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關於蛋的愛情故事 (032)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很快地,過去的和眼前的乃至將來的一切,皆會成為過去

一見到陳志誠出現,江定一便問,「你們吵架?」
 
陳志誠答非所問,「你老實告訴我,你最近是不是真的還好?」
 
江定一笑著說:「好啊,當然好啊。怎麼了?忽然這樣問?」
 
陳志誠清了清喉嚨,未語先嘆氣,「不管怎麼說?我先跟你道歉。」
 
「什麼事啦?」
 
陳志誠語帶雀躍,「沒什麼,只是……我想告訴你,曹先生現在徹底單身了。
 
「喔。」江定一反應冷淡,「你怎麼知道?」
 
「小黃跟他以前是同事,最近打算找他回公司,派他去大陸。我也是剛剛才知道的,很抱歉你的事……」
 
江定一立即打斷,「幹嘛跟我道歉?那是我跟他的事,又加個莫名奇妙的體育老師,跟你沒關係呀。」
 
「是這樣嗎?」
 
江定一答的斬釘截鐵,「是啊,都過去了。我不知道你剛在發什麼火?不過,我不希望你們因為我的事情吵架。
 
「那你?」
 
「我?不用你操心啦。就算我想追他,我自己想辦法。」江定一望了下錶,「其他人咧!是要遲到多久?」
 
陳志誠感到寬慰許多,「你先把桌椅弄好,我去打電話罵人,每次都愛遲到。」
 
 
 
知道事情的始末之後,曹若水並沒有比較快樂。過往,對於吳清勇的缺席或者淡漠極度在意、擔心的情緒,現在卻有了全新的看待。當年的那個吳清勇還在,不過只限於記憶。
 
浪漫的憧憬一如飄揚在風中的泡泡球,明知終會破滅,卻還是眷戀著散發彩色倒影時夢幻般的光景。曹若水並無戳破的打算,說清楚了,對彼此又能有什麼好處。隱忍不發、按兵不動的心情雖不好受,卻是權宜之下的最佳方式。
 
吳清勇約莫意識到他的改變。很難得地發了簡訊關心,只不過,原本應該感動或是喜悅的心情竟然一點也無,心底反倒有些悲哀。還好,自己即將遠行,很快地,過去的和眼前的乃至將來的一切,皆會成為過去。
 
打包東西的同時,發現那個嶄新連一次都沒用過的便當盒,還有藏在抽屜深處的石頭。
 
 
 
「你是想不開所以決定要去大陸吧?」陳振輝問道。
 
「去工作賺錢啊,不然誰要養我?」
 
陳振輝半開玩笑地說:「不要去啦,你乾脆搬來高雄,我養你。」
 
「好聽咧,你好好跟你乾兒子過生活吧。」
 
「就跟你說是乾兒子,你疑心病很重耶。」
 
「我哪有啊。」曹若水隨即轉移話題,「你東西有沒按時吃?」
 
「當然有啊,不然你下來看。」
 
曹若水笑著說:「我沒空下去了,我要把東西搬回台中,然後就去北京了。」
 
「那麼趕?你不下來高雄玩幾天嗎?」
 
「沒時間,不過……」
 
「不過什麼?」
 
曹若水誠摯地說:「這段時間謝謝你。」
 
「神經,有什麼好謝的,你要是真的過意不去,可以『以身相許』。」陳振輝調侃似地說。但內心還是有點不捨,雖然他曾對江定一的存在懷有些許醋意,也對吳清勇的作為不以為然,更對曹若水的「堅持」感到莫名奇妙。不過,這些都無關緊要,他是打從內心希望曹若水可以幸福快樂的。就算將來陪在他身旁的那個人不是自己。
 
「神經。」曹若水笑著說:「你那個乾兒子不錯啊,自己看著辦。」
 
「你真的很愛跟我鬥嘴,就跟你說只是乾兒子。」
 
「好啦,不跟你瞎扯了,我明天會寄東西下去,你記得要準時吃,還有要叮嚀伯母也得吃喔。」
 
陳振輝心底暖暖的,「怎麼感覺你好像我老婆?一直碎碎念……」
 
「夠了喔,那就先這樣,等我回台灣再跟你聯絡。」
 
「真的不下來?」
 
「沒時間啦。」
 
「那自己好好保重囉。」
 
「嗯,我知道,你也是。」
 
 
 
要喜歡上一個人可以很快,可以沒有理由。要遺忘並放棄,卻是件截然不同的事。很難,更需要理由不斷強化,進而說服自己。
 
「就算你回頭去找曹先生,我以後絕對不會說你什麼。」陳志誠笑著說:「我覺得他越看越順眼,跟你很配。」
 
「想用激將法,沒用啦。」
 
「那隨你囉,反正你也不缺人,再找就有了。」
 
「那他最近還好嗎?」
 
「你問我?我怎麼知道?他就住你家附近,你不會去看看?」
 
 
 
吳清勇收到包裹時,毫無疑問地便覺是整套的運動服。然而,拿在手上的感覺卻有些異樣。仔細查看之後,發現裡面有顆石頭。隨後便知,那是當年他在花蓮海邊親手挑揀的石頭。時間過的真快……心底隱約有些不安。
 
雖然不知確切的原因,翻遍了衣服內外,卻無隻字片語。立即撥了手機給曹若水,只聽到此門號已暫停使用的語音訊息。
 
很直接的,便有彼此自此就將分別的感受。也許,曹若水已經遇到喜歡的人,否則,他絕不會將石頭寄還自己,而且什麼都沒說。感慨難免,心裡也有點哀傷。忽然意識到自己過去感受到的默默關懷就將一去不返,心情更是低落。
 
挨到晚上,登入MSN,卻沒看見曹若水。反倒是阿榮送了個笑臉表情給他,「最近好嗎?」
 
「還好,你呢?」
 
「一樣啊,每天上課下課,這學期課比較多。」
 
「嗯。」
 
「對了,我有跟曹先生見過面喔,他有跟你說嗎?」
 
「你是說『曹若水』嗎?」
 
「嗯啊,他沒跟你講嗎?」
 
吳清勇有些吃驚,「沒,你們聊什麼呢?」
 
「跟他請教一些動畫的問題,還有跟他聊到你……」
 
「你們怎麼會認識?聊天室嗎?」
 
「才不是咧,我有個朋友的學長以前是他上司,聽說他動畫很厲害,就請他介紹我們認識啊。」
 
「什麼時候的事?」
 
「上個月吧。」
 
一切有了答案,自從上次的簡訊事件之後。吳清勇雖想強化彼此漸趨冷淡的關係,卻總覺得有氣無力。不知是對江定一曾經存在的事實耿耿於懷?還是因為董志榮讓自己心底深處覺得愧疚?
 
 
 
曹若水不只一次問他,「有沒有事要跟我講?我覺得你最近愛理不理的?不是說好跟以前一樣嗎?」
 
「真的沒有,沒事啦。小朋友放暑假,沒辦法常常上網。」
 
「嗯,我知道了。」
 
上次相遇,曹若水問他:「方便開訊嗎?」
 
「又不是沒看過,我又沒變。」
 
「不方便就算了,沒關係。」隨後螢幕又出現,「平常見不到,說不定以後也不會再見面。」
 
「你不要胡思亂想,我不喜歡你這樣。」
 
「嗯,最近會有空嗎?」
 
「要等開學以後。」
 
「知道了,那我還是用寄的好了。」
 
「不是跟你說不要再買東西給我,我運動服很多了。」
 
「最後一次,真的最後一次,以後不會了。」
 
 
 
「你們到底聊了什麼呢?」吳清勇忍不住好奇,更想進一步證實。
 
「我跟他說我們認識的經過,還有分手的原因。他是你好朋友,應該沒關係吧?」
 
長嘆了一口氣之後,吳清勇簡單的回覆,「嗯,我先下了,改天聊。」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