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關於蛋的愛情故事 (031)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不願見到的殘酷真相,慢慢成形,而且越來越清晰

一個多月前,就在相同的餐廳。曹若水和黃安辰碰面。兩人確實很久沒見面了,寒喧之後,黃安辰開門見山地說:「你離開公司也快三年了吧?打算繼續接case?」
 
曹若水不置可否。
 
「我知道你當初離開公司的原因,不過都過去了。」黃安辰意有所指卻不著痕跡,「有件事我前陣子才知道,不然的話,我或許可以幫上忙。」
 
曹若水皺著眉,「什麼事?」
 
「小江,江定一你認識吧?」黃安辰接著說:「我們都認識這麼久了,現在讓你知道,也無所謂。
我和他前B在一起好幾年了……」
 
這世界真小。曹若水先是楞了一下,勉強擠出笑容。兩人眼神交會的瞬間,一切盡在不言中。
 
「廢話我就不多說了,我是希望你幫我個忙,看是要恢復正職還是當作人力派遣都可以,我找好久了,一直沒有適當的人選,我希望你可以去北京,最少半年。」黃安辰接著說:「老總最近盯我盯很緊,如果再找不到人,我就得自己過去了。」
 
曹若水啜了口咖啡,很慎重地說:「我手上還有些工作要收尾,什麼時候答覆你比較方便?」
 
黃安辰露出笑容,「當然越快越好。
不過我也知道你需要時間把手上的工作告一段落。」接著又說:「你也知道,我個性跟你一樣,非不得已,我也不希望把感情拋著,一個人跑到對岸去。」
 
曹若水點頭表示理解。無論於公於私,黃安辰確實對他有恩。當初離開公司時並未刁難,後來接案子的價錢也合理。同時,自己之所以會認識吳清勇,也是拜他所賜。「下個月答覆你可以嗎?」
 
黃安辰思索片刻後,愉悅地說:「好,我等你的好消息。正事談完了,等等可以專心吃飯了。」
 
此刻回想,那天午餐的約會,可以算是人生中重要的轉折。過去朦朧不清的一切頓時都清楚了,只不過沒有大悟大徹般的清明與快樂,反倒是莫名滿滿的哀傷。
 
黃安辰離去前,預先買了單。「你等一下,我朋友說他快到了,你下午沒事吧?」
 
曹若水點頭,「我沒事。」
 
「那你等他一下,他也想走這一行,我看過他的作品還不錯,有點像以前的你。」黃安辰笑著說:「雖然有點嫩,不過很有潛質,你就給他一點建議吧。」
 
曹若水再次點頭。
 
「我還得趕回公司開會,那就麻煩你囉,有事電話聯絡。」
 
 
 
支開了江定一,陳志誠和小黃一前一後進入臥室。
 
「你們不是要打麻將?」
 
陳志誠點頭,「嗯,我想先把事情弄清楚,不然我牌打不下去。」
 
小黃坐在床沿,雙手交叉於胸前,一副等待的模樣,「你說吧。」
 
「我之前有在桌上看過曹若水的名片,我原本以為你們可能不熟。但是上次你刻意跟小江說那個體育老師的事時,我就覺得奇怪。後來你又帶你學弟去找曹若水,如果我沒猜錯,他大概就是那個體育老師的對象沒錯吧?」
 
小黃點頭,「然後呢?你想說什麼?」
 
「所以你早就認識曹若水?你也知道你學弟跟體育老師的事?」
 
「曹若水是我以前同事,他當初就是我應徵的。他會認識吳清勇也是因為我的關係,所以呢?」
 
「為什麼要這樣?」
 
「我怎樣了?」黃安辰義正詞嚴地說:「我是很早就認識曹若水沒錯,所以我覺得他跟小江不合適,當初我就不贊成,所以後來你要我出面幫忙,我當然不願意。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八成認為事情會變成今天這樣,都是因為我的關係對吧?」
 
「對,我覺得你心機好重。」
 
黃安辰深深喘了口氣,「你會這樣想我不怪你,因為你一直把小江當作親兄弟看待。不過,我沒有你想的那麼能幹。我哪知道小江會認識曹若水?我也沒辦法控制吳清勇要喜歡誰?我又沒叫小江發簡訊,我也不知道他們會因為這樣分手。我頂多是順勢而為,不然,你要我留下你,自己一個人去大陸嗎?」
 
「你難道看不出來,小江很喜歡曹若水嗎?」
 
黃安辰搖頭,冷冷地說:「說真的,我不這樣認為。」
 
「算了,我打牌去。」陳志誠語畢,隨即奪門而出。
 
 
 
那天下午,說完自己的想法與建議。因為惺惺相惜,曹若水笑道:「你2D的東西畫的不錯,3D動畫雖然還不夠細緻,不過鏡頭很流暢,多看一些作品,多練習,以後應該會很棒。」
 
董志榮開懷地笑著,隨後小心翼翼地問,「黃大哥說你跟吳老師是好朋友,是真的嗎?」
 
曹若水滿腹狐疑,「哪個吳老師?」
 
「吳清勇啊,你不認識嗎?」
 
「喔,對,我跟他認識很久了。」
 
「是喔,你們怎麼認識的?」董志榮語帶保留。
 
「因為工作認識的。」
 
「你們有交往過嗎?」
 
面對突如其來的詢問,曹若水先搖頭,「所以……」
 
董志榮望著曹若水,詫異的笑著說:「黃大哥沒跟你說嗎?我也是啊。」
 
曹若水緩緩地點頭,隨後耐心又竭盡所能的回覆董志榮的問題。在這難熬的過程裡,聆聽『他們』從認識到熱戀的經過。心裡在淌血,表情卻力圖鎮靜。他認識吳清勇是很多年沒錯,但相處的時間卻不及眼前這人的百分之一。
 
吳清勇不是說一直很忙嗎?照董志榮所說的時間點逐漸拼湊,不願見到的殘酷真相,慢慢成形,而且越來越清晰。自己百般無奈的等待與擔心,在相同的時空中,「他」卻是快樂而浪漫的揮霍著。
 
「剛認識沒多久,他都會騎車來找我,我那時覺得他是真心喜歡我。」
 
曹若水並不想知道太多。「你知道他已婚吧?」
 
「知道啊,我去過他家,我們都是在他家裡做……」回憶中的畫面甜美猶存,董志榮笑容未改,「其實,他是個不錯的人。」
 
曹若水心中的秘密城堡瞬時徹底崩塌了。
 
董志榮忽然嘆氣,「可是我還是覺得他陪我的時間太少,他也答應我說會解決。」
 
「怎麼解決?」
 
「離婚啊。」
 
彼此的重要性高下立判,或者說在吳清勇的心中,他們有各自清楚的定位。所有的等待最終還是有了答案,只是,答案揭曉的有點遲。
 
曹若水起初覺得自己被背叛,然後想到江定一當初的疑問與困惑,甚至不安,忽然有了更深的體會,雖然說不上來,當下,只覺愧疚與抱歉。隨後,怨恨的心情逐漸消弭。吳清勇並沒錯,他從未曾說過要自己等,於是,什麼承諾都不能給,也不曾給。既然如此,他還是有他可以追尋的自由。感情,某些時候凌駕於道德與約束,那並非單純只是對與錯的問題啊。
 
心像墜入無邊哀傷的深淵,慢慢的,不再有感覺。
 
「我以後如果有問題,可以請教你嗎?」
 
曹若水近乎麻木地點頭,「這樣說好像很奇怪、也不太對,不過我希望,你們可以快樂的在一起。只是,他畢竟結婚了,很多事你得忍耐。」
 
董志榮搖頭,「我們分手了啦,我沒辦法繼續忍,我也不覺得他會離婚。而且,我還年輕,將來一定可以再遇到更好的。」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