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開始.等待.結束 (006)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對你而言,我只是一種理所當然的存在吧

他走了。屋裡的景緻及擺設一點都沒變。他什麼都沒帶,除了衣服和「布丁」。你送給他的禮物,靜靜地躺在抽屜裡。他送給你的,一樣也沒少。
 
他預留了兩個月應該分攤的房租給你。確實貼心且公私分明。你此刻的心情很複雜。全無竊喜的成分。不變的一切提醒你,「他」的離去已成事實。以一種絕決的方式,所有的紀念他都不要。
 
回想整個過程,短暫而冷靜。那晚,就在你喊著「布丁」要出門運動時。他說:「你自己去吧,你打算怎麼辦?」
 
你霎時不知如何啟齒。
沉默只能拖延,卻無法解決問題。
 
「我見過他了,我現在只想知道你打算怎樣。」
 
你的臉色很難看,腦中一片空白。既說不出「我和他只是露水姻緣」這樣的話語,也演不出一派輕鬆的表情。演練或假想一旦遇到真實狀況,半點用都沒有。你壓根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而且,來的這麼快。
 
「給我點時間,我會好好處理。」
 
他雙眼注視著你好一會,隨後像全然放空,飄到好遠好遠的地方。你約莫明白,他對你的答覆感到失望,那表情哀怨且無助,稍縱即逝。
他難以置信般地搖著頭,隨後牽著「布丁」,背對著你。「那就我走吧,你愛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你來不及說任何挽留的話語。事實上,你真的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你甚至忘了應該先認錯。那一刻,你心裡確實焦慮、慌亂。但真正出乎你意料之外的是:他的反應及態度。
 
「除了衣服跟布丁,其他東西我都不要,麻煩你處理。」
 
「我晚上不回來了,你不用等我。」他轉身,「你也可以不回來,沒關係。」
 
你依舊無語。下意識地伸出手,試圖拉住他、或者「布丁」,無論哪一個都好。
 
他再次背對你,句末有些哽咽。「對你而言,我只是一種理所當然的存在吧。」隨後掩門離去。
 
望著他一閃即過的背影。那一刻,你心底歉疚之情油然而生。你應該追,但你沒動。等你發覺時,已經來不及。
 
那晚,你沒有出門。等著他,但他沒有回來。
 
他趁你上班時,留下房租、鎖匙。如此而已。隻字半語都沒有。沒有酸溜溜的祝福。沒有惡毒的詛咒。沒有抱怨、沒有忿怒,更沒有淚水。你不禁要想,你們之間究竟真正遺失的是什麼。
 
你希望他回來。如果道歉有用的話。事情並非全然像他所想的那樣。其實你心裡很明白。只不過,那些話、那些解釋,要說給誰聽?
 
你遲疑著要不要對「他」說所發生的一切,順勢住在一塊,滿足過去偶爾在心裡盤踞的念頭。如今,阻礙去除了。卻彷彿迷霧散去,呈現出清朗的光景。
 
問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已不重要。你認真思考其他更多、更細節的事情。你是喜歡他,他也喜歡你。說是愛也無不可。然而,當初開始及界定的關係並非如此。真的合適在一起嗎?回想這一切,你已無當初無法擁有時那般的迫切渴望。
 
倘若時間可以重來。你希望什麼事都沒發生。他回來。
 
頓時少了他。你才發現,習慣是件多麼可怕的事情。
 
「對你而言,我只是一種理所當然的存在吧。」他走了。他真的走了。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