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關於蛋的愛情故事 (最終篇)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世界盡在外頭,自己只是個無聲而渺小的存在

每當經過曹若水家附近,或是到麥當勞吃早餐時,江定一難免會想起和曹若水相關的記憶。感情原本是淡了,或許是強抑,也可能是因為時間尚未長到足以遺忘一切。過去深深感到的不平等對待,氣過了,其實也消了。
 
知道曹若水得悉吳清勇事蹟的訊息時,原以為自己勢必會感到幸災樂禍的。然而卻半點喜悅也沒有。看似死了心的慾念,又開始蠢蠢欲動。這段感情算不上無疾而終,純粹是外在因素使然。但要他硬著頭皮回去找曹若水,卻也辦不到。無論如何,他希望保有自尊,何況,當初自己所說的並非憑空捏造。至於簡訊那件事,他已經道過歉。一碼歸一碼,只要曹若水有意願回頭,他絕對可以盡釋前嫌。
就算曹若水要去大陸工作,彼此隔著一個海峽,只要約定好,他同樣也能等。
 
只是,如何踏出再次接觸的第一步,卻苦無方法。他不便開口請小黃幫忙,陳志誠更不行。好不容易鼓起勇氣,七上八下卻故作鎮靜的撥了曹若水手機號碼,卻得到手機暫時停止使用的訊息。緊張頓時全消,替代的卻是失落。
 
 
 
看見來電顯示「陳老頭的另一半」,江定一愣了半晌。隨後急忙拿著手機,快步走至樓梯間。「喂,我在上班啊。」
 
「我知道你在上班啊,你中午有沒空?」
 
「什麼事?」
 
「阿水說有東西要給你。」
 
江定一略顯遲疑,「是要一起吃飯嗎?」
 
「沒吧,我要去接他,然後送他去機場。」
 
「你知道他找我什麼事嗎?」
 
「我沒問那麼多,他就說要拿東西給你,所以提早出發。」小黃接著說:「你有打算要跟他聊一下嗎?」
 
江定一口是心非,「沒。」
 
「我原本還想說幫你拖一下時間,既然你沒這個打算,那就算了。我們中午前會到,在你公司樓下那個水果攤附近等喔。」
 
「好,我知道。」
 
「你是不是把他MSN砍掉啦?」
 
江定一有些心虛,「是啊。」
 
「難怪他說都沒遇到你。」
 
「他手機也不通啊。」
 
「他要去大陸啦,所以辦停機啊。」
 
曹若水並非真心想找自己,否則,大可以直接打電話啊。「嗯,知道了。」江定一心想,曹若水多半是要將自己遺留在他住所的東西,一併移交做個了結吧。差點又是熱臉去貼人家冷屁股,暗自慶幸,還好自己不動聲色,還好那天電話沒打通。
 
「那先這樣,等會見。」
 
掛上手機,反正人都走出來了,江定一索性吞雲吐霧,消除緊張,同時填補內心的虛空。
 
 
 
還不到十二點,江定一便離開辦公室前往約定的地點。只抽了一根菸,便看見熟悉的轎車緩緩停靠在路旁。
 
乍見曹若水時,江定一有些緊張,表情很不自然,勉強擠出笑容,心底溢著近鄉情怯的感受。發現曹若水雙手都提著東西。心中不免喃喃自語,果不出其然,他真的是來歸還彼此感情中的遺物的……
 
「我東西都搬回台中了,這些是你的東西。」
 
「喔。」江定一伸手接過。是有些尷尬、有些不悅,但也有一點點甜蜜。
 
「你要不要看一下?」
 
江定一搖頭,「不用了,也沒什麼特別的東西,你就直接處理掉就好啦。」
 
「那……」曹若水欲言又止,遲疑片刻之後才說:「我走了,祝你一切順利。」直至接近車門,才又嚷道:「裡面有便當,你中午可以吃。」
 
像是遙遠距離傳來的聲音,江定一先將東西擱在地上,迅速翻了一下,果真發現最底下有個便當盒。那回兩人在百貨公司,自己千方百計才獲准買的便當盒。當時心裡想像的幸福畫面,無非就是可以每天吃便當。裝在這盒裡,上班前望著曹若水在廚房忙碌的身影……連結的則是自己兒時美好的回憶,曹若水確實總是令他想到母親,溫馨的家庭氛圍,可以安心也可以任性的所在。
 
總之,不該一點表示都沒有。正欲出聲時,小黃的車早已揚長而去。迅速摸了一下口袋,卻發現手機留在辦公室沒帶出來。
 
上了樓,迫不及待地打開便當盒。一共四層,每層都放了菜餚。沙拉、奶油煎鮭魚,發現三色蛋時,江定一心底顫了一下。曹若水竟然沒忘……最底下一層則是灑了黑芝麻的白飯。
 
當下食指大動,內心則像大海般波濤洶湧。決定慢慢品嚐,望了一下時刻,儘管吃再慢,也絕對來得及在小黃抵達機場前撥電話給曹若水。況且,此刻他也真的不知該說些什麼。
 
 
 
「真的不要我陪你進去?」
 
曹若水搖頭,「這附近又不好停車,我等等就直接進去。」
 
「你不吃點東西?」
 
曹若水搖頭笑著,「機上有供餐啊,你去吃飯吧,麻煩你了。」隨後打開車門。
 
黃安辰連忙搖下車窗,同時揮手,「路上小心喔。」才剛駛離停車區,手機便響了。「小江啊,什麼事?」
 
江定一帶著羞怯,「可以麻煩你讓我跟若水講幾句話嗎?」
 
「他下車啦!」
 
「哪可能?你們這麼快就到桃園?」
 
「誰跟你去桃園,我們是到松山機場。」黃安辰接著說:「剛才問你們要不要聊一下?你說不要,現在他進去了。你不知道松山機場可以直飛嗎?」
 
「那……沒關係。」
 
「阿水半年後不一定會回來,他簽了三年約喔。」
 
「是嗎?」
 
「是啊,你要不要想一下?如果你要他的聯絡電話跟公司Email,你再跟我說,我開車,不方便講太久。」
 
「嗯,好,那先這樣。」
 
 
 
除了機身拉起的那一瞬間略感不適。很快地,台北盆地盡收眼底。過沒多久,便看見蔚藍無波的深藍海洋。
 
穿梭於雲層間,時空呈現一種奇異的停滯感。世界盡在外頭,自己只是個無聲而渺小的存在。安靜的座艙中,走動的人很少。所有的人與事,此刻,全都有種奇妙的距離,以一種遙遠而靜默的方式,繼續流轉並運作著,而自己卻彷彿置身事外,不再有任何關聯。
 
曹若水拉下窗戶,阻隔了燦爛的陽光照射,隨後閉上眼睛,靜候未來嶄新的一切。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