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住在天使心裡面
分類選單

關於蛋的愛情故事 (030)

字級變小
字級加大
愛是沒有額度的資源,可以不斷消費及付出。人生卻因為時間而損耗

因為酒精的緣故,江定一徹夜好眠。或許是因為早有心理準備,今天不能再請假,天才微亮便醒了。伸展身體、坐定之後,悵然若失的感覺也回來了。
 
分手的傷痛與愛情的長短並無關聯,只要曾經擁有,失去之後心痛難免。差別只在於累積的記憶有多少?還有要花多久時間才能回復至原本的自己。匆忙盥洗之後,決定不喚醒陳志誠,等上班之後再聯絡。想也知道,鐵定又麻煩了他們小倆口,自己就連怎麼回來的都不知道。心中滿滿的感謝,但也明白彼此之間不需表面的客套。竭力輕聲掩上門,然後離去。
 
招了計程車,沿途發呆似地望著景色。
清晨的時光美好而寧靜,交通號誌襯著天光有種不真實感的夢幻美,這世界依舊沒變。只不過一夜之隔,他就成為單身狀態。雖然不勝唏噓,也沒有試圖挽回的打算,極其自然地在離曹若水家不遠的便利商店門口下了車。
 
只是單純地想上樓,將一切交給命運。倘若大門正巧是開著的,他就上樓按門鈴,即便只是見一面也好。昨天的離別太趕、太倉促。也或許,曹若水有話想說。在門口徘徊許久,公寓的門卻不曾打開。猶豫了好幾次,最後江定一望著天空發出輕嘆,往自己家的方向走。
 
 
 
十一點左右,曹若水收到簡訊:「如果你今天有空,十二點四十分老地方見。
不行的話告訴我。」
 
 
看見吳清勇時,他臉色有點凝重。曹若水問,「你今天沒課嗎?」
 
「我請人幫我代課。走吧,我們找地方坐。」
 
兩人點好飲料,各自坐下。戶外並不涼爽,有風,卻令人感覺悶熱。
 
吳清勇率先開口,「你真的有對象?」
 
曹若水先點頭,然後淡淡地說:「不過分了。」
 
「為什麼?」
 
「他昨天告訴我,他有發簡訊給你。」曹若水接著又問,「沒事吧?我一直很擔心你老婆看見。」
 
吳清勇擠出笑容,「沒事,只是我在等你電話的時候,她就回來了,所以我一直沒接。」
 
「嗯,沒事就好。」
 
「為什麼要分呢?你們應該很親密,不然他怎麼會知道我的手機號碼?」
 
曹若水搖頭,「他不告訴我誰給他電話號碼?也不承認看我手機。」
 
吳清勇遲疑了一下,「事情過了就算了,反正沒事。」接著又說:「雖然我看見簡訊的時候,簡直快崩潰了……」
 
過往的等待總算有代價,至少,彼此存在著共識,儘管朦朦朧朧的,不知道那究竟代表什麼或者是能證明什麼?但心底浮現安慰。啜了口咖啡,曹若水問道:「你是真的希望我交一個?」
 
注視著杯裡的冰塊許久,直至忽然沉沒,吳清勇才說:「我也不知道,不過我不能給你什麼……」
 
曹若水點頭表示理解,「我也沒要你什麼?或是要你改變什麼?」
 
彷彿走進迷宮,一但進入了,沒有花點時間勢必尋不到出口。吳清勇不是無話可說,而是不知從何說起。「我知道。」
 
「我寄的東西有收到嗎?」
 
「有,以後不要再買東西給我了。」
 
「嗯,你以後有事不能碰面,你也說一下,害我擔心好久。」
 
「我那天臨時有事,又不方便跟你聯絡。」
 
自己的部分釐清了,曹若水問道:「你呢?最近好像很忙?你在忙什麼?」不等吳清勇回答,鼓起勇氣又問:「你如果有對象,你也可以直接跟我說。」
 
吳清勇不假思索便說:「哪可能啊。」隨後又問,「要不要我跟他聯絡?」
 
「你想跟他說什麼?」
 
「如果他真的很喜歡你,你也喜歡他,你們還是可以在一起啊。」
 
曹若水搖頭,「不用了,一切就到此為止。」與其面對不安感背水一戰,不如懸崖勒馬。所有的結束都意味著不再有將來,無論是好聚好散?無疾而終?或者快樂而幸福地共度一段時光,就結果而言,其實都一樣。唯有忽略過程的意義,人才能在感情的潰敗與傷感中迅速恢復,或許有點自欺欺人,不過至少較有效率。
 
愛是沒有額度的資源,可以不斷消費及付出。人生卻因為時間而損耗。
 
風偶而驟然切下,天空裡的白雲慵懶的飄著。兩人的話不多,表面上重要的問題都解決了。眼前「無所作為」似乎是最佳選擇,也是共識。
 
「我們以後還是一樣嗎?」曹若水問道。
 
吳清勇點頭,隨後站起身,「我差不多得回去了,你可以多坐一會。如果心情不好,就四處逛一逛。」
 
曹若水站起身,「一起走吧,我回家好了。」
 
 
 
習慣了不習慣之後,江定一索性刪掉曹若水MSN的帳號,眼不見為淨是對的,不會輕易讓往事浮現,也大大減少任何藕斷絲連的可能。惟獨那張合照一直留著,或許,將來下一個伴侶出現時,就會義無反顧地將它刪除。
 
 
 
看見小黃走出餐廳,身旁還有另一個人時,陳志誠急忙按了兩下喇叭。
 
待小黃匆忙坐好時,陳志誠才問,「剛剛那個人不會是曹若水吧?」
 
小黃也不否認,「不是跟你說我自己回去就好,你們幹嘛跑過來?」
 
「我為什麼覺得不太對勁?你是不是有事情瞞我?」
 
小黃清了下喉嚨,故作鎮定地說:「我哪有什麼事瞞你,你又沒問,我也不覺得你知道會比較好,都是公事啊。」
 
陳志誠關上引擎,雙手攤在方向盤上,連連搖頭,「或許都是公事沒錯,但是你處理方式很奇怪。」
 
小黃望著陳志誠不吭聲。江定一坐在後座滿頭霧水。
 
「難怪你一直不希望小江跟曹若水在一起,你不是跟我說你跟曹若水不熟……」
 
「他們分手都快兩個月了,關我什麼事。」
 
薑還是老的辣,若干蛛絲馬跡串連之後,陳志誠心底便有脈絡可循。「就算你不喜歡小江,打算找曹若水去大陸,但是你應該實話實說,不應該左右別人的感情,不對,應該說是人生。」
 
「你會不會想太多?我沒那麼有本事好嗎!誰要跟誰分手,又不是我能決定的。」小黃不甘示弱,「你怎麼不說是因為你對小江太好,所以特別敏感?」
 
「我跟他就只是兄弟,都幾年了,你還在吃醋?」
 
小黃使勁搖頭,「我並沒有吃醋喔,你想太多了。」
 
江定一急忙充當和事佬,「你們先別吵,我們回去吧。」雖然看見曹若水時,心底餘波盪漾,不過,那終究是過去式了。儘管不明白陳志誠究竟是在氣什麼?不過,應該都無關緊要。








LINE it!
*回應與悄悄話請用電腦版登入
Copyright © 1996- SINA
回頁頂
留言
分享