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開始.等待.結束 (007)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心硬是被撕扯成兩半,一邊是祝福,反面是詛咒

你不知道應該感到慶幸還是為他難過。
 
這個月已經三次了,你陪著他喝酒。他話越說越少,酒量則越來越差。身為他的好友,你早就知悉他外遇的事。起初,帶著困惑及不安與你討論。後來,甘願不顧一切走上鋼索。基於道義,你什麼都沒說,保密到底。因為有著那麼一點點自私,你似乎樂見其成,也沒阻撓。你不明白究竟為什麼。真要說,應該是忌妒吧。
 
至於「他」?你必須承認「他」待你不薄。儘管「他」不像你的好友那般坦然。似乎嗅到什麼,或者曾經察覺你的異樣。你們彼此心裡俱有數,「他」對你多少有防備。你對此並不介意,倘若易地而處,你的作為同樣會是如此。
 
連攙帶抱將他弄上床。你立於床頭,望著他早萌的鬍渣。看起來有些憔悴,但仍然吸引你目光。這屋裡屋外,和「他」在的時候沒有兩樣。你對此感到不可思議。「他」不在了,卻才開始顯示法力無邊。短時間內,無人可取代。想必,他還幻想或奢望著「他」會回來。但你心知肚明,不可能。
 
很自然地,你想起高二時的那個吻。在你家,你的書桌旁。既像是練習也像摸索的吻。順遂了你的想望,滿足了他的好奇。證明你們確實是好友,引領著你們朝相同方向前進的伙伴。不多不少,一切僅止於此。這麼多年過去,嬉笑怒罵之際,你們一同出差的夜晚。
你看過他身體,當然也摸過。只是他純粹哥兒們不以為意的心態,對應你內心隱藏的雀躍與忐忑。你不知道應該感到喜悅還是悲哀。
 
酒氣隨著他的呼吸緩緩瀰漫。你知道這樣的日子最好止住,但卻又希望最好如此日復一日。有好長一段時間,你未曾感覺到自己存在的重要。現在好不容易他需要你,說什麼你也不願輕易放棄。真要說,應該是自私吧。
 
「他」來問過你。你當然什麼都沒說。但你知道,「他」還是得到了「他」想要的訊息。與其說是問,還不如說他預告並確定了整件事來得貼切。你知道遲早會有這麼一天。彼此朝夕相處,若連這都察覺不到。不是心早死了,麻木不仁度日。要不便是根本不在乎,所以拆穿與否也不重要。你和他同樣沒料想到的是:「他」如此決絕,彷彿人間蒸發。
 
想起他們相處時的情景,你心中又愛又恨。既感激「他」,也仇視「他」。心硬是被撕扯成兩半,一邊是祝福,反面是詛咒。現在應驗了,你卻也沒有變的多快樂。
 
他問過你,為什麼不和他一樣找個人定下來。你不只一次直接而坦率地說:幫我找個和你差不多的,我就定下來。
 
你不懂他燦笑時的真正意義。如同他不懂你回答的背後意涵。像難解的習題。永遠似是而非,都沒錯。只是答案不符內心的標準與期待,無法給分,只能等待再等待。世事無常,以後的事誰知道。
 
關燈前,你再次瞥了他一眼。你不知道應該感到慶幸還是為他難過。
 
不過無所謂,過幾天你還會再來。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