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從前、此刻與今後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更多時候,我想起的是,你在那個我現在都不去的戲院轉角等候我時的表情

 
那天,抵達餐廳時大約遲了兩分。我在點餐前,放眼搜尋四處,發現有個身影近似你。於是走到那人身側,約莫還一步之遙,瞥見了眼鏡和手上正在閱讀的報告,便知那不是你,隨即轉身走向櫃檯。我想或許表演結束的時間晚了,也可能有什麼突發狀況,所以你慢了。
 
直到喝完咖啡,餐點也用了快一半,總覺事有蹊蹺,於是拿出手機撥電話給你,耳畔的鈴聲持續響著,忽然,有人拍了我肩膀。轉頭後,發現是你。你尷尬又覺好笑似地問:「頭髮怎麼變捲了?」
 
我迅速挪了位置。不敢置信地告訴你,不久之前,我曾走到你身旁,只因瞧見了眼鏡以及你當時似乎正在看報告,和過往的印象不符,於是迅速決斷,你應該還沒到。
而你則說:「你點餐的時候我有看見,但是頭髮很捲,所以……」
 
  因為設計師的慫恿,我沒多想,就燙了。當時望見鏡中的自己,確實不喜歡也不適應,但木已成舟、覆水亦難收,頭髮則會再長。況且,若執意剪短或洗直,會很傷設計師的心吧。我說。
 
於是,我們又開始回想上次碰面是何時?若沒記錯,應該是農曆年前。我還記得陪你去買琉璃,好像是要送給朋友喬遷的禮物。外頭天色很快就暗了。我們漫無目的地閒聊,長久以來皆如此。像擺著小舟在時間的河上隨波逐流,愜意而自在。你問我,我們認識有多久了?快六年吧,我說。
 
關於頭髮?我想起一段往事。很久很久以前,明明心底對時間點一清二楚,但我喜歡說「很久很久以前」,感覺比較事不關己,也比較豁然。畢竟,真的成為往事,也真的很久了。
 
當時的我,頭髮應該接近所謂的西裝頭。他知道我要去剪頭髮,還特地交代我不要剪太短。我說:頭髮又不是我在剪。他白了我一眼。當天下午還打手機再次叮嚀。當時的我,正值橫行霸道又專橫的時期。一來不信邪,喜歡試探對方底線,硬是逆向操作。人因外表而吸引無可厚非,但若再進一步,在乎一些支微末節,像是頭髮長度乃至穿著之類的,便覺有點不太對勁。況且,我自認讓步與妥協許多。有次因為洽公開會來不及回家換裝,直接穿著西裝碰面。此後,他便多了一項不怎麼貼心的要求。
 
你說:「因為你穿西裝好看。」
 
他也是這麼說。但我回他,「是西裝好看吧。」我心底確實頗不以為然。
 
當我剪了很短的頭髮出現在他面前時。他不發一語,鐵青著臉,隔了好久才像是被迫收斂著怒氣地說:「不是叫你不要剪太短嗎?」
 
你笑了,然後喝了口咖啡。我則記得,那天我幾乎從頭到尾都在道歉,自覺沒錯又無辜,又沒出息。現在,我當然明白,感情中,有些時候還是需要所謂的犧牲和妥協。頭髮的長度乃至穿西裝與否,其實都不是重點。只不過,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走往車站的路上。忽然興起去逛唱片行的念頭。你瞥了一下時刻,生怕趕不上火車。於是我們就在路口分手。
 
直接問了店員,想買的CD還沒發行。倒是看見Phil Collins的新專輯,但都是翻唱曲。光瞧封面,便教人百感交集。基於懷念與感嘆,決定帶走記憶。坐在捷運車廂時,你打來電話說:「毫無意外的,你搭的火車又慢分。」
 
望著車廂窗外的漆黑,我在心裡有了結論。所有的經歷都有其意義,感情亦然。無論是正在萌芽的試探、在一起時的磨合以及分手後的調適,或多或少,應當都在心底埋下了隱形的種子,影響著人的質變。如果什麼都不改,八成也難逃重蹈覆轍的命運吧。人生就是這麼一回事,我想說的是這個。
 
CD很好聽。詫異的是,除了你當時因為頭髮而發怒的表情,更多時候,我想起的是,你在那個我現在都不去的戲院轉角等候我時的表情。



延伸聆聽:

舊版意境跟感覺比較好,新版則是Dido比較美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