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分手後的告白信 (016)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輕估了你的決定背後蘊藏了多少的決心與勇氣

我想,你或許今天不會上線收信。
 
剛才等候的同時,過去的點點滴滴又浮上心頭。我想,差不多也是正視問題的時候了。上封信,你問我是否可能改變?老實說,我心裡並無答案。這次並非來自我個性的擺盪不定。問題很簡單,但真要下定決心放手卻很難。
 
早在開始寫信給你之初,我也明白,我們最後必然會走回原點。問題未獲解決,便會一直存在。我知道,你當初並非藉此故意離開我。某種程度而言,可以視為給我省視人生的另類壓力。
 
我也知道,無論就你或就我的觀點來看,我確實比較自私,這我不否認。
 
但有一點你必須知道。即使我最後未能答應你的要求,但過去相處的這段時間。我幾乎不曾違逆你的勸告及意見,用違逆這字眼並無其他特別意思。對我來說,我對你除了愛意也有尊敬的成分(也有友情跟親情,天啊,我們關係真複雜,哈),一開始如此,迄今也沒變。你若要想成純粹是年紀的關係,我沒意見,但並不盡然對就是了。
 
當你開始於週末往返於新竹—台北之間。到後來有段時間變成通勤。我從沒想過我們會有分開的一天(順便更正你的說法,我們只是分開,不是分手)。或許因為抱持這樣的信念,我或多或少有恃無恐。所以當你開口提出暫時分開的建議時,除了驚惶失措,我只能黯然應允。
 
我當時確實懷抱著僥倖的念頭。過去我們沒有吵架的經驗。總有一方溫順、心甘情願地讓步。你要說我欺人太甚也行,要說我就是知道你心軟也可以。我現在想說的:不過就是我當年的想法。很遺憾地,或者該說很慶幸地,我到現在似乎真的如你所說:改變不多。
 
只是如果你也換個角度想,我想我們依然能以皆大歡喜的方式重新開始。
 
舉例好了。像我決定買車,我對雙B的車子並非特別喜愛,純粹只是基於安全考量,以及對你的寵愛(當然我愛面子也是原因,但真的多半是因為你)。
 
我想你應該明白,但並不領情。所以最後我們選擇折衷的方案,依舊是德國車,但價錢相對便宜。只是啊,一旦觸及了你的原則與底線,我沒料到你會打死不退。
 
你一直開著你的舊車。我有點氣,卻莫可奈何。你也知道我的就是你的,你的我從來不曾妄想,所以你又何必跟自己計較?更氣也更令我悵然的還在後頭,晚點再說。
 
後來,你類似神婆的預言再度昭告。我記的非常清楚,我雀躍地帶你去看我已付訂的房子,你看不出有半點的喜悅之情。你說:我的一生至此約莫定調。而我還是一樣,總是只通知你,未曾把你真正放進我的計劃之中。當兵時如此,後來每次遇到重大事件時也一樣。對,你說得一點都沒錯。我到現在對你當時不怒而威的敘述,還是心有餘悸、歷歷在目。
 
那時的我,心裡很難過。回程時幾乎一路無語。
 
我很久之前也對你說過: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對我而言很重要。是夢想,也是理想。
 
我對於感情的態度很簡單。遇到喜歡的人(修正,是很愛很愛的人),便是住在一塊。我不喜歡距離橫亙於彼此生活,當然也不喜歡,感情世界有第三者入侵的可能(我相信這一點,應該是我擔心比較多,哈)。依照邏輯來說,可以消弭不必要的變數,結果通常會最接近理想。
 
我的想法就這麼單純。相較於異性戀在感情後段,仍有選擇結婚生子的可能。我們沒有。
 
雖說結婚證書並不具太多意義。但其主要目的,應是昭告天下,從此這兩人各自互屬(完美的狀況是身、心、靈,哈),生活中的界線將逐漸交融,同時也有了責任及義務。我認為,只要彼此的依賴跟牽連夠深,感情便能長久。姑且不論最後感情已經昇華或變質?總會有現實因素,使得彼此分不開。照世俗的說法,我應該是屬於不結婚便罷,一結婚就不打算離婚的人吧,哈。
 
當你後來辭掉工作,我更理所當然心生應該買間舒適的房子來給我們住的念頭。況且,當時的我也有能力,並不吃重。能跟你分享生活中的一切美好事物,我很開心,也非常樂意。
 
只是我沒料到,一直反對的你從不曾讓步。很湊巧地,意外事件剛好發生不久。
 
你決定離開,就在我們打包完成即將入住新屋的前晚。
 
那幾天我一直膽顫心驚。眼見你同我一起整理物品時才稍稍安心。你真的是很有耐心也很能忍的人,這樣說,其實多半出自無奈。雖然褒貶都有。
 
望著幾乎清空的租屋處,地上堆滿大小各異的紙箱。我難掩喜悅之情。但你很快便給我致命一擊。我們坐在沙發上稍事休息。
 
你宛若自言自語,眼睛看著我,一連串的話語我無法回覆。
 
你說:你是真的決定要搬家?我心想,東西都整理好了,不搬是要怎樣。
 
你又說:為了房子背那麼久的貸款值得嗎?我們真要在新竹長住?
 
你問的問題我都有答案,但就是說不出口。
 
你長長的嘆了口氣,然後說:既然這樣,那我就照我說過的做。該幫的都幫完了,你繼續待在這吧,我要回台北。
 
當時的我知道你不是開玩笑,卻非常希望那是個玩笑。我之所以啞口無言,確實是因為驚嚇過大。倘若我當時硬是抱住你(跪著抱你大腿可能會有效,哈),或是來個聲淚俱下。或許,你便不會走出那扇門。
 
我的確太大意。也心存僥倖。輕估了你的決定背後蘊藏了多少的決心與勇氣。
 
唉,寫到這裡。剛剛的血氣方剛都不見了。精氣約莫都化作了淚水在眼眶徘徊,哈,我是說真的。
 
在此,我可以卑微地提出一個要求嗎?
 
我真的希望你回來我身邊。解決的方法我們可以再議,如果你迫不及待,明天晚上直接MSN聊也行。我極可能因為美色當前,昏頭眼花的什麼都答應喔。
 
哈,其實我每天都有登入MSN,只是都沒看見你上線。此刻的我又累又睏,希望明天你能捎來好消息。
 
祝你好夢,晚安。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