頭,終於到了家,卸下背包,舒暢地洗了個澡。習慣性地開了電腦,然後登入聊天室。
 
純粹只是想找個人說說話而已。直到睡意來襲,別無他想。
 
 
 
看了列表上的ID,最後點了「非單身純聊天」,同時檢視視訊。沒多久,對方的上半身在微明的燈光中依稀可見,或許因為光影的關係加重了輪廓線。顯然勤上健身房,屬於精壯的類型,但沒露臉。按例是幾句尋常的基本問候及自介。一南一北,距離夠遠,加上對方已有伴侶,這聊天絕對是純聊天,只要彼此都算坦白也沒做假。
 
意外的是,聊天持續進行。對方並不介意陸敬毅沒開訊,也不曾開口要求。或許彼此心知肚明,這類聊天一如露水姻緣,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想要再次相遇,機率也極低。對方雖未露臉,但陸敬毅直覺對方心情似乎欠佳,具體呈現緊繃與沒勁的狀態。
 
「如果不是很想聊,可以直說,我就不打擾了。」基於禮貌,陸敬毅直接表明立場。
 
「怎了?不會啊。」
 
「你感覺就一副很沒勁的狀態,還是你很忙?」猛然發覺對方極可能因為忙碌所以應付不暇。畢竟,秀色可餐。
 
「沒,我剛睡醒,而且打字不快。」
 
「那就好,我怕耽誤到你,只是礙於禮貌又不方便說。」陸敬毅隨後補上一句。「應該很多人跟你聊吧?」
 
「有一些,但我沒理。」
 
「為什麼?」
 
「只有你像是真的上來聊天的。」
 
陸敬毅微笑著,「原來如此,但你什麼都沒看見,還想繼續聊?」
 
「沒關係,我只是上來聊天,等等也要睡了。」
 
意識到這場偶遇不過是另一段沒有結局的故事,同時亦接近終點了。陸敬毅莫名微笑著:「我開一下訊給你看看好了,我沒想佔你便宜。」
 
對方忽然豎起大拇指。「當然好。」
 
「我沒身材可露,只能露臉了。」
 
毫無脈絡可循,對方看見視訊的同時並無任何反應。陸敬毅在鏡頭前揮了揮手,「有看見嗎?」
 
「有。」僅僅一個字的回答。幽微的燈光中,仍可看見嘴角揚起的弧線。
 
頓時沉默了好一會。「那我先關了。」陸敬毅隨即按下關閉視訊的選項。
 
「幹嘛關?」對方抓了抓頭。
 
「想說沒看也在聊,看見訊你可能不想聊了,哈。」
 
「想太多,你還是開吧,不然我開著訊,對著電腦螢幕聊天好怪。」
 
「剛剛不也都這樣。」
 
「問題是開了就別關,這樣更公平。」
 
「是嗎?」陸敬毅笑著又將視訊打開。「但我露臉你沒露臉,這也不算多公平吧?」
 
對方沉默半晌。「我答應過B,不能露臉也不能露屌。」
 
「知道啦,我沒打算強人所難。反正就是去頭去尾,只有中間這一段可以見人就是了。」
 
「嗯。」
 
也許是因為彼此的底限與原則都很清楚。也明白這不過就是兩個陌生人短暫交會時擦撞出類似神領意會的光芒。不足以取暖,只是閃著淡薄的希望之光。倒是話題再度延伸並擴展,直到天色微亮之際。
 
「你常上聊天室嗎?」
 
陸敬毅直接搖頭,省卻打字。
 
「那有沒有除了電話、line之外的聯絡方式?」
 
  陸敬毅偏著頭想了一下。「這年頭應該很少人寫信或寫mail了吧?」
 
「嗯。」
 
「Skype有在管制範圍嗎?」陸敬毅純粹死馬當活馬醫。這只是對方在臨別前的一種客套與體貼。
 
「那你帳號給我,我有空去下載。」
 
陸敬毅才剛打完帳號,對方便揮手示意隨即關了視訊。隔了好一會,才又出現。「晚安囉,遇見聊。」
 
天徹底亮了。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