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部落
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分手後的告白信 (019)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我們彼此現在都可能還是對方的選項,但已非唯一選項

看完你的信,我整個人很難過。
 
雖然看不見你,但我知道,你的心情想必不好受。希望沒把你弄哭,真的很抱歉。我脫光負荊請罪,任憑處置好了,哈。我是強顏歡笑,希望氣氛不要冷冰冰。不然,我會陷入無計可施、呆若木雞的窘境。我知道你一定懂的。
 
我一直以為你在台北,沒料到你竟然去了加拿大。你不是怕冷,也不愛雪?唉。其實我對加拿大也沒什麼概念,除了楓糖跟楓葉,其他所知不多。
 
我們現在相距確實很遙遠。拜科技進步之賜,如果你不說,藉由視訊跟電腦聯繫,依然有著你彷彿就在身邊的錯覺。以前如此,現在也一樣。往好處想,我當兵時狀況比現在還糟。整個人塞滿像是思念的東西,卻怎麼樣也無法克服時空與距離的障礙。起碼現在我是自由的。
 
認真想了很久,為避免你可能說我自私又現實。我決定將問題放在最後,先平心靜氣地把尚未交代完的事情釐清。
 
在一起這麼久,我想全世界最了解我的人就是你。任何人都無法跟你放在同樣的位階上相較。我確實鐵齒又不能激,很在乎別人的觀感。就你的說法,我在現實生活中,執著於很多莫名奇妙又不實在的點,有時甚至有點膚淺而不理智,這些我都知道。講白點,就是努力設法自我感覺良好。
 
你以前說過:追求比擁有容易,最難的環節在於適時放手(我都有認真在聽喔,老師說的我都有記起來,哈)。現在我也老大不小了,又經過這麼多年。即使沒有大變,我想應該也會小變(哈,這笑話好冷)。況且,打從那晚在都一處遇見你之後,我多次陷入天人交戰的狀況。我那不斷擺盪、思前顧後,卻苦於無法決定的症狀又開始發作。按慣例,先擱在一旁。這點你沒說錯,我總能閃就先閃,可以先晾就晾著。因為問題很難、很複雜。
 
一開始,我真的覺得沒臉面對你。但還是硬著頭皮走向你。興奮度跟緊張度不下於第一次碰面。好遙遠的事情,但是感覺卻依舊甜蜜。
 
我問你手機號碼,你皺眉說:你沒手機。我的心當下差點沒麻痺。
 
還好,你給我E-mail帳號時的神情不像敷衍。否則,依你個性,你極可能面露禮貌式的笑容:應該沒必要。更狠點,可能直接連話都不吭逕自搖頭離去。
 
後來,你回信了。我很開心。但我也明白,我們之間如果要有任何突破或進展,終究仍須面對當初遺留未解的問題。頻繁的魚雁往返,一方面讓我確定你的重要性,以及重溫曾經短暫冰封的感覺。很快地,逝去的東西都回來了。
 
告訴你一件很下流的事,哈。我性生活很久不曾像最近這般活躍,一方面懶,再則實在沒那個感覺。所以呢,我翻箱倒櫃去找出你的照片,沖印了好多張放進相框,嗯,其他的請自己想像。我老實說了,希望你不會覺得我變態,哈。
 
工商時間結束,現在回到正題。我依舊單純地想,你既然與我保持有來有往的通信,我想,我們之間還是有可能的對吧?我這樣假設應該合情合理又不失邏輯性。所以問題只在於我們如何處理當初的問題是嗎?
 
原諒我性子還是急。但我也絕對不會因為你的答案可能全盤否定而放棄。我就只是想知道而已,何況,你也知道我這人不能激,哈。我喜歡挑戰高難度。只要有可能就不放棄。
 
這個問題列為急件,煩請優先處理。
 
上次你提到算命的事。雖然我並非很認真地看待,但她確實巧合地說中了幾件事。只是礙於情勢,我現在講有自打嘴巴之嫌。我寧可看成單純的巧合。箇中緣故我就不說了,我的想法你應該明白。
 
我之所以會再提,純粹因為談到感情時,她瞇著眼瞧著我說:這沒什麼好問的。然後面有難色的接著說: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感覺不舒服,我覺得她好像知道什麼東西,哈)。最後含糊地既像問題也似陳述:現在身邊有人?
 
你在旁邊,我當然點頭啊。哈,開玩笑啦。我其實很好奇,如果直接告訴她,我們倆在一起,她會不會立即退駕或是馬上變臉?還是乾脆把我們趕出去,哈。
 
她故弄玄虛似地停了半天,然後說:將來會分開。聽到這,不管準不準?我都難以再繼續。首先,我不信也不買帳。她後來說的解決之道,根本放諸四海都行得通。要多陪陪另一半,不要老是應酬(我哪有應酬啊)。我想我也會講,有啥難的。於是我草草又迅速用掉我的時間,當時都已經快七點了,我們都還沒吃東西,我只想快點下山找飯吃。
 
那真是我人生第一次去算命,如果不是因為你。我應該一點興趣都沒有,哈。只是現在回想,卻是個特別又難忘的回憶。
 
以下的問題我很好奇,我希望你能一併回答。只有一個,簡單又不麻煩。
 
你自己一個人住嗎?在加拿大有沒人追你呢?你現在有上班嗎?
 
 
 
不是只有兩個問題?明明就問了好幾個,呵。
 
我先回答簡單的。我目前一個人住,不過打算搬往更郊區的地方。
 
我在加拿大沒人追,一來法語太差,英文並不好用。再則,你以為西方人眼中的東方人特別耀眼嗎?呵。我想,在他們眼中,除非身材長相極具特色。像是瘦小或是眼睛極單的比較可能入選,我猜啦。不然,我在他們眼裡,除了五官平,年華老去,應該毫無特色,呵。
 
我沒上班。所以時間很多,但不無聊。
 
最後回答那個必考的考古題。我不確定我們之間是否仍有可能。無論就過去的經驗或現況,問題跟時間都在你那邊。我畢竟曾經努力過,現在只能毫無作為。
 
自我離開台灣,我就不再把這件事放在心裡。只是,命運造化很難講。我沒想到會再遇見你。
 
我要說的是:無論就你或我而言,我們彼此現在都可能還是對方的選項。但已非唯一選項,我是如此看待。請你回到理智與現實面思考,認識你的時候你便為遠距離而苦,而現在呢?我位於離你一萬多公里日夜顛倒的北國城市。
 
我可以再換住所,但你也得付出相對應的舉動以示決心。此乃基於公平原則。事到如今,你要想成我孤注一擲或是步步進逼都無所謂。你仍有選擇,也無人逼你。否則,多年以前我就該得逞了。
 
此刻,我無法應允你什麼。我想你也明白,你依然擁有選擇權,前提是,我的條件依舊未改,也不妥協(退讓跟妥協是兩碼事,了解與接受也是兩碼事。老師說的重點你都沒記,呵)。你如果同意也照辦,或是曾認真思考後提出解決之道。我們之間才有再議的必要。
 
如果以上皆非。即便這是我們聯繫的最後一封信,其實也不可惜。
 
我想你應該明白我用心良苦。唯有如此,對你好,對我也好。就把多年之後的再度相遇視為意外而美麗的插曲吧。
 
話說回來,在此之前,我們不也都各自活得好好的?
 
這極可能是最後一封信。照例得獻上祝福。我只希望你能吃好、睡好、平安而健康。就這樣。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